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她的爱,不要也罢

萧梓琛想到一年前姜沫夭悲伤离开,不也是因为某些人,某些事影响了她,让她悲伤的独自离开了这座城市,放弃了他们两年的感情。

“没,梓琛,你别乱想,这次回来,没有人打扰我,我,我只是......”

“只是什么?”

姜沫夭越是这样,萧梓琛越想保护这个女人,不管是因为过去的感情还是一年前自己负了她。

“梓琛,你看了今天的报纸了吗?我没想过回来拆散你和墨雨柔,一年前我离开的时候是真心祝福你们的,现在也一样。我一直觉得爱一个人不需要得到,只要对方幸福就好,梓琛,你知道我家的情况,我讨厌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所以我也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说到这,姜沫夭伤心的流下了眼泪,然后往边上坐了点,刻意和萧梓琛保持些距离。

“梓琛,这次回来,想到我们之前那些开心的事,我几乎忘记了你现在的身份,这些天我们的确有些越距了。不过今天我看到那则新闻,我忽然清醒了,不管当初你和墨雨柔是什么原因走到了一起,可她现在是你萧梓琛法律承认的妻子,墨家对萧家也给了很多帮助,我不能因为自己把你挂上负心汉的骂名。”

姜沫夭又停了一下,伤心的擦了一下眼角的泪,露出一抹惹人心疼的模样,继续说道。

“梓琛,这次回洛城本来就是因为工作,现在工作结束了,我也该离开了,这几天我很开心,我们以后还是做回朋友,偶尔发个消息问候一下就行,这样,我至少知道你还记得有我姜沫夭。”

这一连串的肺腑之言,几乎字字撞击着萧梓琛的心,像一把把尖刀插在他的心口。

姜沫夭的每一个字都在提醒着萧梓琛当年自己对这个女人带来了多大的伤害,也无时无刻提醒着他,墨家给与他的耻辱,提醒着他当年的自己有多么的没用,连最心爱的女人都被逼远走他国。

萧梓琛想到被他放在抽屉里的那份离婚协议书,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没有告诉姜沫夭,最后他走到姜沫夭身旁,将她搂在怀里,说道。

“沫沫,再给我点时间,墨雨柔才是那个破坏我们感情的人,我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属于你的,我会一点点帮你讨回。”

靠在萧梓琛怀里的姜沫夭听到这些,也是仅仅的搂住了萧梓琛,只是埋在萧梓琛怀里的脸上,却闪过一抹诡谲的浅笑,稍纵即逝。

“梓琛,你不能这么说墨雨柔,不管怎样,她现在才是你的妻子,我相信她也非常非常的爱你,我不想因为我的原因伤害到一个爱你的人。”

“沫沫,你就是太善良了,想想一年前他们墨家对你做了什么,我对墨雨柔没有任何感情,她的爱,不要也罢。”

“可是......”

姜沫夭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萧梓琛打断了。

“好了,我们别谈这么让人扫兴的事情,你先回去,今晚我去你那吃晚餐。”

萧梓琛倒也不是一个色令智昏的人,看着桌上一大堆的文件,今天必须处理完,好在现在姜沫夭的情绪也稳定了。

姜沫夭格外的知进退,这次来这里的目的她已经达到了,应该说是超乎了一开始的预期,她是时候离开了。

姜沫夭麻利的收拾好保温盒,然后站起来轻轻的抱了抱萧梓琛,就在她准备离开萧梓琛怀里的时候,额头传来一阵温热的气息,萧梓琛亲了一下她的额间。

姜沫夭回来一个星期了,这段时间虽然和萧梓琛来往频繁,但他们还是很可以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最亲密的举动也只是轻搂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