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昏迷</p>医生说到后面,江玉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刘明宇也没想到墨雨柔的情况会这么严重。</p>如果真的醒不过来,那墨家怕是要真的从洛城消失了,至于耀华集团势必四分五裂。</p>“什么叫醒不过来,不是做了手术了吗?”</p>江玉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医生的表情很清楚的告诉他,他没有听错。</p>“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已经送去监护室。”</p>说完,医生便离开了,江玉承紧张过后便冷静了下来,这个时候可不是他担心紧张的时候。</p>到了监护室,他们也只能在外面看着,刘明宇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找了个僻静的角落,给萧梓琛打了电话,到了这种时候,他也希望他那个冷漠的总裁能有一丝丝的温暖。</p>“喂,萧总,墨小姐已经做完手术了,不过情况不是很好,医生说墨小姐很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你要不要来医院一趟。”</p>电话那边,萧梓琛此时坐在沙发上,从刘明宇离开后,他就没有真正的平静下来。</p>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他睡意全无,或者说他一直在等刘明宇的电话,听到刘明玉的话后,萧梓琛重重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说了句。</p>“我知道了。”</p>说完这四个字,萧梓琛便挂了电话,刘明宇望着手机疑惑了一会儿,萧总这回答究竟是来还是不来呢。</p>之后,刘明宇在医院的便利店买了点面包送去给了江玉承。</p>一直到早上六点多,萧梓琛终于来了医院,但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关心,只是告诉刘明宇,航班取消,改在了明天晚上回洛城。</p>江玉承听到这话,有些愤怒,说到底这次墨雨柔也是因为担心萧梓琛才出的事,他也顾不上彼此的身份,直接冲了过去,刚想要揍过去,刘明宇眼疾手快的拦住了江玉承。</p>“江助理,你干什么?”</p>“刘明宇,你放开我,我要替墨总教训这个男人,他就是个混蛋,亏得我们总裁那么担心他。”</p>面对江玉承的暴怒,萧梓琛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冷眼看着江玉承,对刘明宇说道。</p>“明宇,放开他。”</p>刘明宇松开了江玉承,江玉承又往前一步,萧梓琛站在那一动不动,就在江玉承准备动手时,萧梓琛说了句。</p>“江助理,你应该清楚,我和你们总裁已经离婚,她对我如何那是她的事情,事实上,我也早就说过,不希望和她有半点关系。对于你们总裁这次的遭遇,我表示同情,她的关心,我表示感谢,但同情和感谢不代表我会改变自己的态度,也请江助理明白这个事实。”</p>“哼,对,一切都是我们总裁自作多情,萧总,你那是感谢吗,你在机场都说了什么,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那些话,我们总裁差点被那个混蛋欺负了,要不是总裁奋力抵抗,她……”</p>堂堂七尺男儿,说到这,江玉承都有些哽咽了。</p>萧梓琛听到这话,脸上终于有了异样的表情,刚想说什么,一道黑影闪过,然后,萧梓琛一个踉跄直接撞到了旁边的墙上。</p>“傅医生!”</p>“傅裕笙。”</p>没错,正是从洛城连夜赶来的傅裕笙,他刚才一出电梯便听到了这边的争论声,虽然不是很清楚具体的情况,但也明白墨雨柔这次的事情和萧梓琛脱不了关系。</p>一夜的担忧和焦虑,得知真相的愤怒和恐惧,傅裕笙现在只想好好教训这个无情的男人。</p>“萧梓琛,我说过,你如果在伤害雨柔,那我们之间就没有情分可讲。”</p>这次,傅裕笙是彻底的撕破了脸,说到这,傅裕笙又想上前,可刘明宇冲过去挡在了萧梓琛面前。</p>萧梓琛摸了摸有些刺痛的嘴角,站稳,把刘明宇推开,看着傅裕笙说道。</p>“动手吧!”</p>那一瞬间,不知道萧梓琛究竟是怎么想的,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傅裕笙面前,任凭他处置。</p>傅裕笙紧握拳头,眼里燃着熊熊怒火,一拳挥了出去。</p>就在拳头即将碰到萧梓琛脸颊的一刻,萧梓琛只觉得耳畔刮过一道风声。</p>砰!傅裕笙的拳头重重的落在萧梓琛身后的墙上。</p>“萧梓琛,这笔账我先记着,你最好祈祷雨柔没事,不然,就算搭上我傅裕笙的全部,也会让你萧梓琛付出代价。”</p>说完,傅裕笙转身,走到了江玉承面前。</p>萧梓琛的眼底闪过一丝失落,看着傅裕笙决然而去的背影,他清楚,他和傅裕笙的情分到了尽头。</p>“萧总,你没事吧,要不要把伤口处理一下。”</p>刘明宇看着嘴角流血的萧梓琛,上前询问道。</p>萧梓琛擦了一下嘴角,撕裂的痛感让他轻皱眉头,但还是摇了摇头,转身往电梯口走去。</p>“江助理,带我去见雨柔的主治医生。”</p>江玉承看到傅裕笙,就像看到了主心骨,之后,便带着傅裕笙去了医生办公室。</p>等傅裕笙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p>来到监护室外,傅裕笙就看到刘明宇一个人在那。</p>“萧梓琛呢。”</p>刘明宇心虚的说道。</p>“萧总回酒店了,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视频会议需要他主持。”</p>“哼,在他眼里,雨柔的命比不上一个会议,是吗?”</p>之后,傅裕笙什么都没说,走进监护室,换上消毒服,和墨雨柔的医生一同帮墨雨柔做了一个全身检查,不过看他出来时的表情就知道情况不容乐观。</p>出来后,傅裕笙见刘明宇还在这,他现在看到和萧梓琛有关的人就心烦,再加上墨雨柔的情况不是很好,说话的语气重了些。</p>“刘助理,你还是回去陪你家总裁吧,这里不需要你。”</p>“傅医生,我……”</p>刘明宇还是挺理智的,他继续留在这,说不定还能缓和一下他家总裁和傅裕笙的关系,如果真的走了,那就真的要撕破脸了。</p>不过刘明宇才开口,就被江玉承打断了。</p>“刘助理,你也在这待了一天一夜了,先回去休息吧,这边有我和傅医生就够了,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昨晚对我和墨总的帮助。”</p>所有人都下了逐客令,而他留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也就只能离开了。</p>“江助理,你也回酒店吧,这边我守着,另外公司那边你准备怎么处理,雨柔车祸的事情相信也瞒不了多久。”</p>等刘明宇离开后,傅裕笙开始担心耀华集团的事情。</p>自从墨振业去世后,耀华集团就没有真正的稳定过,好不容易墨雨柔控制住了一切,关键时刻又出了这种事,如果不尽快想好对策,耀华集团怕是要真出乱子了。</p>“这次我们来伦敦的时候墨总把公司的事务全权交给了副总明浩哲,他也是墨老以前自助过的人,还算可靠,不过如果墨总一直醒不过来,我也不敢确定明浩哲会不会继续支持墨总。”</p>江玉承之所以这么衷心,是因为他自小受墨振业自助求学,大学毕业就进了耀华集团,之后受到墨振业的悉心栽培坐上了集团总裁特助的位置,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p>而江玉承口中的明浩哲,可以说经历和他差不多,但比起江玉承的绝对忠诚,明浩哲处事更加的圆滑。</p>虽然当初他和明浩哲称得上是墨振业的左膀右臂,但明浩哲的心思更多一点,即使公事多年,江玉承也不敢百分百的保证。</p>听到这话,傅裕笙沉默了许久。</p>“江助理,你必须要稳住集团那边,我这边也会想办法,争取在雨柔的事情传到国内之前想到解决对策,你先回去休息吧!”</p>傍晚,周俊益赶回了伦敦,来了医院,还带了几个伦敦比较知名的脑科专家,不过会诊的结果和傅裕笙的结果几乎一样,就看这三天墨雨柔自己的造化了。</p>第二天,江玉承休息了一晚,早早的来了医院,并且把萧梓琛回国的消息告诉给了傅裕笙。</p>傅裕笙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昏睡的墨雨柔时,眼底多了些许的心疼和怜惜。</p>三天三夜,傅裕笙几乎寸步不离,累了就在急诊室外的休息间小眯一会儿,醒着,就在墨雨柔的床边不停的陪她说话,说的最多的就是萧梓琛的事情。</p>三天很快就过去了,奇迹没有出现,墨雨柔依旧昏迷,但生命体征倒是平稳,这至少是一个相对来说的好消息,至少墨雨柔没有生命危险。</p>墨雨柔住院第四天,洛城那边收到了墨雨柔车祸的消息,如江玉承一早料到的一样,耀华集团乱了,当天股市就直接跌停。</p>不过令他欣慰的是明浩哲选择站在墨雨柔这边,独自撑着耀华集团,将墨夫人母女拦在了集团门外,也暂时稳住了那些闹事的股东。</p>墨雨柔住院的第五天,傅裕笙给她联系了一个伦敦市最好的疗养中心,当天便转院到了那边,这个疗养中心和恒生医院有合作,墨雨柔在这里能得到最好的照顾。</p>墨雨柔转院的时候,江玉承也帮她退了酒店的房间,并把墨雨柔的东西送去了疗养院。</p>“傅医生,这是萧总的手表,怎么处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