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冷漠

谁会想到因为一个墨雨柔,傅裕笙和郁景州会闹起来,骆明轩这个瓜吃得也有些太不清不楚了,见两个人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重,骆明轩急忙上前劝架。

“明轩,你不懂,傍晚那位姜小姐就来过我这里,萧梓琛一定是因为那个女人才跑去找雨柔的麻烦。”

“沫夭来你这,她怎么了?”

郁景州一听姜沫夭出现在医院,立马上前追问,情急之下抓住了傅裕笙的衣领。

“把你的手给我拿开,郁景州,暗恋人家这么多年还不敢表白,现在在这担心有意思吗?”

“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被戳破心事,郁景州有些心虚。

“行了行了,话题扯远了啊!裕笙,你也先消消气,我现在给梓琛打电话,让他来医院一趟。”

骆明轩说着,便拿起了手机,拨通了萧梓琛的电话。

此时的萧梓琛才回到自己的住处,想到刚才在墨雨柔公寓的争执,心里依旧愤怒不已。

此时,手机响了起来,刺耳的**让萧梓琛更加的烦躁,接起来的时候,语气带着浓浓的不爽。

“喂,什么事?”

电话这边的骆明轩稍显惊讶,不过想到萧梓琛的性格,没有太在意,开口道。

“你夫人晕倒住院了,你来一趟吧!”

萧梓琛先是一愣,即使和墨雨柔结婚一年,他还是没有习惯夫人这个称呼,但随即想到了墨雨柔,显示一脸疑惑,但随即便声音冷漠的说道。

“她住院关我什么事,医院有医生护士,我去了就能治好她了吗?”

说的多么无情,就算是普通朋友,听到住院,应该也会礼貌的问候一下吧,可萧梓琛连这样的寒暄都不愿意。

骆明轩这边也是有些意外,觉得萧梓琛这么做真的有些过分了。

“梓琛,你就不想知道她为何晕倒吗?”

“够了,明轩,墨雨柔的任何事情我都不想知道。”

萧梓琛现在听到任何关于墨雨柔的事情就觉得烦躁,他想要彻底摆脱这个女人,所以即使骆明轩都这么说了,也激不起他半点的兴趣。

骆明轩这边看着傅裕笙和郁景州吹鼻子瞪眼的架势,轻叹一声,说了句。

“墨雨柔因为疲劳和暂时性缺氧晕倒,至今未醒,梓琛,你还是来一趟医院吧!”

最后一句话,骆明轩几乎是带着几分恳求。

萧梓琛微微一愣,眉头紧皱,仔细回想,却一点都想不出刚才在墨雨柔那她的状态。

萧梓琛轻轻晃了晃头,有些烦躁的揉了揉眉心,淡淡的回了句。

“知道了。”

之后,萧梓琛便挂了电话。

骆明轩挂了电话,刚抬头,就看到傅裕笙和郁景州双双盯着他。

骆明轩晃了晃手机,然后不太自信的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