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遇险</p>“很抱歉,目前还没有关于萧梓琛旅客的任何信息,请你在旁边耐心等待,这边一有消息酒会广播通知。”</p>“没有是什么意思?都已经一个小时了,难道你们还没有统计清楚吗?生还者呢,那些活着的人都没统计完吗?”</p>墨雨柔要疯了,出事都过了一个小时了,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就算遇难者身份不好核查,那不是还有生还者吗?</p>可服务台上那位机场地勤的回答瞬间把墨雨柔打入了深渊。</p>“很抱歉,目前现场还没有发现生还者,不过我们还在尽力搜索,请耐心等候。”</p>五雷轰顶,墨雨柔下意识往后退去,她刚才听到了什么,没有生还者,怎么可能,萧梓琛不可能就这样离开。</p>那个男人那么恨墨家,不是一直说迟早会找墨家算账吗,他这些仇还没报呢,他怎么能出事。</p>“墨总,你先冷静一下,别激动。”</p>江玉承从身后轻轻的扶着墨雨柔,怕她情绪不稳晕过去。</p>墨雨柔忽然一把推开了江玉承,眼里充斥着愤怒。m.9biquge.com</p>“江玉承,你骗我,你为什么要骗我?梓琛一定出事了,你看那边的火那么大,他怎么逃生啊!”</p>墨雨柔说着,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整个人麻木呆滞,似乎对这个世界彻底的绝望。</p>“萧总,刘助理!”</p>这时,江玉承看到对面走过来的两个人,整个人瞬间提起了精神。</p>萧梓琛和刘明宇也看到了江玉承,随后,萧梓琛目光下移,看到了蹲在地上的墨雨柔,眉心微蹙,眼底闪过一抹晦涩不明的暗芒,然后慢悠悠的朝这边走了过来。</p>“墨总,是萧总和刘助理,他们没事。”</p>江玉承太激动了,急忙扶起墨雨柔,墨雨柔一听这话,顿时眼眸放光,一个转身,下一秒,飞奔了过去。</p>就在墨雨柔快要碰到萧梓琛的时候,萧梓琛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墨雨柔立刻停了下来,眼底是遮掩不住的失望,但随即,微笑代之。</p>“萧梓琛,你没事就好,我以为,我以为……”</p>说到这,墨雨柔再也绷不住了,眼泪倾泻而下,现在的她心里是喜悦的,她爱的人还活着。</p>萧梓琛脸色不是很好看,见墨雨柔流泪,也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为之动容。</p>“多谢关心,既然没事,那墨总可以回去了。”</p>多么无情的话,异国他乡,一个女人刚刚还在为他担忧崩溃,可萧梓琛一开口却是这般冷漠疏离的话,这次,就算是刘明宇都觉得心冷了。</p>“墨总,我和萧总过来的时候路上堵车,没赶上航班,多谢你的关心,我们现在没事,刚登记完信息,正准备回酒店呢。”</p>刘明宇想要化解一下刚才冷凝的气氛,墨雨柔朝他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萧梓琛,刚才的担忧,悲伤,还有想到萧梓琛提前航班的事情,所有的情绪堆积到了一起,最后化成了一股浓烈的愤怒。</p>“萧梓琛,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就因为昨晚睡在了一起,你就急着离开,如果你刚才上了那架飞机,那我不是要背负一辈子的罪孽,萧梓琛,我就这么令你生厌吗?”</p>墨雨柔流着泪,质问着,可能这些质问中不仅仅是因为昨晚的事,这一年的婚姻,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无视,都刺激了墨雨柔的爆发。</p>“墨雨柔,我就是不想见到你,不想和你有一点点关系,如果知道你也住在那个酒店,我绝对不会踏进去半步。今天,就算是我登上了那架飞机,那也与你无关,我希望以后我的任何事都和你没有丝毫关系,就算是死,也不需要你关心。”</p>说完,萧梓琛冷漠的越过墨雨柔的身旁,径直朝着门口走去。</p>“萧总,你太无情了,墨总知道飞机出事,连鞋子都没穿就跑了出来,现在伦敦是什么天气,你有没有看到墨总穿着什么。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对你表示出了关心,你也该礼貌的说声感谢吧,可你呢,居然说出这么无情的话,你究竟有没有心的。”</p>一旁的江玉承也看不过去了,这一路,他看着墨雨柔几乎崩溃的情绪,现在萧梓琛又说出这番话,他无法想象一个女人该如何承受。</p>这一次,刘明宇也觉得自家总裁过分了,可他也不能当中指责,只能站出来解释。</p>“墨总,江助理,我们改签行程是因为公司有急事。”</p>“不用解释,江助理,我们回去吧!”</p>哀莫大于心死,这大抵就是墨雨柔此时的心情吧!很好,经过这事,墨雨柔大概也能彻底放下了吧,她心里最后一丝希望也终于被萧梓琛绝情的话掐灭了。</p>墨雨柔说完,落寞的朝门口走去,光着脚,因为奔跑,右脚脚底磨破了皮,走一步,地上便有一个血印。</p>头发凌乱,衣服也脏脏的,那是刚才跑的太急,摔在了地上,仔细看,手心还有点擦伤。</p>萧梓琛从没见过这么狼狈的墨雨柔,认识这个女人一年半,这个女人永远是趾高气昂,傲娇跋扈,但又是那么注重外形的人,他就没见过这个女人这样邋遢的样子。</p>即使是今天早上,墨雨柔素颜的模样,萧梓琛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美貌,可现在,似乎一切美好的词都和这个女人搭不上边。</p>“墨总,你现在这坐着,我去给你买双鞋子。”</p>江玉承看到不远处有个服装店,追上墨雨柔说道,如果任由墨雨柔光脚走回去,怕是这双脚也要废了。</p>说着,江玉承扶着墨雨柔往旁边的椅子走去。</p>萧梓琛又看了眼安静的墨雨柔,内心终是有了一丝愧疚,但碍于面子,没有上前,推着行李离开了机场。</p>机场外,滞留的旅客也开始疏散,萧梓琛和刘明宇站在路边等出租车,忽然,刘明宇看到了不远处的墨雨柔。</p>“萧总,是墨小姐,她怎么一个人,江助理呢。”</p>萧梓琛也注意到了墨雨柔,眉头微皱,刚想上前,就看到江玉承从机场跑了出来。</p>江玉承安顿好墨雨柔,便去了服装店,买了鞋子来到墨雨柔坐着的地方,一看人没了,立刻着急的四处寻找,这不,才从机场里面走出来。</p>“刘助理,萧总,你们见到墨总了吗?”</p>江玉承看到萧梓琛和刘明宇站在路边,急忙上前询问。</p>刘明宇立刻指向不远处,可此时墨雨柔正好上了出租车。</p>“她上了那辆出租车。”</p>江玉承一看,立马追上前,但还是晚了一步,出租车开走了,江玉承急忙上了下面一辆,让司机跟进了前面的出租车。</p>墨雨柔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手机也在江玉承的身边,她现在那个状态非常危险,尤其这里还不是国内,治安可不比国内。</p>刘明宇见墨雨柔独自上车离开,也有些担心,以墨雨柔现在的状态,但凡那个司机有些邪念,墨雨柔都没有反抗能力。</p>“萧总,墨总应该不会出事吧!”</p>萧梓琛和刘明宇也上了出租车,刘明宇担忧的问道,他就是想提醒萧梓琛,要不要也跟着。</p>可萧梓琛却淡漠的回了句。</p>“江玉承不是跟着吗?别管闲事,就近找个酒店住下,看看明天有没有回洛城的航班。”</p>今天机场所有的航班都取消了,不然,萧梓琛也不会离开机场。</p>刘明宇还想说什么,可看萧梓琛的表情,只能安静。</p>这边,墨雨柔报了酒店的地址,便默默的坐在后排,暗自流泪,也没有注意周围的道路。</p>江玉承一直跟着墨雨柔的车后,直到十几分钟后,他发现前面的出租车开的方向不是回酒店的那条路,立刻警惕了起来,也让司机加快了车速。</p>前面的那个司机开出去了一会儿,也发现后面一直有车子跟着,一脚油门,加快了车速,想要摆脱后面的车。</p>车速忽然提高,墨雨柔整个人往后一仰,这才注意到这不是回酒店的路,墨雨柔终于紧张了起来。</p>“司机,你走错路了。”</p>墨雨柔一脸平静,警惕的提醒道,谁知那个司机直接油门踩到底,墨雨柔一个不稳,往后一道,脑袋撞到了侧门。</p>墨雨柔意识到自己遇到了黑司机,想要掏手机报警,一摸口袋,才想起手机还在江玉承那。</p>此时,江玉承的那辆出租车追了上来,墨雨柔一看,急忙朝江玉承招手求助。</p>那个司机猛地打了方向盘,一个急转,刚坐稳的墨雨柔因为惯性,整个人往另一边倒去,脑袋又撞在了车门上。</p>司机把车子开得飞快,墨雨柔见江玉承那辆出租车根本不能逼停她这辆车,墨雨柔心一横,豁出去了,从椅子上爬起来,一把抓住司机的头发,然后去抢方向盘,想要用这种方式逼司机停车。</p>“shirt!臭女人,找死。”</p>那个司机显然被激怒了,操着一口脏话,然后一只手一把揪住墨雨柔的头发,狠狠的往前一扯。</p>当下,墨雨柔整个人几乎从后排冲向了前排,脑袋重重的撞到了前排的中控台,可墨雨柔顾不上疼痛,死死抓着司机的头发,司机狠,墨雨柔更狠。</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