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公平竞争</p>墨雨柔听到这些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抱着孩子坐下来,索性和小孩子玩了起来。</p>“雨柔,你说我要不要为了这个孩子,去把他妈咪追回来呢!虽然我一个人也能保护好这个孩子,可孩子总得有个妈,对吧!”</p>周俊益坐在一旁,试探的问道。</p>墨雨柔的目光一直落在怀里的小婴儿身上,听了周俊益的话,思索片刻,开口道。</p>“天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我觉得你还是应该争取一下,别因为一些误会而让相爱的两个人分开,也伤害了一个小孩。”</p>墨雨柔忽然想到了自己,眼底闪过一丝悲伤。</p>“可那个女人爱上了别的男人,她为了那个男人才狠心抛下了我们父子。”</p>周俊益开口道,语气也是十分悲伤。</p>“这,她移情别恋了?”</p>墨雨柔好奇问道。一秒记住http://</p>“大概吧,又或者是她一时被迷了心。”</p>“那就再努力一次,也许最后她发现自己最爱的还是你呢,不然,你们也不会有一个孩子,对吗?”</p>墨雨柔说这话其实更多的是在安慰。</p>周俊益听了,脸上终于有了笑容。</p>“也是,不管怎样,我们还有一个儿子,我就不信她不能回心转意。”</p>“周小哥,加油啊,到时候说不定能让你们的儿子做花童呢。”</p>墨雨柔半开玩笑的说着,周俊益爽朗一笑,回了句。</p>“谢了,和你这么一谈,我似乎又找到了自信。”</p>“嗨,谢什么,太客气了。”</p>“好了,别说我了,来聊聊你吧,我在英国可都听说了啊,你就这么放弃了?”</p>终于,墨雨柔还是逃不过被追问,不过比起前几天,现在的墨雨柔似乎想开了很多,也没有之前那么难过了。</p>墨雨柔依旧逗着怀里的小孩,只是在周俊益提到这件事的时候,手微微一怔,然后抬头浅笑,随口回了句。</p>“也不是叫放弃,而是看清了一切,有些人,再怎么努力,终究和自己只是平行线,既然这样,我又何必为这一棵得不到的树放弃整片森林呢。”</p>说着,墨雨柔看着怀里的小婴儿,突然有些难过,如果萧梓琛能有一点点的喜欢她,也许此时她也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了吧。</p>“对,我们家雨柔这么厉害,既漂亮,又聪明,又有钱,还有能力,还怕找不到一个喜欢自己的男人,那姓萧的就是眼瞎了。”</p>“就是,萧梓琛就是个瞎子,居然看不到我身上的好,我咒他以后生不出儿子,哼。”</p>许是憋久了,墨雨柔终于得到了发泄,可发泄完后,似乎也并不觉得轻松。</p>墨雨柔在这一直待到晚上十点多,周俊益这才送她回了酒店,第二天一早,她让江玉承准备了一份礼物送了过去,当是孩子的见面礼。</p>早上九点,墨雨柔和江玉承抵达了摩尼大厦,他们要见的史蒂夫便在这里。</p>前台一早便接到了通知,等墨雨柔那处名片后,便直接让他们上了顶楼。</p>出了电梯,直走,便是史蒂夫的办公室,只是他们才走几步,便撞见了他们的老熟人。</p>萧梓琛恰好从一间会议室走了出来,身旁便是他们想要见的史蒂夫,看两个人相谈甚欢的模样,给了墨雨柔几分危机感。</p>“史蒂夫先生,好久不见。”</p>墨雨柔紧张过后立刻冷静了下来,热情的走了过去,和史蒂夫来了一个热情的贴面礼,然后表情微变,看向了萧梓琛,伸出纤纤玉手。</p>“萧总,我们真是有缘,异国他乡还能碰到。”</p>墨雨柔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浅浅的微笑,看不出内心真实的情绪,萧梓琛眉头微皱,但还是握住了墨雨柔的手,客套的说了句。</p>“墨总。”</p>“萧总,墨总,据我所知,你们以前是夫妻,那这次的合作我们……”</p>不得不说,墨萧两家的影响的确很大,连远在大洋彼岸的英国都知道这两家的渊源。</p>“史蒂夫先生,你也说了,以前是,现在我和萧总只是竞争关系,也希望史蒂夫先生给我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当然,最后即使史蒂夫选择了远洋集团,我耀华集团和我墨雨柔依旧会视史蒂夫先生以及摩尼集团为最大的合作伙伴。”</p>墨雨柔抢先一步化解了尴尬,同时也表明了立场和态度,史蒂夫不禁对墨雨柔投来了几分赞许。</p>“那萧总的意思。”</p>既然要在两家集团之间选择一个合作者,史蒂夫也要征求萧梓琛的意见。</p>萧梓琛还有些意外,这次看到的墨雨柔,似乎和他认识的那个女人有些不同。</p>印象中的墨雨柔是那种被宠坏的大小姐,胡搅蛮缠,撒泼任性,肆意妄为,做什么事都只顾自己的感受。</p>可眼前这位,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头发利落的盘起,果断中透着几分稳重,尤其刚才说话的语气和态度,和往日那个胡搅蛮缠的女人截然不同。</p>萧梓琛有些恍惚,还是史蒂夫的话打破了他的沉思。</p>“当然,远洋集团也希望这是一场公平的竞争。”</p>“既然两位都同意,那还请萧总先回酒店休息,明晚鄙人将在凯斯特酒店举办酒会,倒是还望萧总莅临参加。”</p>史蒂夫客气的说道,萧梓琛也很识趣,反正他要说的也已经和面前这位英国人沟通好了,而且他对自己的诚意很有信心,便点头离开了这一层。</p>之后,墨雨柔和史蒂夫进了会议室,谈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至少现场看来,史蒂夫对墨雨柔提出的合作方式很满意。</p>当然,商人一般都不会把情绪表露在外,更何况面前的史蒂夫可是出了名的老奸巨猾。</p>中午,墨雨柔离开了摩尼大楼,忙了一上午,一直和史蒂夫较量,她都有些累了。</p>看着伦敦的景色,墨雨柔抖了抖肩膀,随后看了眼手里的邀请函,这是临走时史蒂夫送给她的,明晚酒会的邀请函,据说参与者都是伦敦商界的大佬。</p>“江助理,你先回酒店吧,我在附近走走。”</p>墨雨柔有一年多没来英国了,这次正好借着工作机会旧地重游一次。</p>“墨总,你一个人?”</p>江玉承有些不放心,现在墨雨柔可是他们整个集团的希望。</p>“放心吧,我在英国生活了也好些年了,晚饭前我一定回酒店。”</p>说完,墨雨柔便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摩尼大楼。</p>一下午在伦敦街道闲逛,一直到天色暗下来之前回到了酒店,江玉承早早的在酒店大堂等着她了。</p>“江助理,别告诉我你一直在这等我。”</p>墨雨柔有些惊讶。</p>“没,我也是刚才来没多久,墨总,以后要出去身边还是带个人吧,这万一天暗了,你……”</p>江玉承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墨雨柔有些惊讶的看向了他。</p>“你都知道?”</p>江玉承点了点头。</p>“嗯,墨老在的时候我帮着买过几次药。”</p>墨雨柔微微一愣,眼底闪过一丝悲伤,但随即浅浅一笑。</p>“放心吧,我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天黑前一定会回来,走吧,去餐厅吃饭,早上我订了这边的法餐,据说是米其林三星主厨。”</p>说着,墨雨柔朝着酒店的餐厅走去,江玉承跟上,并接过了她手里的购物袋,交给了前台。</p>墨雨柔刚走到餐厅,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墨雨柔停下了脚步,眉头微蹙。</p>“他也住这个酒店?”</p>江玉承点点头,他也是半个多小时前下楼时才知道的,本想着找机会知会墨雨柔一声的。</p>“墨总,要不我们去对面的日料餐厅?”</p>江玉承看了眼不远处正在用餐的萧梓琛,随即开口道。</p>“不用,走吧!”</p>说完,墨雨柔便走进了餐厅,报了自己预定时的名字,服务员便领着他们去了事先安排好的座位,好巧不巧,他们的座位和萧梓琛的紧挨在一起。</p>这时,萧梓琛也看到了墨雨柔,眉头微蹙,正想开口,墨雨柔倒抢先一步。</p>“不好意思,能否换个位置。”</p>“女士,非常抱歉,现在正是用餐高峰期,你也看到了,已经没有空位了。”</p>墨雨柔也注意到了,刚才只是抱着侥幸的心里,不过服务员都说了,总不能为了避开萧梓琛离开吧,这可不是她的作风。</p>之后墨雨柔坐下,特地挑了背对着萧梓琛的位置,眼不见心不烦。</p>坐下不久,江玉承见周围气氛诡异,便开口打破尴尬。</p>“墨总,下午周二少来找过你,明天这里的酒会他也会出席,问你能不能当他的女伴。”</p>“当然可以,有他在,我还能轻松点。”</p>周俊益怎么说也是在这里长大的,这几年周家在伦敦的生意也是风生水起,有他在,说不定还能结识一些当地的人物。</p>墨雨柔刚说完,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不屑的轻哼声,墨雨柔嘴角轻挑,随即又平静了下来。</p>一顿饭,吃得到还算安稳,不过就在墨雨柔他们快要吃完的时候,就听到身后挪动椅子的声音,随即,萧梓琛便出现在了墨雨柔的面前。</p>“墨雨柔,敢不敢赌一场。”</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