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委托书</p>帮墨雨柔整理衣物的时候,江玉承看到了酒店清洁人员放在床头的手表,这是酒会那天萧梓琛带的那个。</p>傅裕笙接过手表,也知道了那几天墨雨柔和萧梓琛之间发生的事情,他把那块手表放在了床头的柜子里。</p>“先放着吧,等雨柔醒了,让她自己处理。”</p>听到这话,江玉承不太自信的问道。</p>“傅医生,墨总会醒吗?”</p>“一定会的。”</p>傅裕笙异常坚定的回答道。</p>当天夜里,江玉承坐上了回洛城的飞机,如今墨雨柔昏迷不醒,耀华也只能靠他和明浩哲稳定局面了,至少他要尽力替墨雨柔守住耀华集团。</p>洛城,当地时间早上八点,远洋集团顶楼,刘明宇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随后走了进去。</p>“萧总,江玉承回国了,墨小姐至今昏迷不醒。”m.9biquge.com</p>萧梓琛正准备去会议室开会,听到刘明宇的回报,愣了一下,然后拿起椅背上的外套,说道。</p>“知道了,今天的早会你主持一下,我有事出去一趟。”</p>说完,萧梓琛便离开了办公室。</p>一路疾驰,萧梓琛回了昊天居,当车子停在院子里的时候,别墅大门没有像以前那样从里面打开。</p>整栋别墅格外安静,大门紧闭,萧梓琛下车,走到门口,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萧梓琛输了密码,推门进去。</p>依旧是熟悉的摆设,别墅里面干净的一尘不染,只是和以前比起来,现在的别墅少了一些人气。</p>萧梓琛上楼,过道的尽头,是他的主卧,只是那间卧室他很少住,应该说这栋别墅,他就很少回来。</p>萧梓琛往前走,鬼使神差的走进了旁边的卧室,是墨雨柔一直住的那间,这一年,他一次都没踏入过。</p>房间大床上,盖着防尘布,步入式衣帽间,稀稀拉拉的挂着几件女式衣服,房间格外的凄凉萧条。</p>这时,萧梓琛听到楼下传来脚步声,急忙从房间出去,朝楼梯口走去,看到一位有些眼生的男人站在楼道里。</p>“你是?”</p>陌生人的闯入,让萧梓琛产生了警觉。</p>那人一看到萧梓琛便认出了对方身份。</p>“是萧总吧,我是小区物业处的,这栋别墅的管家离开时让我们每两天过来把别墅打扫一下,不知现在方不方便,要不我们过会儿再来。”</p>“不用,我一会儿就走,对了,你说的管家是不是吴妈,她人呢?”</p>萧梓琛问了句。</p>“听说是出国了,她走的时候只是交代我们过来打扫别墅,别的也没说什么。”</p>萧梓琛点了点头,然后下楼走出了别墅。</p>上了车,萧梓琛忽然眉心一皱,有些烦躁。</p>他是怎么了,大老远的跑来这里干什么。</p>之后,萧梓琛离开了昊天居,也没有回公司,直接回了御庭湾,将自己关在了书房。</p>傍晚,姜沫夭打来了电话,昨晚他们约好一起去听歌剧的,眼看着约定的时间快到了,萧梓琛一直没有出现。</p>接到姜沫夭的电话,萧梓琛还没想起这件事,直到姜沫夭提出,萧梓琛愣了一下。</p>“沫沫,我今天不太舒服,要不我让明宇送你过去。”</p>萧梓琛不知为何,今天不太想见任何人。</p>电话那边的姜沫夭有些失望,但表现得依旧如往日般乖巧顺从,还格外贴心。</p>“梓琛,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过来陪你,去看医生了吗?对了,你晚饭吃了吗,不舒服可一定要好好吃饭。”</p>听到姜沫夭如此关切的话,萧梓琛心里充满了愧疚,有些心虚的说道。</p>“不用了,今晚的歌剧是你最喜欢的,别因为我错过了,只是我不能陪着你了,等过几天我带你出去散散心。”</p>姜沫夭很识趣,既然萧梓琛这么说了,她便不会再多纠缠,之后又说了些关切的话才挂了电话。</p>第二天,萧梓琛很晚才去了公司,昨晚他彻夜未眠,不知为什么,一闭眼,脑海里就闪过墨雨柔血肉模糊的画面,一直到凌晨四五点才迷迷糊糊的睡去。</p>萧梓琛一到公司顶楼,刘明宇便出现了。</p>“萧总,耀华集团法务部的齐汉卿律师和江玉承在办公室等你。”</p>萧梓琛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先是一脸惊讶,随即疑惑的问道。</p>“他们来干什么?”</p>“齐律师说等你到了才能说。”</p>萧梓琛微微蹙眉,心里充满疑惑,然后走去了办公室。</p>齐汉卿和江玉承一脸严肃的坐在萧梓琛的办公室,表情凝重,听到推门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p>“萧总,早上好。”</p>齐汉卿看到萧梓琛进来,开了口。</p>萧梓琛也算客气,毕竟对方是洛城最厉害的律师,而且也算是自己的长辈。</p>“齐律师,江助理,久等了,请坐。”</p>萧梓琛说着,走到了他们对面,坐了下来,不一会儿,刘明宇端了三杯咖啡走了进来,放下后便离开了。</p>“齐律师,江助理,不知你们前来所为何事?”</p>萧梓琛先开了口。</p>齐汉卿没有说话,而是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在了萧梓琛面前。</p>“这是墨小姐十几天前在汉卿事务所让犬子弄得一份委托书。”</p>“委托书?什么意思?”</p>萧梓琛更加糊涂了,按理说,他现在和墨雨柔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p>面对萧梓琛的疑惑,齐汉卿依旧没有多做解释,而是示意他自己看。</p>萧梓琛翻开一看,表情微变,或者说惊讶之余更为疑惑了。</p>“齐律师,这究竟是什么意思?”</p>看到委托书上的内容,萧梓琛表示不解。</p>“其实我在收到这份委托书的时候也很惊讶,但是我已经确认过,这份委托书是受法律承认的,也就是说,从此刻起,你便是墨雨柔女士的代理人,全权负责管理她名下所有的产业包括耀华集团。”</p>没错,这便是这份委托书的内容,如果墨雨柔和萧梓琛还有婚姻关系,那这份委托书完全在情理之中,但齐汉卿了解到的是这份委托书和那份离婚协议是同时立下的。</p>萧梓琛深感惊讶,内心波澜不断,他也有着和齐汉卿同样的震惊,委托书最后一页清清楚楚的标注着日期。</p>“所以你们现在究竟想怎样?”</p>震惊之余,萧梓琛也平静了下来,虽然他不明白墨雨柔为何要做这样的决定,但他此刻更想知道这两个人来此的目的,他可不相信这两个人来就是把这份委托书给他。</p>然而,事情往往就是这么简单。</p>“萧总,现在我们墨总昏迷不醒,耀华集团现在没有了墨总坐镇,平静不了多久,所以我们希望萧总能收下这份委托书。”</p>江玉承说道,知晓这份委托书的时候,他也有过惊讶,或者说他觉得墨雨柔的这个决定太冒险了。</p>但这两天江玉承和明浩哲思来想去,如果墨雨柔醒不过来,单凭他们两个应付不了公司的那些股东,最后,他们只能赌上一把,至少,这是墨雨柔的决定。</p>“哼哼……江助理,齐律师,难道你们就不怕我让耀华改姓萧吗?”</p>萧梓琛淡笑问道,或者说他也在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p>萧梓琛恨墨家,他曾经有无数次午夜梦回的时候都想要把耀华击垮,无数次想要让墨家经历他经历过的无助和绝望。</p>可现在,这么好一个机会摆在他面前,萧梓琛却有些摇摆不定了。</p>江玉承和齐汉卿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他们不是没考虑过,但他们都选择尊重墨雨柔的决定。</p>“萧总,这是墨总的决定,我们尊重她的选择,也希望萧总能看在我们墨总对你的一片真心,收下她对你的这份信任。”</p>江玉承又说道,并且把那份委托书慎重其事的递到了萧梓琛面前。</p>萧梓琛看着面前那份委托书,犹豫,动摇,矛盾。</p>只要他收下这份委托书,以他的能力,绝对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耀华集团变成萧家的产业,甚至可以在墨雨柔回来时,让她一无所有。</p>可他应该收下这份委托书吗?那个女人究竟是怎么想的,明明是这个世界最可能加害她的人,却把所有身价都交给了他,也不知道该说墨雨柔是傻还是蠢。</p>“萧总,要不我们先把这份委托书放着,你再考虑考虑。”</p>“不必,我不接受,江助理,我和你们墨总已经没有半点关系,耀华的事你们自己处理,以后也不必再来找我。”</p>挣扎许久,萧梓琛作出了这个决定,当一切说出口的时候,他居然难得的轻松。</p>“萧总,很抱歉,这是一份具有法律效益的委托书,如果萧总不接受,也必须出具一份相同法律效益的声明,或者萧总可以选择一个代理人,这样,我们也能和那些股东交代。”</p>齐汉卿此时说话了,这些天,那些股东几乎每天去集团询问墨雨柔的情况,弄得江玉承和明浩哲都没心思处理集团的事务。</p>萧梓琛听了,站起来,给公司法务打了个电话。</p>一会儿,办公室进来两个人,萧梓琛简单说了一下情况,很快,一份授权书整理出来了。</p>萧梓琛最后还是决定收下这份委托书,但同时出具了一份授权书,他将墨雨柔交给他的一切全权授权给了江玉承和齐汉卿共同代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