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酒会</p>这话倒是激起了墨雨柔的兴趣,她放下刀叉,饶有兴致的看向萧梓琛,好奇的问道。</p>“萧总什么时候迷上的赌了?看来是我这个前妻以前对你关心太少了。”</p>萧梓琛并没有顺着墨雨柔的话接下去,而是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p>“我们就以这次的合作案,如果远洋拿下合作案,那以后只要是有远洋集团参与的项目,耀华集团不准涉足。”</p>“啧啧啧,萧总,你觉得我应不应该答应你这个赌局呢?”</p>墨雨柔的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看不出她真正的想法。</p>萧梓琛紧皱眉头,然后拉开身侧的椅子,索性坐了下来。</p>“墨雨柔,当初是你说要断的干干净净,既然这样,我觉得我们以后还是减少见面的次数。”</p>墨雨柔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给自己又到了点红酒,晃了晃,抿了一口,然后才看向了萧梓琛。</p>一手撑着下巴,身体微微前倾,脸慢慢凑到了萧梓琛面前。</p>西餐厅本就光线昏暗,再加上宛转悠扬的音乐,墨雨柔的红唇轻启,身上的香水味淡香悠远,眼角含笑,低眉含羞。</p>“萧梓琛,似乎这段时间一直是你主动出现在我面前,你刚才这话,确定是在说给我听的。”</p>萧梓琛有些恍惚,面前这个女人美中带媚,媚中带柔,这是他认识的那个骄横跋扈的墨雨柔吗?尤其是那股淡淡清幽,居然不觉得生厌,反而多想闻闻。</p>墨雨柔说完这话,便收回身体,然后放下酒杯,起身。</p>下一秒,墨雨柔整个人来到了萧梓琛的身旁,微微弯腰,头凑到了萧梓琛的耳畔。</p>“萧总,你我现在只是竞争者,相信萧总不是公私不分的人。”</p>说完,墨雨柔直起身,潇洒一转,离开了餐厅。</p>萧梓琛还愣在椅子上,直到刘明宇走了过来。</p>“萧总,你还好吧!”</p>刘明宇说话间,还看了眼已经走到餐厅门口的墨雨柔,刚才他也有些意外,这似乎不是他认识的那位。</p>“走吧,回房间。”</p>说完,萧梓琛也起身离开,脚步有些急,看上去情绪有些烦躁。</p>回到房间,萧梓琛烦躁的拉了一下脖子上的领带,脱了西服随手一扔,然后来到吧台前倒了慢慢一杯红酒,像喝水一样一股脑儿全喝掉了。</p>“墨雨柔,你真是阴魂不散。”</p>萧梓琛说这话的时候,眼底透着一股愤怒,但这种怒意又不像是对墨雨柔的恨。</p>墨雨柔这边,到了所在房间那一层,准备进房间的时候,江玉承开了口。</p>“墨总,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远洋集团和摩尼集团的合作。”</p>墨雨柔正准备推门,听到这话,微微一愣,随后转身看向江玉承。</p>“怎么,你也觉得我是故意的。”</p>“我……我就是忽然想到墨老以前说过的一句话。”</p>“哦,我父亲说了什么?”</p>墨雨柔有些好奇。</p>“墨老说,萧总是个沉睡的狮子,一旦激怒了他,后果不堪设想。”</p>墨雨柔听了,沉默了片刻,随即淡笑回了句。</p>“是吗?”</p>说完,墨雨柔推门进了房间,江玉承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那道房门隔绝了一切他想要劝说的话。</p>第二天,傍晚,墨雨柔换上了昨天购置的晚礼服,空闲之余,拿出了她随身携带的绘本。</p>墨雨柔在校期间主修的是工商管理,闲暇之余,她还选修了一门珠宝设计。</p>墨雨柔当初还想着一定要给自己和未来的丈夫设计一套结婚戒指,可当时她和萧梓琛的婚礼举行的很匆忙,这个想法就一直没实现。</p>这一年多,墨雨柔只要有时间,就会加强自己在珠宝设计这一方面的专业素养,积累下来,也有了很多成熟的作品,只是一直没有真正做成成品。</p>耀华集团在三年前成立了一个珠宝品牌,不过公司并没有加大投资,所以这个品牌一直很小众,但品质却一直很有保证。</p>而这个也是墨雨柔坐上集团总裁后想要重点发展的一个项目,借此也想把自己这些年来完成的作品做成成品,让消费者来评价一下她的设计。</p>叩叩叩!</p>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敲响了,墨雨柔放下绘本,走过去开了门,周俊益和江玉承站在门口。</p>“时间差不多了,墨大小姐,我们该下去了。”</p>周俊益绅士的微微弯腰,做了个邀请的姿势。</p>“稍等一下,我补个妆。”</p>说完,墨雨柔走回房间,周俊益他们也跟着走了进去,一眼便看到了墨雨柔的那个画本。</p>等墨雨柔从卫生间走出来时,周俊益还在翻看着那个画本。</p>“雨柔,当年一位你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这么些年还没放弃啊。”</p>“周小哥,我是谁啊,认定的事可没有中途放弃的。”</p>刚说完,墨雨柔眼眸一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随即便用微笑代替,走到周俊益身旁,拿过他手里的画本,仔细收好。</p>“走吧,今天还请周小哥好好照顾我哦。”</p>“那不是一句话的事吗?”</p>说完,三个人走出房间,去了酒店的三楼,这个酒店最大的一个宴会厅。</p>这是史蒂夫举办的一个商务酒会,广邀宾客,几乎伦敦有头有脸的政商名流全都出席了,墨雨柔抵达的时候,酒会即将开始。</p>墨雨柔挽着周俊益的胳膊,出现在宴会现场后,倒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看来周俊益在这里的名气不小。</p>尤其是史蒂夫,看到周俊益和墨雨柔一同出席,明显有些惊讶。</p>“墨总,没想到你和周二少认识,周二少,许久不久,近来可好。”</p>史蒂夫明明比周俊益年长许多,可说话的态度明显带着几分敬畏和讨好,这倒是让墨雨柔有些意外,难道是她错过了什么。</p>“史蒂夫先生,周某与雨柔自小认识,她是我一位非常重要的妹妹,还望史蒂夫先生以后能多多照顾我这位妹妹。”</p>周俊益这么一介绍,史蒂夫看向墨雨柔的眼神也不一样了。</p>“墨总,之前有招呼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p>“史蒂夫先生客气了。”</p>墨雨柔有些惊讶,但表面还是非常的平静。</p>双方寒暄一番,史蒂夫这才离开,墨雨柔也终于找到机会询问周俊益。</p>“周小哥,别告诉我你只是个普通的商人。”</p>“好好好,我交代,你还记得我大学时学的是金融专业吧,毕业后虽然去了父亲的公司,不过我和几个朋友成立了一个基金公司,这些年倒是小有成就。你看现场这么多人,其中有四成都是我的客户,这些年帮他们也赚了不少钱,我在他们眼里,应该是个小小的印钞机吧!”</p>周俊益倒也不谦虚,竟把自己比作印钞机。</p>墨雨柔听到这些,然后想了想这边比较有名的基金公司,立刻想到了一家。</p>“圣诺基金?”</p>“可以吗?我都没怎么提示你就猜到了。”</p>得到肯定的答案,墨雨柔内心也是大为惊叹,圣诺基金,六年前成立的一个基金公司,紧紧六年时间,一跃成为英国前三的基金公司,而里面的四位创始人,据说平均年龄还不满三十岁。</p>知道这些,墨雨柔也就不奇怪为何周俊益一出现会引起这么多人的目光,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换谁都羡慕。</p>“周小哥,你可真够低调的啊!要不是这次我正好来英国,还不知道你居然有这么厉害的身价,我突然很好奇抢走你孩子妈的男人比你更牛吗?”</p>墨雨柔坏笑的打趣道,周俊益脸色一暗,眼底闪过一道冷芒,但随即,露出一丝苦笑,耸耸肩,回了句。</p>“谁知道呢,女人的心思,海底的针啊!”</p>“周小哥,透露一下对方身份呗!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男人能让周小哥被抛弃。”</p>“墨雨柔,揭别人很好玩吗?要不要互相伤害啊!”</p>周俊益稍稍变脸,墨雨柔以及时收住,报之以微笑。</p>“抱歉,不问了。”</p>不过就在此时,周俊益脸上闪过一丝邪魅的微笑,请推了推墨雨柔。</p>“啧啧啧,冤家路窄了,你们夫妻可真有缘,大洋彼岸都能碰到,你说这算不算缘分。”</p>说着,周俊益指了指宴会厅大门的方向。</p>墨雨柔顺势看去,萧梓琛和刘明宇出现在了门口,即使在人群中,墨雨柔也能一眼看到萧梓琛。</p>今晚的萧梓琛格外的帅气,比起往日的沉稳,今天的萧梓琛居然带了一副金边眼镜,成熟中透着几分内敛,冷峻中带了几分斯文。</p>周俊益见墨雨柔对萧梓琛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似乎猜到了什么。</p>“你不会早就知道他也会来吧!”</p>“周小哥,你不知道耀华和远洋都对摩尼的芯片感兴趣吗?”</p>“啧啧啧,这可好玩了,前任夫妻成为竞争对手,雨柔,你说你和萧梓琛之间究竟是缘还是孽呢。”</p>说着,周俊益又看了眼门口的萧梓琛,只是在墨雨柔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周俊益的脸上闪过一抹诡异阴郁的笑意。</p>“是缘是孽我不清楚,竞争者倒是不假,你随意,我得去找史蒂夫聊聊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