费洛德的第一反应是他听错了,而后是不可置信,最后则是自我怀疑。

到底是他头脑混乱了,还是程绍仲疯了。

他使劲挠了挠头,头皮都有些发麻:“我说绍仲,你可别犯糊涂,现在你要是心软了,以后顾绍季缓过劲来一定会反咬你一口。他这个人最是忘恩负义,也没有什么忌惮。别忘了顾绍伯和顾少淑是怎么死的,还有吴家业,说不定也是他下的手。就这样的人你还敢相信他?”

声声都是真切的劝告,而且说得都是事实。

程绍仲自然都知道,他没急着解释,却是先问了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陆氏那边表态了吗?”

费洛德因这突转的话题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回答:“没有,陆氏那边没有动静,也没跟风说要解除合约。一直跟顾绍季接洽的人叫秦勉,前些日子两个人走的很近,但这段时间没听说见过面。”

“既然陆氏没有表态,那顾氏和顾绍季也不能出现纰漏,还是维持原状吧。”这算是给方才的问题一个变相的解释。

费洛德并不是不聪明,而是他洞悉世事的本事在这一刻像是彻底消失了。

“绍仲,你……你到底在想什么?是不是有什么计划?”要不然怎么又突然牵扯到了陆氏呢?

程绍仲看向车窗外,在暮色中,哪怕有灯光的映照,一切都似幻影一般。

“尧塘项目陆氏完全可以独立开发,可偏偏在选了顾氏做合作伙伴,你不觉得奇怪吗?”

费洛德自知道这个项目起就觉得不符合常理,就像程绍仲所说,陆氏那样的实力什么项目吃不下来,何必给别人分一杯羹,更何况还是个自顾不暇的问题公司。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

“难道他们有别的目的?”费洛德又细想了想,顾氏有什么东西值得陆氏花心思去得到,结论是没有,半点都想不出来,“不可能,陆氏根本不需要搞这种小动作,他们犯不着。”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陆敬修那个人,他看似已经放手集团事务,可他要做到的事,没人能够改变。”

“陆敬修?陆氏的董事长?”费洛德像是恍然想起了什么,“我记得你之前做过陆氏的法律顾问,你们之间有什么交往吗?”

程绍仲淡淡笑了笑,早在陆敬修准备将他纳入棋局的时候,他就已经站在了棋盘前,执起了一子。

“他想让我接手陆氏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在文化产业内部开疆拓土,巩固陆氏的地位。”

“什么……”

“当然,我拒绝了。陆敬修看似坦然地接受,可他不会容许这样的失败。如果我没猜错,他找到安城,找到顾氏,是为了我。”

费洛德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震惊于陆氏暗藏的目的,也震惊于程绍仲的城府深沉。

原来所有的事都在他的盘算内,就连旁人不易察觉的一条微不足道的支线,他也能发现并接而串联。

但还有一点费洛德并不明白:“如果陆敬修是冲着你来的,那为什么要选择跟顾氏合作?你跟顾氏表面上并没有任何关系啊。”

“他知道我的底细并不奇怪,而且他这么做,应该很有把握,会经由顾氏牵涉到我。”

“所以你才说,不能让顾氏和顾绍季出事,否则这把火说不定会烧到你的身上。”

其实这只是一部分理由,不过其他的程绍仲并没有多说。

费洛德算是终于安了下心,既然原因弄明白了,目标也清楚了,那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很明确了。

“我会尽力处理顾氏的善后事宜,可我能做的很有限,重要的还是要等顾绍季回来解决,他现在对任何人都避而不见,我很怀疑他是不是要一直躲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