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留在英国</p>萧梓琛也察觉到姜沫夭的不安,往边上站了些,彻底挡在了姜沫夭的面前,看着周俊益,一脸冷素的说道。</p>“对于墨雨柔的事,我只能说抱歉,至于其他,就不劳周总费心了,告辞。”</p>说完,萧梓琛搂着姜沫夭离开了这层,一直到走出这栋大楼,姜沫夭才稍稍放松了些。</p>“沫沫,刚才的话,你别放在心上。”</p>上车后,萧梓琛看着姜沫夭一直沉默不语,宽慰道。</p>姜沫夭这时抬头看向了萧梓琛,这段时间,她只知道墨雨柔在英国出了车祸昏迷不醒,没想到这还和萧梓琛有关。</p>“梓琛,那墨小姐车祸怎么与你有关,我记得那段时间你也在英国,难道你也出事了。”</p>姜沫夭明着关心,其实是在试探。</p>萧梓琛微微一愣,想到那几天发生的事情,尤其是那夜醉酒,他摸了摸姜沫夭的脑袋,将她轻轻搂在怀里说道。</p>“误会而已,你别乱想。”</p>八个字,直接把那件事掀了过去。</p>姜沫夭并不相信,但萧梓琛即已开口,她也不好在继续追问。</p>第二天,萧梓琛和姜沫夭回了洛城。</p>转眼,又过了半个月。</p>这一天,萧梓琛如往常一样在公司工作,接近中午吃饭时间,刘明宇兴匆匆的来到萧梓琛的办公室。</p>“萧总,你看新闻了吗?”</p>说着,刘明宇已经把手里的平板放在了萧梓琛的面前。</p>画面里,是躺在病床上的墨雨柔,不过此时的她已经清醒,脸色也红润了许多,头发似乎又长长了些,换了一套漂亮的连衣裙,微笑的面对着镜头。</p>“感谢这段时间所有担心我,关心我的人,也很感谢一直以来没有放弃我的人,更感谢在我昏迷这段时间一直守护耀华集团的全体员工。因为本人的身体原因,还需要很长时间的休养,现在我已耀华集团董事长的身份正式任命原公司副总明浩哲为耀华集团总裁,希望以后再明浩哲先生的带领下,耀华集团能更上一层楼。”</p>新闻很短,确切的说是耀华集团的一个发布会。</p>收起平板,刘明宇看着萧梓琛,说道。</p>“墨小姐两天前醒过来了,不过因为长时间昏迷,如今行动不便,所以才让明浩哲接替她管理耀华集团,据说墨小姐会一直留在英国。”</p>萧梓琛安静的停着刘明宇说话,目光一直落在面前的电脑上,却是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p>直到刘明宇说完,萧梓琛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像是彻底的放松了下来。</p>人心都是肉长的,墨雨柔的意外对萧梓琛一点影响都没有,那绝对是骗人的,所以当时江玉承拿着委托书找到他的时候,他才会收下。</p>如今,墨雨柔终于醒过来了,压在萧梓琛心里的大石也算放下了,至此,他心里对墨雨柔唯一的愧疚也没了。</p>随后,萧梓琛起身,离开了办公桌,然后对着刘明宇说道。</p>“以后墨雨柔的事情不用告诉我了。”</p>刘明宇愣了一下,随即点头,他明白萧梓琛是何意思。</p>“萧总,你是要出去吗?”</p>萧梓琛点点头,拿上外套,说道。</p>“沫沫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也该给她一个交代了。”</p>说完,萧梓琛便离开了办公室,刘明宇眼底闪过一抹惊色,但随即微微一笑,也走出了办公室。</p>英国伦敦,墨雨柔这两天的心情还不错,傅裕笙给她制定了详细的复健方案,这个时候,墨雨柔算是忙里偷闲,让吴妈推着她在外面晒太阳。</p>“吴妈,这边的房子都整理好了吗?在这里躺了这么久,我想快点搬出去。”</p>墨雨柔看着周围美丽的风景,却是无心欣赏,风景再美,这里终究是医院,墨雨柔不喜欢充满消毒水的味道。</p>“都安排好了,傅医生说了,今天你还有几个检查要做,明天一早我们就能出院了。”</p>“傅医生,傅医生,吴妈,你现在离了傅医生是不是就不会说话了啊!”</p>墨雨柔有些不满的说道,醒来后的这几天,她听得最多的就是傅医生,不管她要做什么,吴妈开头第一句必定是傅医生,听得她耳朵都快长出茧子了。</p>“小姐,这段时间要不是傅医生在,我一个老婆子,人生地不熟,又语言不通,我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小姐,这次傅医生可是帮了我们很大的忙。”</p>这段时间吴妈一切都看在眼里,也很清楚傅裕笙对墨雨柔的用心,这不,逮到机会就帮傅裕笙说好话。</p>墨雨柔不是傻子,她与傅裕笙非亲非故,最多算是世交好友,这将近四个月的时间,傅裕笙一直留在英国,这份情,怎能感受不到,但她却不能给与回应。</p>“吴妈,我懂,我都懂,所以,我觉得他值得更好的人。”</p>“小姐,你……”</p>“在说什么呢,雨柔,该去做检查了。”</p>这时,傅裕笙出现在了花园里,远远地朝这边走来,吴妈刚到嘴边的话也只能吞回了肚子。</p>“裕笙哥,我们正在说你呢,我在想我该怎么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呢,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p>墨雨柔微笑的说着,目光清澈的看着傅裕笙。</p>傅裕笙脚步一顿,但随即又走了过来,一脸温柔的浅笑,之后走到墨雨柔的身后,推着轮椅往体检中心走去。</p>“谢了,不过你觉得我傅大少像是可怜到需要别人介绍女朋友的人嘛!还有,墨雨柔,你确定你身边有何时的女人介绍给我?”</p>傅裕笙一脸的云淡风轻,可内心绝世无比煎熬纠结,这几天,他一直在告白与维持原状中间挣扎,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p>“裕笙哥,你是在笑话我吗,还记得我结婚时的伴娘吗,珂尔,你医学系的学妹,也不知道她在非洲有没有交到男朋友,要是没有,我把她介绍给你啊!”</p>“谁,墨雨柔,我跟你有仇吗?”</p>一听这名字,傅裕笙脑海里立刻闪过一个身影,顿时脸色骤变。</p>墨雨柔一脸迷茫,抬头看了眼傅裕笙,见他一脸惊吓,撇了撇嘴说道。</p>“裕笙哥,我家珂尔可温柔了。”</p>“呵呵,别,那丫头,我印象深着呢,我还记得她有一次把欺负她的男同学迷倒剃成了光头,对,还有一次,她不知道弄得什么药,愣是让一个一米九的男同学毫无反抗之力,差点就被她当着全校师生弄成了太监,太吓人了。”</p>说起那个赵珂尔,傅裕笙不禁直打寒颤。</p>墨雨柔听了,咯咯一笑,打趣道。</p>“裕笙哥,还说不感兴趣,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你居然记得这么清楚。”</p>“能不清楚吗,那可是我们医科大学这些年还在流传的趣闻,想不记得都难,墨雨柔,你就别乱点鸳鸯了,我谢你了。”</p>傅裕笙一脸求饶的表情,生怕墨雨柔真给他两牵线搭桥。</p>“哼,我家珂尔现在可温柔了呢。”</p>墨雨柔说到这话,自己都觉得心虚。</p>“好了,不说我的事了,你真打算留在英国了,不回去了?”</p>说到这里,傅裕笙情绪有些低落。</p>墨雨柔点了点头,她已经作出了决定。</p>“嗯,不回了,那里也没什么值得我回去的,趁着这段时间,我也想做些自己喜欢的事。”</p>墨雨柔的眼眸也微微暗淡,真的没有什么值得的吗?不过是不想回到那个伤心地。</p>经历过一次死亡,墨雨柔真的想通了,尤其是这几天自己偷偷差的那些新闻,原来没有了她,那个人真的过得很好,两个人,男才女貌,鹣鲽情深,而她回去也只是徒增烦恼,不如留在这里眼不见心不烦。</p>傅裕笙明白墨雨柔为何做此决定,但他不认同墨雨柔这种逃避的方式,更重要的是,他想要陪在墨雨柔身边。</p>“没良心的,那我呢。”</p>“裕笙哥,现在交通这么发达,你可以来英国找我,我空了也会回洛城的,毕竟耀华集团还在那,墨家的根也在那。”</p>傅裕笙沉默片刻,他知道墨雨柔作出的决定不会更改。</p>“真的决定了。”</p>“决定了,如今耀华集团有明浩哲和江玉承,我也总算没辜负父亲的期望,只是现在我想要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我想找到最初的自己。”</p>说到这些,墨雨柔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也许劫后重生,等于一切重新开始吧。</p>第二天,墨雨柔离开了疗养院,傅裕笙没有送她,在墨雨柔离开疗养院后,傅裕笙也去了机场。</p>来了英国三个多月,家里一直催他回洛城,只是他一直以照顾墨雨柔为借口,但是现在,这个借口也没了,他是傅家大少,必须回去承担起自己的责任。</p>“小姐,东西都搬到楼上了,忙了一上午,要不要上楼休息一会儿。”</p>这是一处位于英国南部的偏远城市墨雨柔他们所在的这处庄园是墨雨柔母亲在世时置办的产业,这么些年一直没有人居住,这次墨雨柔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便想到了这里。</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