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记者围堵</p>电话里传来姜沫夭几乎哀求的声音,周围还有非常嘈杂的哄闹声,听声音,姜沫夭此时的处境很不好,情绪也不太稳定。</p>“沫沫,你现在在哪,你别急,我立刻过来。”</p>萧梓琛担忧的询问着,一边说,人已经冲出了公寓。</p>“梓琛,我在小区楼下,你快来,我害怕。”</p>那边的姜沫夭格外的柔弱,声音瑟瑟发抖,萧梓琛听了,加快了脚下的步伐。</p>一刻钟后,姜沫夭的公寓,萧梓琛都没敲门,直接开门闯了进来,一脸的担忧。</p>“沫沫,沫沫,你在吗?”</p>就在这时,萧梓琛听到嘤嘤的啜泣声,萧梓琛穿过过道,就看到姜沫夭蜷缩在客厅沙发的角落,光着脚,身上披着一件大衣,大衣上,全是污迹和油渍,头发蓬松,模样极其狼狈。</p>“沫沫,你怎么了?”</p>萧梓琛看到这般模样的姜沫夭,更是心疼愧疚,刚准备上前,姜沫夭下意识的往后躲。一秒记住http://</p>“别过来,梓琛,别靠近我,我身上脏。”</p>姜沫夭一脸泪痕,像一只受了惊的小猫,眼底还有未褪尽的恐惧和害怕。</p>萧梓琛没有再向前,在姜沫夭面前蹲下,慢慢伸手,帮她脱掉了身上的外套,拿过一旁的纸巾,轻柔的擦拭她眼角的勒痕,然后才轻轻搂住了姜沫夭。</p>“沫沫,我又没保护好你,对不起。”</p>萧梓琛觉得自己很没用,姜沫夭是他唯一想保护的女人,可他却一次次的让这个女人受到伤害,过去是,现在依旧是这样。</p>“梓琛,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骂我,这段时间,我一直控制着自己对你的爱,紧守朋友间的尺度,我们是清清白白的,为什么他们要污蔑我。”</p>许是真的惊吓过度,平时温柔的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姜沫夭有些歇斯底里的质问,或者说是在痛诉。</p>“你没错,沫沫,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没有破坏任何人的感情,我始终爱的只有你,我和墨雨柔已经离婚了,以后我们就正大光明的交往,我会带你去见我父母,我要娶你为妻。”</p>说着,萧梓琛低头,慢慢向姜沫夭靠近,他那张清冷的薄唇刚要贴上姜沫夭的嘴角,姜沫夭忽然往后避开。</p>“梓琛,我身上脏,你别这样。”</p>没有亲到,萧梓琛有些尴尬,不过看到姜沫夭现在的状态,的确也不好做其他的事。</p>萧梓琛站起来,一把抱起姜沫夭,然后走向了浴室。</p>“进去泡个澡,我在外面等你,早餐想吃什么?”</p>语气是那么的温柔宠溺。</p>“早餐都洒了。”</p>姜沫夭说着,低头看了看身上满是油腥味的衣服。</p>萧梓琛温柔的摸了摸姜沫夭的脑袋,说道。</p>“没事,我让人重新准备一份,三明治,松饼,咖啡,你喜欢吃的,可以吗?”</p>“嗯!”</p>说完,姜沫夭进了浴室,门轻轻合上,但没有关紧。</p>萧梓琛见状,迟疑一下,转身,离开前还是轻轻帮姜沫夭把浴室门带上了。</p>姜沫夭洗完澡出来后,早餐已经送来,萧梓琛似乎在打电话,见姜沫夭出来,又交代了几句便挂了电话。</p>餐桌上,萧梓琛一直在看手机上滚动的新闻,格外的安静,忽然,姜沫夭开了口。</p>“梓琛,你和墨雨柔真的离婚了?”</p>这或许是姜沫夭听到的最好的消息,只是她很疑惑为什么萧梓琛一直没告诉她。</p>萧梓琛轻轻点了点头。</p>“嗯。”</p>回应的时候还偷偷瞥了眼姜沫夭,他也心虚姜沫夭会不会怪他一直瞒着。</p>姜沫夭听到后又问道。</p>“你提的?”</p>“她提的。”</p>萧梓琛诚实的回答道,这似乎不是姜沫夭想要的答案,但她没有表现出异样的情绪,而是有些吃惊的看了眼萧梓琛。</p>“她,怎么会是她?”</p>的确,这个答案的确令姜沫夭意外,这个女人当初不是非萧梓琛不嫁,不是说这辈子萧梓琛也只能是她的男人嘛,怎么会提出离婚。</p>萧梓琛淡淡的回了句。</p>“是啊,我也很意外。”</p>萧梓琛只是说出了一句心里话,也没当回事,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姜沫夭心里咯噔一下,但表面还是很平静。</p>“梓琛,所以今天的事都是你透露给记者的?”</p>姜沫夭试探的问道。</p>“怎么可能是我,沫沫,就算我想把离婚的消息昭告天下,也绝对不会把你牵扯其中。”</p>说到这,萧梓琛放下了手里的筷子,非常认真严肃的看着姜沫夭。</p>“沫沫,你是不是怪我没有一开始告诉我离婚的事,当初和墨雨柔结婚,其中牵扯了太多,我本来打断等一切处理妥当再告诉你,就是想要给你一个没有变数的礼物。”</p>“梓琛,我没怪你,我知道像墨家,萧家这样的家族,婚姻不只是两个人的事,其中会有很多利益纠葛,我知道你做事一直都有自己的理由,我也愿意相信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好。”</p>姜沫夭善解人意的说道,这话让一早上处于阴霾的萧梓琛拨云见日。</p>姜沫夭说完这些,微微低头,随即轻皱眉心,抬头看向萧梓琛。</p>“梓琛,既然这件事不是你透露给记者的,那会是谁呢,你们离婚的事情还有谁知道,还有昨天傍晚的车祸,当时我记得周围也没人啊!还有,还有……”</p>后面的话姜沫夭犹豫了,眼底闪烁着一丝委屈。</p>萧梓琛知道姜沫夭想说什么。</p>“还有我昨晚去找墨雨柔的事,是吗?沫沫,我找她,完全是因为昨天车祸的事情,要不是她招惹你,我绝对不想再见到她。”</p>“梓琛,我信你,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昨天的事,也许真的和墨小姐无关,你也不能因为维护我冤枉了她。”</p>萧梓琛想到昨晚看的那段视频,没有再说话,轻轻点了点头。</p>“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如果真的和那个女人有关,我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p>“梓琛,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墨小姐也是因为太爱你。”</p>姜沫夭在那劝着萧梓琛,萧梓琛轻叹一句。</p>“沫沫,别总替别人说话,你也要为自己想想。”</p>“我不是有你想着我吗?其实墨小姐也挺可怜的,死了父亲,现在又和你离了婚,听说耀华集团现在也不安稳。”</p>“那是她的事,和我们没关系,好了,不说那个女人了,快点吃吧,对了,你和你公司人事那边说一下吧,以后就留在洛城,别回去了。”</p>萧梓琛想到姜沫夭这次回来只是因为工作逗留,便顺便提了句。</p>姜沫夭现在知道萧梓琛离了婚,当然要借机好好和这个男人培养感情,便顺势答应了。</p>“嗯,我待会儿就和总部联系一下,正好这边缺一个设计总监,看能不能留下来。”</p>说话间,姜沫夭心里得意一笑,她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在望,如今拦在她和萧梓琛之间唯一的石头都没了,她成为萧家少奶奶也就是分分钟的事了。</p>不过姜沫夭很聪明,在这件事上,她绝对不会主动提起,哪怕刚才萧梓琛已经提过一次,她现在也不会当真,这便是她的高明之处。</p>耀华集团的保安办事效率果然快,墨雨柔抵达的时候,那些记者已经全都被拦在了大楼五十米开外。</p>那些保安大老远便看到墨雨柔的车子,立刻开辟出一条通道,那些记者谁也没机会靠近。</p>停好车,墨雨柔进了大楼,江玉承已经在一楼大厅等着了,看不到墨雨柔后立刻上前。</p>“大小姐,外面那些记者怎么办?”</p>墨雨柔看了眼外面狂卷的大风,耸耸肩,来了句。</p>“他们喜欢吹风我们也不能不同意,是吧!”</p>说完,墨雨柔便走向的电梯口,不过在经过大堂咨询台的时候,停顿了一下,随即走了过去。</p>“公司请你们不是让你们八卦聊天的,这次就当警告,再被我看到工作期间玩手机,直接去人事处结账走人。”</p>那几个前台顿时脸色一变,不是说他们这位大小姐除了追男人一无是处吗?上任第一天就给他们一个下马威,那几个女人立刻收好手机,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了。</p>之后,墨雨柔进了电梯,她的办公室在这栋大厦的顶楼,电梯打开,墨雨柔走出去的时候,对一旁的江玉承说道。</p>“中午十二点,给那群记者送一杯热咖啡,不过决不允许他们靠近大楼一步。”</p>江玉承听了,淡淡一笑,点头道。</p>“好的。”</p>墨雨柔经过这段时间的风波,似乎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不对,应该说墨雨柔终于重新找到了原来的自己,那个狡黠,果决的独立女性。</p>一早上,墨雨柔便在公司发布了几个重大新闻,在上午股市开市前,也算是对今天早上这些新闻的一些应急措施,看到趋于稳定的股价,说明她做的还不错。</p>“江助理,你找个信得过的人,去调查一下今天的事情,我可不认为这是一场意外。”</p>看着面前稳定的股价,墨雨柔终于松了口气,也终于抽出时间去解决那些新闻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