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车祸</p>头被死死的按着,墨雨柔也看不到上方,双手不停的挥动,似乎划破了男人的脸,指甲好像断了,可她什么也不想,唯一的念头就是逼停司机。</p>滋啦……</p>一阵急促又刺耳的刹车声。</p>砰……</p>猛烈的撞击。</p>随即而来的是连续不断的翻滚,墨雨柔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肺都要震碎了,整个人在车厢里不停地撞击,她感觉这次真的要死掉了。</p>疼,全身的骨头像是被全部敲碎了,撕心裂肺的痛蔓延至身体的每一个角落。</p>车子终于停了下来。</p>滴嘟滴嘟……</p>隐约听到远处的警车声,这也是墨雨柔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记忆。一秒记住http://</p>“墨总,墨总!”</p>江玉承眼睁睁的看着墨雨柔坐的出租车撞破前面道路的围栏,冲了下去,那一瞬间,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p>车还没停稳,江玉承已经冲下来车,也顾不上下面究竟有多陡,直接冲下了路牙。</p>还好,这个坡不算太深,但也有七八米的距离,那辆出租车直接倒扣在坡底,江玉承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p>出租车的发动机在漏油,冒着火星,江玉承也顾不上害怕,连滚带爬的跑过去,一拳打碎了车玻璃,拼了命的把墨雨柔从汽车里面拽了出来。</p>滋滋滋!</p>身后,听到火花四溅的声音,江玉承来不及抱着墨雨柔离开,直接将她护在身下,利用惯性,往另外一边滚去。</p>轰!</p>江玉承背对着出租车,但依旧能感觉到一股热浪袭来,他死死的护着墨雨柔,背后传来刺痛的灼热。</p>“快,先把她抬上去。”</p>终于,救援队和警察全都赶来了,江玉承顾不上疼痛,抱起墨雨柔,小心翼翼的将她交到了医疗队的手里,自己跟着一起爬上了坡。</p>“先生,你的伤需要立刻处理。”</p>刚爬上去,那几个医疗队的人拿着救援工具来到江玉承身边,可江玉承完全没搭理,跟着上了墨雨柔的那个救护车。</p>“在车上弄吧!”</p>看着昏迷的墨雨柔,江玉承的心也一直提着,如果墨雨柔出了事,他怎么对得起墨老对他的嘱托和信任,又怎么面对公司那些支持墨雨柔的股东,这些他想都不敢想。</p>还好江玉承后背的灼伤不是太要紧,但以后势必会留下伤痕。</p>“医生,她怎么样了?”</p>刚处理好伤口,江玉承便坐到了墨雨柔身旁。</p>此时医生已经初步清理了墨雨柔的伤口,比起刚才一脸的鲜血,现在似乎也好不到哪儿去。</p>墨雨柔的脸青一块紫一块,额头原本就有一个小包,现在整个肿的如两个头一样大。</p>“先生,请先冷静,我们需要将伤员送往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p>坐在急救车上的十几分钟,江玉承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等到了医院,墨雨柔便被推进了手术室。</p>“先生,我们需要你提供一下你与伤员的身份资料。”</p>墨雨柔被推进手术室不久,一位护士找到了江玉承。</p>江玉承一听,看了眼手术室,然后问道。</p>“请问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什么时候能有结果。”</p>他只是一个助理,说实话,现在江玉承都不知道该把这件事通知给谁。</p>洛城墨家,就以那位墨夫人和墨雨柔的关系,恐怕知道后会幸灾乐祸,他们巴不得墨雨柔死掉。</p>忽然,江玉承有些同情里面的墨雨柔,这个时候,她居然没有一个可以知会信任的人。</p>“抱歉,医生正在全力抢救,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这边需要先登记伤员的身份资料,请提供一下。”</p>护士抱歉的说道。</p>江玉承有些为难,早上走的急,墨雨柔什么都没带,现在这种情况,他也不能离开这里。</p>思来想去,江玉承找出一个手机号,拨了过去。</p>“江助理,有事吗?”</p>电话是周俊益的,在这里,江玉承能想到的也只有周俊益了。</p>“周二少,墨总出了车祸,我现在在医院走不开,能不能麻烦你去酒店帮我把墨总的护照送到医院。”</p>“什么,雨柔出车祸,她不是在酒店吗?”</p>“周二少,说来话长,你现在能不能去一趟酒店。”</p>江玉承急切的说道,电话那边的周俊益却迟疑了一下。</p>“江助理,我现在不在伦敦,要不我找人去酒店拿。”</p>江玉承一听,本想答应,可想了想,墨雨柔不喜欢陌生人碰她的东西,之后说道。</p>“不用了,我找别人吧!”</p>说完,江玉承挂了电话,然后找出了另一个手机号,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拨了过去。</p>“喂,哪位?”</p>电话里,传来了刘明宇的声音,江玉承先是一愣,看了下手机号码,确定是萧梓琛的,这才开了口。</p>“刘助理,是我,江玉承,墨总出车祸了,能麻烦你帮我去凯思特酒店拿一下墨总的护照,送到医院来吗?”</p>电话那边的刘明宇也是明显一愣,看了眼一旁烦躁的调着电视频道的萧梓琛,然后说了句。</p>“好的,你把医院地址发给我就行了。”</p>“谢谢,刘助理。”</p>之后,江玉承挂了电话,并把医院地址发了过去。</p>这边,刘明宇挂了电话,来到萧梓琛面前,刚准备开口,电视里正好播放一起车祸的新闻,此时的画面上播放的正好是江玉承从坡底爬上来的时候。</p>“萧总,墨小姐现在就在医院,据说情况很严重,这是墨小姐所在的医院,刚才江助理打电话让我们帮他去拿一下墨小姐的护照,你要去吗?”</p>刘明宇现在也不太确定萧梓琛的想法,毕竟刚才那么无情的话都说了出来了。</p>萧梓琛此时的目光全都放在了电视上的新闻,画面上,墨雨柔全身是血的躺在担架上,紧闭双眼,一只手垂了下来,亦是血肉模糊。</p>“萧总,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p>见萧梓琛一点反应都没有,刘明宇又开了口。</p>“她的事与我无关,你跑一趟就行了。”</p>说完,萧梓琛起身,进了卧室。</p>刘明宇看着这么冷漠的萧梓琛,微微蹙眉,看了眼电视里的新闻,画面对上的是坡底燃烧的出租车,没有在停留,急匆匆的离开了房间。</p>卧室里,萧梓琛有些呆滞的站在落地窗前,眼前闪过一个血肉模糊的画面,他眉心紧皱,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但身体却微动丝毫,只是在听到关门声的时候重重的叹了口气。</p>刘明宇到医院的时候江玉承整个人呆滞的坐在手术室前,身上的伤还没彻底的清理,狼狈不堪,刘明宇见状,微微蹙眉,疾步走了过去。</p>“里面情况怎么样?”</p>江玉承听到声音,转身看去,之间刘明宇走了过来,他的目光又往刘明宇身后看了眼,眸光微暗。</p>刘明宇知道江玉承在看什么,心虚的解释了句。</p>“萧总有重要的事要处理,让我先过来看看情况。”</p>江玉承只是冷冷一笑,没有戳穿,然后又看向了手术室。</p>“墨总脑袋受到剧烈撞击,还在做手术,情况不容乐观,谢谢你跑一趟。”</p>不管怎样,这个时候愿意走这一趟,一句谢谢是必须的。</p>“你也去处理一下伤口吧,我守在这。”</p>异国他乡,里面那位和他的老板又有这么多的牵扯,而且今天这是说到底也是因为他那个老板引起的,于公于私他也该在这里等到墨雨柔手术结束。</p>这次,江玉承没有拒绝,拿过资料,去给墨雨柔办了手续,然后去了护士站,等伤口重新包扎好后,又回了手术室前。</p>刘明宇看了眼江玉承又脏又破的衣服,直接把自己的大衣脱了下来,好在他们两个人身形差不多。</p>“不嫌弃的先披着吧,等手术结束我帮你去酒店拿换洗的衣服。”</p>江玉承依旧没拒绝,他现在就披了一件划破的外套,早就冻得瑟瑟发抖。</p>这时,江玉承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傅裕笙的电话。</p>在江玉承给萧梓琛打完电话后,他就给远在洛城的傅裕笙打了电话,一是因为傅裕笙是墨雨柔在洛城最信任的朋友,再者傅裕笙医生的身份。</p>此时的傅裕笙已经在洛城的国际机场,他刚买到去伦敦的飞机,上机前,还想了解一下墨雨柔的情况。</p>电话接通,那边就传来了傅裕笙担忧焦虑的声音。</p>“江助理,雨柔怎么样了?”</p>“傅医生,墨总还在手术,刚才医生出来说墨总脑部出血,需要做开颅手术。”</p>傅裕笙一听,心里就更加担心了,但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最后只说了句。</p>“行,我知道了,我马上登机,一切等我到了再说。”</p>说完,电话便挂了。</p>手术一直持续了十个多小时,中间下了两次病危通知,要不是江玉承的承受力足够大,早就坚持不下去了。</p>等墨雨柔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留了二十多年的头发全都剃光了,头上包着厚重的纱布,脸上看上去似乎更肿了,左手打着石膏。</p>“医生,我家总裁情况怎么样了。”</p>“病人情况非常严重,身上多处骨折,肋骨断了两根,左上肢骨裂,最严重的就是脑补大出血,目前做了手术,但因为病人失血过多,一直昏迷,所以我们也不去确定她能不能醒来,未来的七十二小时至关重要。”</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