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酒庄偶遇</p>与此同时,萧梓琛也回到了远洋集团,如今的远洋集团今非昔比,这次的新闻对集团并没有太大的影响。</p>“刘明宇,耀华那边什么情况?”</p>虽然和墨雨柔没了关系,可萧梓琛对耀华的关注始终没有松懈。</p>“萧总,那边一切稳定,股票不降还有上升的趋势。”</p>听到这些,萧梓琛有些意外,直接打开面前的电脑,进入了耀华集团的官网,看到上面的最新公告,冷冷一笑。</p>“我差点忘了,这个女人可是墨振业看中的集团接班人,是我小瞧她了。”</p>“夫人……”</p>刘明宇习惯了这样的称呼,一时没反应你过来,感觉到一道冷厉的眸光,立刻改了嘴。</p>“墨小姐是哈弗的高材生,当年耀华科技就是墨小姐一手成立起来的,看今天耀华的最新公告,他们似乎对欧洲那边的芯片市场很感兴趣。”</p>刘明宇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萧梓琛脸上的表情。</p>耀华最新公告里的内容,可是远洋集团这半年来一直在秘密进行的一个项目,如果这个项目成功,那远洋集团的科技行业将会超过耀华。</p>“感兴趣的人多了,最后的结果必须是远洋拿到独家权,刘明宇,给我盯紧那个女人,我倒要看看她还能翻了天了。”</p>当天傍晚,江玉承把一天的调查告诉给了墨雨柔,对方做的相当隐秘,那些报社昨晚深夜,几乎同一时间收到了相同的资料。</p>有萧梓琛夜访墨雨柔公寓的照片,有江玉承抱着墨雨柔冲出公寓赶去医院的照片,还有就是墨雨柔和姜沫夭在超市的视频,居然还有墨雨柔的那份离婚协议书的复印件。</p>“寄快递的人呢,也无迹可寻,这么多快递,难道快递点没有人有印象。”</p>墨雨柔看着面前的这些照片,资料,紧紧皱眉,这个人心思也太缜密了,而且她能确定这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p>从早上的电话,墨雨柔已经排除了萧梓琛,那姜沫夭呢,她在洛城非亲非故,而且墨雨柔之前也安排了人盯着姜沫夭,并未察觉这个女人有什么异常。</p>想到这里,墨雨柔不仅背脊发凉,究竟是谁,一切安排的如此周详,天衣无缝,而且把他们三个人都算计在了里面,也因为这样,墨雨柔无法判断背后之人究竟针对的是谁。</p>“我去快递站问过了,收快递的人只是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些东西是突然出现在快递点的,里面还放了五千元钱,是这么多快递费的十倍,所以他们也没有多询问,所有的发货人都写的是快递站点的地址。”</p>说完这些,江玉承停了一下,然后看着深思的墨雨柔,问了句。</p>“大小姐,还要继续调查吗?”</p>墨雨柔并没有立刻回答,揉了揉眉心,这件事真让她头疼,倒不是这件事给她造成了影响,而是细思极恐,她都不知道是谁在操控这一切。</p>“商场那边呢,除了你,还有人去调过视频吗?”</p>“没有,不过我今天让公司信息工程部的人试过了,那个超市的监控没有加密,只要懂点电脑技术的都能远程获取。”</p>“所以,现在只剩离婚协议书这一个线索了,你见过小齐律师了吗?”</p>墨雨柔眉头就没放松过,看着手里的这份复印件,毫无头绪。</p>“见过了,小齐律师看了这份复印件,应该是最初的版本,他记得自己销毁了,不过事务所那边每天进进出出那么多人,他也不敢保证有别人看到,他已经着手调查了。”</p>墨雨柔点点头,叹了口气,把文件丢在一旁,来到窗口,大楼底下,那些记者还没散去,远远望去像聚集在一起的蚂蚁。</p>“这些人还真有耐心,帮我把车开到地下车库。”</p>说完,墨雨柔便收拾东西准备离开。</p>远洋集团的总裁办公室,萧梓琛得到了几乎和墨雨柔一样的答案,只是相比墨雨柔的平静,他显得浮躁了些。</p>“难道就一点线索都没有,这么多媒体收到消息,你现在说他们都不知道对方是谁,这是在开玩笑吗?”</p>萧梓琛有些愤怒的质问刘明宇,公司楼下,也是围满了记者,姜沫夭的住处,也是被围的水泄不通,好在萧梓琛给小区物业施压,保安把那些记者拦在了小区外面,可姜沫夭也不能离开小区。</p>“对了,律师事务所那边呢,这么隐秘的文件都能泄露,这可不像汉卿律所的作风啊。”</p>“去了,还遇到了耀华的江玉承,墨小姐那边似乎也在调查这件事,看来这件事真的和她没关系。”</p>刘明宇小声说道,生怕激怒了萧梓琛。</p>萧梓琛眉心一皱,冷笑一声。</p>“但愿如此。”</p>说完,萧梓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道。</p>“继续调查,我就不信那人能做的一点痕迹都没有,另外帮我订一张后天去英国的机票,那边的事不能再出问题了。”</p>说完,萧梓琛离开了公司,这次他没有去姜沫夭的住处,也没有回御庭湾,而是去了洛城北边的一个酒庄。</p>这个酒庄位置较偏,萧梓琛抵达的时候,天色已晚,庄园的灯全都亮了起来。</p>“萧总,您来了,正好今天刚开封的红酒,要不要给你备着。”</p>“不必,我来取之前订的酒,现在到了多少?”</p>这个酒庄除了自己庄园酿的红酒,还代理了欧洲多个酒庄的红酒,萧梓琛说的便是法国一个很有名的红酒庄今年的新品。</p>酒庄的服务生听了,略显迟疑,朝远处的一栋两层大别墅看了眼,然后才开了口。</p>“今天早上到了几箱,不过萧总来晚了一步,都被别的客人拿走了。”</p>服务生说完,又朝远处的房子看了眼,萧梓琛见状,也看了过去,然后朝着房子走过去。</p>“看来那客人现在还在啊!”</p>服务生见萧梓琛朝那边走去,脸色微变,急忙跟上。</p>“萧总,今天酒庄还来了很多其他的红酒,要不我带你过去瞧瞧,品尝品尝。”</p>“不用紧张,我就是想看看谁和我的兴趣一样,那款红酒普通人可不怎么喜欢。”</p>“这……”</p>服务生一脸为难,担忧的看着远处的房子,心里着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p>这要是今天早上没有那个新闻,他还不至于这么紧张,现在好了,这怕是要出大事了。</p>别墅内,墨雨柔坐在一处休息区,面前摆放着五六瓶红酒,手里的红酒杯里还有一口红酒。</p>墨雨柔优雅的晃动酒杯,红酒轻摇,沿着杯壁摆动,如烈焰裙摆。</p>之后,墨雨柔把酒杯放在鼻尖,轻轻闻了一下,随后,轻抿一口,唇齿留香,墨雨柔满意的点了点头,最后放下了酒杯。</p>墨雨柔看了眼桌上的那些红酒,思索片刻,指着其中的几瓶说道。</p>“这几瓶每款各一箱,都帮我存到这边的私人酒窖,需要的时候会通知你们。”</p>说完,墨雨柔起身准备离开。</p>墨雨柔是这个酒庄的顶级会员,这个酒庄针对墨雨柔这样的顶级客户还提供了私人酒窖服务。</p>他们这种有钱人一次都会订很多红酒,而这些红酒的保存都很严苛,墨雨柔的住处也有自己藏酒的地方,但设施和条件还是比不上这里的专业,所以她一般都会把酒存在这里,需要的时候只要一个电话,这边就会送货上门。</p>“墨小姐,你是要回去了吗?我这就帮你安排司机。”</p>代驾,也是这里的服务之一,像墨雨柔这样的贵客,都不需要他们开口,酒庄必会安排周到。</p>墨雨柔点点头,然后朝着门口走去,只是人才转身,便看到了萧梓琛朝这边走来。</p>萧梓琛也没想到会在这遇到墨雨柔,不过随即一想,昊天居的地下室里面可是有一个很大的酒窖,里面大部分的酒都是墨雨柔买的。</p>墨雨柔和萧梓琛突然撞见,全都一愣,场面一度尴尬,最后还是萧梓琛身旁的服务生解了围。</p>“萧总,墨小姐便是刚才买了全部红酒的客人,不过我们这边下个月还有一批,到时候我们一定给萧总留下,你看如何?”</p>萧梓琛有些不爽,可这里是酒庄,而且当时他也只是打了个电话,并没有付定金,再者,所有事也讲个先来后到,萧梓琛清楚这是怪不了别人。</p>对面的墨雨柔听到服务生的话,皱了皱眉,看向身后刚才服务自己的服务生,问了句。</p>“怎么回事?”</p>“墨小姐,你刚才要的那支红酒萧先生一早也打电话过来预定过,当时我们以为你们……”</p>后面的话服务生不敢说了,不过墨雨柔和萧梓琛都清楚他要说什么。</p>不就是当时他们还没离婚,以为是定重复了,今天墨雨柔过来拿,服务生也只以为他们定的就是这同一批。</p>墨雨柔看着表情冷漠始终没有开口意思的萧梓琛,淡淡一笑,说了句。</p>“既然萧总喜欢,匀他两箱便是,就当是我送他的礼物。”</p>说完,墨雨柔越过萧梓琛,朝着门口走了去。</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