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映泽说完,一脸愧疚的看向自己的父母,如果自己当时能重视一点,是不是就不会有现在的情况了。

听萧映泽这么一说,萧梓琛顿时脸色一沉,呵斥道。

“你们怎么到现在才说,要不是这次洛洛晕倒,你是不是要一直瞒着。”

面对父亲的责问,萧映泽有些自责的低下了头,轻声说了句。

“对不起,爹地,当时大哥说先别告诉你们,怕你们担心。”

听到这话,萧梓琛沉默了,最后深吸一口气看着萧映泽说道。

“是我们不好,这几年对你们的关心太少了,刚才父亲也是太着急了,语气重了点,你别放在心上。”

说完,萧梓琛又转身看向了傅舒阳,非常慎重的问道。

“舒阳,洛洛现在这情况,需不需要找个心理医生疏导一下。”

萧梓琛这么一说,坐在床边的墨雨柔忽然抬头,他们都想到了二十多年前的那段往事,心理疾病有时候比生理疾病更加的可怕。

萧梓琛这么一问,傅舒阳思索了片刻,并未给出结果,而是说了句。

“这个还得等洛洛姐醒来后判断一下她现在的心理状态,萧叔叔,你先别太担心,以我的判断,洛洛姐这种状态还达不到心理疾病的范畴。以后只要能保持心情舒畅,多出去走走散散心,放松自己,那些问题自然会改观。”

“梓琛,你就听这小子的,有我们这么多人盯着呢,洛洛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这时,傅裕笙走了过来,拍了拍自己好兄弟的肩膀,宽慰道。

“谢谢你们,大过年的,让你们还来这里跑一趟。”

萧梓琛看着病房里的人,有些惭愧的说道,这其实不用这么兴师动众的,可这些人一听说萧映夕昏倒,全都跑来了医院。

“爹地,我们现在要不要想想一会儿怎么和洛洛解释,大哥的事,现在是瞒不下去了。”

这时,萧映泽走了过来,一脸担忧的说道,这下,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此时,吕子悠站了出来,一脸认真的说道。

“这件事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忽然让洛洛找那些书,也不可能发生后面的事,一会儿我来和洛洛说吧。”

“你,吕子悠,你就别捣乱了。”

吕子悠刚说完,就遭到了萧映泽的反对,他有他的顾虑,恐怕一会儿萧映夕醒过来知道真相脾气不会太好,吕子悠不该承受这些。

可吕子悠直接瞪了萧映泽一眼,说道。

“我怎么捣乱了,我和洛洛从小一起长大,我们无话不说,我最能体会她当下的心情,这种事也许闺蜜之间更好说。”

萧映泽听了,还想反对,可却被一旁得墨雨柔打断了,只见墨雨柔站起来,走到吕子悠面前,抓着她的手叮嘱道。

“悠悠,那洛洛就拜托你了,一会儿我们就在外面,有什么事立刻通知我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