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婚礼推迟</p>萧梓琛有些疑惑的看向自己的母亲,这一年多来,自己一直忙着壮大远洋集团,对自己的父母关心甚少,只是他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为何不满意姜沫夭。</p>当初他和姜沫夭交往的时候,母亲也从未表示过反对意见。</p>萧梓琛走到客厅,在萧夫人的身旁坐了下来。</p>“母亲,你不喜欢沫沫吗?”</p>萧梓琛单刀直入,开口道。</p>萧夫人卢雅珍低头不语,轻叹了一口气。</p>萧梓琛见状,继续问道。</p>“母亲,当初我和沫沫在一起的时候你也没反对过,为何现在。”</p>“梓琛,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而且当时我以为你和她只是谈恋爱,以你的性格,如果当初有心想娶她,为何在一起两年多也不曾带她回来见我们呢。”</p>萧夫人终于开了口,自己的儿子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她不希望再有第二次。一秒记住http://</p>不知为何,打从一个多月前见了姜沫夭后,萧夫人总觉得那个女孩太过完美,可就是这种无懈可击的完美,让她更加的担忧。</p>萧夫人这么一说,萧梓琛沉默了,倒不是他回答不上来,而是不知该怎么回答。</p>萧夫人见自己儿子沉默,也不追问,拍了拍萧梓琛的手,亲切的说道。</p>“儿子,你都快三十岁了,这些事母亲本不该过问,可婚姻毕竟是一辈子的事情,当初你为了这个家,和墨雨柔结婚,母亲虽然难过,可也无法阻拦你。但是现在,母亲只想和你说一句话,婚姻不是儿戏,好好考虑清楚,别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了。”</p>说完,萧夫人起身,又叹了口气,朝着二楼走去。</p>萧梓琛的眉头就没舒展过,望着母亲离去的背影,忽然站了起来。</p>“母亲,我爱沫沫,当年之所以一直没带她回来见你,是觉得我们关系还不稳定,而且沫沫她,她当时还没做好准备。”</p>背对着萧梓琛的萧夫人听到这话,淡淡一笑,转身看着自己的儿子,反问道。</p>“所以她现在做好了准备,是吗?”</p>萧梓琛一愣,看着母亲那似有若无的浅笑,有一次安静了。</p>萧夫人此时走了回来,来到萧梓琛面前,抬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儿子,语重心长的说道。</p>“曾经,你们在一起两年,她都没准备好,可这次,她才回来多久,母亲虽不喜欢墨雨柔,可姜小姐选择在墨振业去世后回来,单从这一点看,姜小姐的人品有待考量。说一句你不喜欢的话,墨雨柔虽然嚣张跋扈,任性妄为,可做事却光明磊落,要不是她是墨家人,母亲也许会喜欢上她。”</p>萧夫人是一个极其注重规矩的人,在她眼里,墨雨柔是那种任性的豪门小姐,可姜沫夭,更是那种不懂分寸的人。</p>尤其作为妻子,她即使不喜欢墨雨柔这个儿媳妇,可也同情她的遭遇,可因为这件事自己的儿子也有错,出于私心,她无法站出来。</p>听了萧夫人这席话,萧梓琛内心有些烦躁。</p>“母亲,你怎么忽然帮墨雨柔说话了,当初你明明那么反对,而且要说插足,墨雨柔才是那个插足感情的第三者啊!而且这次沫沫回来,一开始我们并没有越界。”</p>“梓琛,你别以为母亲住在萧宅,便什么事都不知道了,一男一女,并不是要做了什么才叫出轨,更何况当年你和姜小姐还在一起过。就冲着这一点,你在和墨雨柔没离婚前,也该避嫌,可事实上呢,那几天,你每晚出入姜小姐的公寓,你觉得这样合适吗?还有,墨雨柔当初对你的纠缠,充其量只能算是两个女人之间的公平竞争。”</p>说到这,萧夫人重重的叹了口气,看着欲言又止的萧梓琛,继续说道。</p>“梓琛,母亲说这么多,并不是真的反对这桩婚姻,只是希望你三思而后行,你要想清楚,在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后,姜小姐真的是你最好的选择吗?你这次向姜小姐求婚,为什么要选择墨雨柔醒过来后,是巧合,还是自己有顾虑。还有,这几个月,洛城那些报纸报道的都是你如何宠爱那位姜小姐,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不是那种高调的喜欢把自己的感情生活展现给别人看的人,那这样做又是为何?”</p>说完这些,萧夫人拢了拢身上的外套,再次转身准备上楼,不过在上楼之前,又说了句。</p>“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至于你和姜小姐的事,如果你觉得自己选择她真的只是因为爱,那母亲会真心祝福你们。”</p>然后,萧夫人便上了楼。</p>这下,萧梓琛却更加的烦恼了,本想上楼,可到了楼梯口,又转身直接去了地下室的酒窖。</p>在酒窖里待了许久,整个人喝的都有些晕乎乎的,正准备上楼休息,手机响了一声。</p>萧梓琛拿出手机,是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萧梓琛本不想理会,可正准备收起手机的时候,眼睛瞥到耀华两个字,出于好奇便点开了那条短信。</p>这是一条关于两年前耀华集团和远洋集团之间的那场商战的消息,可这里面说的,完全把耀华集团推向了无辜受害的一方。</p>当萧梓琛看到这条信息后,顿时清醒了过来,他直接走出了酒窖,然后把这条信息发给了刘明宇,随后又给刘明宇打了电话。</p>“明宇,短信收到了吗?去调查,还有,去查一下这个号码的主人,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p>“好的,萧总,我立刻去查。”</p>简短的交代完,萧梓琛回到了房间,只是此刻再无睡意,他索性起身去了书房,找出了一年多前自己几乎翻烂的一叠文件,里面全都是关于耀华集团针对远洋集团的证据。</p>第二天,萧梓琛抵达公司的时候,刘明宇已经在办公室等他了。</p>“萧总,那个号码查过了,是一个太空号,没有身份登记,至于短信里的内容,有些麻烦,还需要一点时间。”</p>萧梓琛似乎料到这个答案,并没有意外。</p>“知道了,这个不急,慢慢查,但一定要有一个确切的结果。”</p>“好的,对了,刚才喜尚庆典来电话,询问萧总什么时候有时间过去看一下他们初步的场景方案。”</p>萧梓琛一听,犹豫了一下,随即坐下,喝了一口咖啡说道。</p>“过段时间吧,科技新区的项目到了关键时候,等忙完这个项目再说。”</p>刘明宇有些诧异,这昨天还在说要尽快把婚礼细节确定,过了一晚怎么就改变主意了。</p>不过刘明宇没有多问,点了点头便离开了办公室。</p>中午,萧梓琛约了姜沫夭吃午饭,见面的时候,萧梓琛便察觉姜沫夭神色不对。</p>“沫沫,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生病了吗?”</p>姜沫夭急忙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然后用笑掩盖心虚,说道。</p>“可能昨晚没睡好,你不用太紧张。”</p>“失眠了?”</p>萧梓琛随口问了句,姜沫夭淡淡一笑,摇头道。</p>“没,赶一个设计,对了,梓琛,我有件事想要和你商量一下。”</p>姜沫夭犹豫之下,还是开了口。</p>萧梓琛温柔的看着姜沫夭,点头道。</p>“你说。”</p>此时的姜沫夭脸色更加难看,眼里多了一丝难过。</p>“梓琛,三个月后,有一个珠宝设计大赛,公司让我参加,所以,我想说我们的婚礼能不能暂且搁置。”</p>姜沫夭说完这话,紧张的看着萧梓琛,本以为萧梓琛会不开心,可萧梓琛却只是温柔一笑。</p>萧梓琛抓住姜沫夭的手,善解人意的说道。</p>“所以昨晚你就是因为这个失眠的,对吗,你怕我不高兴,还是怕我不同意。”</p>萧梓琛此时的内心却是瞬间的轻松,本来他还想借着吃饭的机会说推迟婚礼的事情,现在姜沫夭先开了口,他正好顺水推舟。</p>姜沫夭没想到萧梓琛的反应这么平静,心里有些难过,但难过之后又有一些轻松。</p>“梓琛,你不会怪我吧!这次的设计大赛对我挺重要的,如果能拿下这个大奖,我就离我的目标更近一步了。”</p>“为什么要怪你,成为最厉害的设计师一直是你的梦想,不就是暂缓嘛!又不是不嫁给我,反正你姜沫夭最终会是我萧梓琛的妻子。”</p>听到这番话,姜沫夭心里的那点难过又消失了,甚至有一丝内疚,刚才有一瞬间她居然怀疑萧梓琛对自己的感情。</p>“梓琛,谢谢你,放心,这辈子,我只会嫁给你。”</p>英国,这是墨雨柔搬到别墅的第三天,因为萧梓琛求婚的新闻,墨雨柔消沉的一天,不过她调节的很快,用工作麻痹了自己,也渐渐摆脱了那是烦闷的情绪。</p>“小姐,霍德先生来了。”</p>此时的墨雨柔正在别墅后院,这是前段时间墨雨柔让人搭建的一处玻璃房,里面全都是墨雨柔画画用的工具。</p>听到吴妈的声音,墨雨柔从自己的作品中回神,抬头,迎面走来一位六十多岁,一头白发,络腮胡,却散发着一股艺术气息的长者。</p>“老师,你怎么来了?”</p>“美丽的雨柔,你不是想拜我为师吗?如果你能拿下这个大奖,我便收你为徒。”</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