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遗嘱

这时,其中一位最为年长的老者开了口,说话的时候直接看向坐在角落的墨雨柔,一脸的慈祥。

那是当年跟在墨雨柔爷爷身边的人,比墨振业还大了十多岁,之后跟着墨振业一起创业,算是看着耀华集团成长起来的见证者。

这位长辈这些年久居国外,要不是这次他父亲去世,估计也不会回来,墨雨柔与他虽然很少见面,可她清楚,这位长辈绝对是站在她这边的。

平时这位长辈总是墨丫头墨丫头的叫着,此刻却用这样的称呼,那便是一种敬意,也是对别人的一种提醒。

“周叔,你是在问我吗?”

墨雨柔故作惊讶的反问了也就,周金生慈祥一笑。

“当然,你可是墨总最宝贝的女儿,也是这耀华集团的大小姐,今天这样的场合,你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周金生果然有手段,那一脸慈祥之下,话却说的句句到位,就像是在提醒在场的人,张雅妮再厉害那也是墨家的续弦,她墨雨柔才是墨家正经的大小姐。

“老周啊,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能用老一套的规矩来解决事情呢,这雨柔是墨家大小姐不嫁,可我们现在谈的是公事,怎么能个私人感情混为一谈。再说了,墨夫人还是墨总的妻子,你真要混为一谈,那也该有个长幼有序,你说对不对。”

刚才站出来支持张雅妮的股东董伟年又开了口,字字句句都是维护张雅妮。

“董伟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这论私,嫡庶有别,墨夫人再是长辈,那也不过是墨总的二夫人,大小姐身份就不同了。这论公吗?难道前些年大小姐没来公司上过班,她的能力有目共睹,至今为止,耀华日化还是耀华集团最赚钱的行当,那可是六年前大小姐一手成立起来的,当时大小姐可还只是个大学生。”

周金生本想给某些人一些脸,可既然有人不领情,他也不用这么顾忌了。

这不,周金生这么一说,张雅妮顿时脸上一阵红一阵青,这一声二夫人怕是她这二十年最想忘掉的痛。

“周金生,你怎么说话呢,墨夫人她......”

董伟年还想帮张雅妮开口,此时,墨雨柔站了起来。

“各位,稍安勿躁,可否挺晚辈先说几句。”

墨雨柔一开口,会议室终于恢复了安静,周金生最先开口。

“当然,大小姐有什么尽管说。”

墨雨柔微微一笑,然后看了眼齐汉卿。

“父亲刚过头七,本该我不想这么早去开父亲的遗嘱,但现在关系到集团未来的发展,我便只能请在场各位一起做个见证,看一下我父亲的遗嘱,说不定到时候各位对集团的未来也能有个决定。”

墨雨柔这么一说,刚才那些个没开口的股东全都点了点头,这几个明显就是墙头草,见风使舵。

“对对对,墨总向来思虑周全,说不定早就安排好了。”

之后,所有人都看向了齐汉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