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你确定这是你的房间</p>墨雨柔四下看了眼,见史蒂夫就在她前面不远处,说完便撇下了周俊益。</p>周俊益也没阻拦,识趣的走去了旁边的餐食区,然后叫住了一个服务生,神神秘秘的说了些什么,之后便朝着萧梓琛那边走了去。</p>“萧总,好久不见。”</p>周俊益突然出现,萧梓琛有些意外,但随后便是片刻的疑惑。</p>“你是……”</p>得,亏得周俊益这么热情过来,没想到萧梓琛对他毫无印象,不过周俊益倒也不介意,伸手做了个自我介绍。</p>“在下周俊逸,墨雨柔的朋友,一年前,在你们的婚礼上见过。”</p>萧梓琛终于想起,也立刻知道面前之人的身份,不就是墨雨柔昨晚口中的那个男伴,伦敦周家二少,萧梓琛此时倒是挺礼貌,伸手道。</p>“周二少,久仰。”</p>“听说萧总和雨柔一离婚就找到了自己的真爱,真是替我家雨柔不值。”m.9biquge.com</p>周俊益一脸的斯文儒雅,可说的话却有些刺耳,萧梓琛刚才还想着客气一点,可下一秒脸色就沉了下来。</p>“周二少,这似乎与你无关吧!”</p>“萧总这是生气了,抱歉啊,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不过在下还是得讲一句,有时候看见的未必就是事实。”</p>说完,周俊益拦下了经过的服务员,端起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了萧梓琛。</p>“萧总,不介意和我喝一杯吧!”</p>周俊益一直笑脸迎人,即使萧梓琛心里一肚子火,在这种场合也不能驳了别人面子,只能接过一饮而尽。</p>周俊益喝完,转身之际,对萧梓琛说了句。</p>“萧总,期待下次见面。”</p>萧梓琛恨不得直接一个白眼,他有说要见嘛!</p>酒会临近结束,史蒂夫把萧梓琛和墨雨柔叫去了偏厅,周俊益是和墨雨柔一起来的,便也就跟着一起进去了。</p>“两位,昨天我们已经收到了你们详细的合作意向书,经过公司高层的一致商量,我现在有一个更好的提议,不知两位是否感兴趣。”</p>墨雨柔和萧梓琛听到后,全都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心里都有些抵触,但还是点了点头。</p>“洗耳恭听。”</p>“两位的意向书各有特点,如果能将你们的意向书合二为一,那便是最完美的合作案。”</p>说到这,史蒂夫的助理将两份文件递给了萧梓琛和墨雨柔,史蒂夫继续说道。</p>“这次的这个项目是摩尼开年最大的一个投资案,董事会的意思是来一个三方合作,摩尼投技术,耀华集团在市场推广这一块一直是行业翘楚,耀华集团旗下的科技公司也能起到推动作用。但是论生产能力,远洋集团似乎更胜一筹,如今除了那几个知名公司,远洋集团的生产链是最完善的,所以我们能不能有一个技术,推广和生产与一体的合作,两位觉得如何?”</p>史蒂夫说完这些,萧梓琛和墨雨柔都有些意外,但似乎又在他们的意料之中。</p>史蒂夫说的不假,当初墨雨柔成立科技公司的时候,主打的是产品开发,至于生产这一块,一直是外包出去,甚至有些产品和远洋还有合作。</p>而远洋集团一开始就是一个加工中心,之后慢慢发展扩大才有了现在的规模,但他们一直很注重自主生产这一块。</p>远洋集团有一个万亩产业基地,里面拥有着非常完善的生产线,远洋制造成为国内最大的芯片生产基地。</p>墨雨柔有些犹豫,倒不是她觉得这个提议不好,如果换做以前,她可能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毕竟在生产上,耀华的确不如远洋。</p>可现在,以她和萧梓琛的关系,昨晚这个男人还在为这件事找她,她现在如果立刻答应,那她和萧梓琛不是又要见面了吗?现在这种情况,还是少见为好。</p>萧梓琛这边也是迟迟没有回应,他本就不想和墨雨柔多有牵扯,而且如果合作案从两方变成三方,再加上远洋负责生产,那利润率本就是三方最少的。</p>史蒂夫见两位都有些迟疑,又开了口。</p>“两位可以回去仔细考虑,当然,如果你们有更好的合作方式,我们可以再谈。”</p>这时,一直当空气人的周俊益叫了一个服务生,端了几杯红酒走了过来,一杯杯递到了各位的手里。</p>“几位,工作谈完,我们是不是该喝一杯了。”</p>周俊益说完,举杯,史蒂夫此时也举起了杯子,之后,在场几人全都喝了酒。</p>宴会大厅,宾客已经开始离席,墨雨柔他们从偏厅出来口,也纷纷告辞离开。</p>墨雨柔走出宴会厅的时候,站在那揉了揉太阳穴,似乎是喝多了,有些晕。</p>“雨柔,你没事吧!”</p>周俊益见墨雨柔眼神迷离,上前关切的问道。</p>“没事,喝的有点多,回去睡一觉就行,你别送了,我自己上去。”</p>说着,墨雨柔朝着电梯口走去,周俊益不放心,还是跟了上去,最后,墨雨柔是被周俊益抱回了房间。</p>等周俊益安顿好墨雨柔后,走出房间,正好撞见准备回房的江玉承。</p>“周二少,墨总呢!”</p>刚才江玉承准备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人,等他处理完后已经不见墨雨柔的身影,便急匆匆的上了楼。</p>江玉承说话间,准备进墨雨柔的房间看一眼,不过周俊益拦在了他面前。</p>“雨柔喝醉了,刚睡下,你别打扰她了。”</p>说完,周俊益关上门,然后又说了句。</p>“江助理也早点休息吧,我先走了。”</p>既然周俊益都这么说了,江玉承便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周俊益也离开了酒店。</p>刘明宇此时才从宴会厅那一层卫生间走了出来,宴会上的外套已不见踪影,身上的衬衫有一些酒渍。</p>刘明宇也是倒霉,临走时居然碰到一个酒鬼,吐了他一身,那味道,实在是忍不了,只能找最近的卫生间先清洗一下。</p>刘明宇再回到宴会厅,里面只剩下清理现场的酒店服务生,哪还有萧梓琛的踪影。</p>刘明宇急忙上楼,来到萧梓琛的房间门口,按了一下门铃,等了许久,没人开门,刘明宇又按了一下,依旧没人开门。</p>刘明宇顿时觉得不对经,急忙拿出手机,拨通了萧梓琛的电话,响了几声,总算接通了,刘明宇顿时松了口气。</p>“萧总,你在房间吗?”</p>“嗯,头晕,有事明天再说。”</p>说完,萧梓琛便挂了电话,刘明宇没有在停留,回了自己的房间。</p>躺在床上的萧梓琛挂了电话,随手一扔,翻了个身,抱着枕头便呼呼睡去了。</p>今晚的夜似乎格外的安静,所有人都睡得格外的沉。</p>第二天,早上七点,一晚宿醉,墨雨柔比平时醒的晚了些。</p>房间窗帘合着,一片昏暗,墨雨柔随手拿起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时间,头痛欲裂,实在起不来,翻个身,又沉沉睡去。</p>忽然,墨雨柔感觉床微微一震,随后,被窝里出现一双手,一把搂住了她。</p>当下,墨雨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整个人几乎从床上弹了起来,下一秒,刚才靠近她的人被墨雨柔无情的踹到了床下。</p>砰的一声!</p>房间地上铺着地毯,可依旧响声震耳,可见墨雨柔那一脚拼劲了全力。</p>随即,墨雨柔扯过被子,也来不及检查自己有没有穿衣,急忙打开了房间的灯。</p>这时,萧梓琛也从梦中惊醒,好像自己的脑袋撞到了柜子,后脑勺传来一股痛意,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刚准备从地上爬起来,眼前灯火通明,下意识的挡了挡眼睛。</p>“萧梓琛。”</p>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彻底让萧梓琛清醒,他急忙坐起,然后便看到大床另一边用被子裹得像个蝉蛹似的墨雨柔。</p>“墨雨柔,你怎么会在我房间,给我滚。”</p>萧梓琛说话间已经站了起来,看到全身上下只剩一条内裤,本想找见外套披着,可看到地上丢的乱七八糟的衣服,眉头紧皱,随即直接扯过床单披在了身上。</p>此时的墨雨柔急忙检查了一下被子下的自己,然后轻轻松了口气,她的情况比萧梓琛好很多,至少上身还有衣服。</p>心情稍稍平复,墨雨柔便弯腰捡起地上的晚礼服,然后匆匆跑去了浴室。</p>萧梓琛见墨雨柔离开,急忙走到衣柜旁,准备拿套衣服穿上,可他才走一步,墨雨柔便从浴室走了出来。</p>“萧梓琛,你确定这是你的房间。”</p>此时的墨雨柔身上披了件酒店提供的浴袍,腰间系了根腰带,浴袍领口有些大。</p>萧梓琛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即看了看他们所待的房间,刚才太着急,没注意房间的摆设,这个房间似乎比他住的那间多了一个沙发。</p>萧梓琛意识到是自己走错了房间,可他对昨晚的事情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他甚至都忘记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宴会厅。</p>墨雨柔瞥了眼萧梓琛,然后从柜子里拿了一套换洗的衣服,去了外面的洗手间。</p>“如果不嫌弃,就用我的洗漱用品。”</p>说完,墨雨柔便离开了房间。</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