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周俊益,给我滚</p>傅裕笙站在门口,岿然不动。</p>吴妈走了过去,拍了跑傅裕笙的手,将他拉到了一旁。</p>“傅医生,我了解我家小姐,让他进去陪小姐说说话,也许小姐真能听到。”</p>说话间,萧梓琛已经走进了卧房。</p>傅裕笙还想说什么,可吴妈都这么说了,他只能把话憋在肚子里。</p>傅裕笙看了眼萧梓琛,想要跟进去,吴妈却拉住了他,然后把卧室的门合上了。</p>“傅医生,过来坐会儿吧!”</p>“吴妈,你……”</p>傅裕笙有些失落。</p>“傅医生,我们都希望小姐能尽快醒来,不是吗?”m.9biquge.com</p>这话一出,傅裕笙沉默了。</p>病房里,萧梓琛站在病床边,和三个月前相比,现在的墨雨柔更瘦了,尤其是那双手,似乎只剩下一层皮,病态的白,毫无血色。</p>苍白的手臂上,因为长期打着点滴,许多地方都出现了青紫,看上去格外渗人。</p>在这个房间待得越久,萧梓琛的心绪便越难平静。</p>这时,萧梓琛看到了墨雨柔露在外面的脖颈,脖子向下靠近左胸的地方,隐约有一排纹身。</p>萧梓琛忽然想起了一年半前的某天傍晚,墨雨柔忽然找到他,脱掉了外套,穿着一件抹胸短裙,那个纹身清晰可见。</p>“萧梓琛,你不是要我证明我有多爱你吗?这就是证明,墨雨柔爱萧梓琛。”</p>当时,墨雨柔指着胸口的纹身,一看便知道是刚纹上去的,是他们两人名字的拼音首字,中间有一个爱心,当时的萧梓琛只觉得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p>“墨雨柔,明轩曾经说过,你热情似火,我清冷如冰,我们注定走不到一起,但愿以后你能找到一个懂得欣赏你的男人吧!”</p>萧梓琛忽然开口道,说完,又在床边站了许久,突然,他伸手,轻轻握住了墨雨柔的手。</p>在触碰到墨雨柔的手的一瞬间,萧梓琛眉心微皱,原来,一个人的手可以冰冷到一点温度都没有。</p>随后,萧梓琛轻拍了一下墨雨柔的手背,轻声说了句。</p>“墨雨柔,我们各自珍重。”</p>说完,萧梓琛抬脚离开了病房,门一打开,傅裕笙便冲了进去,担忧的看了眼病床上的墨雨柔,见她依旧安详的躺着,这才松了口气。</p>“我先走了。”</p>萧梓琛对着门口的吴妈说道,说完,便朝着门口走去。</p>吴妈还想开口挽留,可到了嘴边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p>之后,吴妈走进病房,看着病床上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的墨雨柔,又难过的流下了眼泪。</p>“吴妈,你别太难过,雨柔一定会醒过来的。”</p>傅裕笙体贴的走过来安慰着吴妈,其实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自己的心也很难过。</p>今天的太阳真的很好,透过明净的玻璃窗洒在墨雨柔的病床上,将她整个人包裹在温暖的阳光中。</p>这时,在所有人都黯然伤神的时候,墨雨柔的右手中指微微一弹,但随即,一切又恢复了平静,谁也没有察觉到这一变化。</p>凯斯特酒店,某客房门口,一位带着墨镜的男人突然出现,并用手里的房卡打开了这间客房。</p>房间里,一片宁静,外间的沙发上,稀稀散散的放着一些女人的东西。</p>哗哗哗……</p>卧室的卫生间,传来流水声,男人听到声音,嘴角闪过一丝邪魅的笑意,朝着卧室方向走去。</p>卫生间的门虚掩着,透过门缝,一抹曼妙的身姿若影若线。</p>浴室里弥漫着水雾,隔着淋浴间的磨砂玻璃,凹凸有致的身姿朦胧可见。</p>男人并没有推门而入,慵懒惬意的靠在门边,毫不避讳的欣赏着浴室里的春光。</p>水声戛然而止,随即,是淋浴间移门滑动的声音,再然后,轻盈的脚步声,之后,是吹风机的呼呼声。</p>可吹风机才响了一会儿,忽然安静,随即,便是女人惊慌失措的声音。</p>“是谁?”</p>相较于女人的惊恐,门口的男人依旧从容淡定,只不过嘴角的笑意更浓,眼神中透露着一股诡谲的眸光。</p>“宝贝,怎么,才几个月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咱们好歹也交往一场,我可是从没忘记你那熟悉的味道。”</p>说着,男人轻轻推开浴室的门,稍稍挺直身体,然后眼神邪魅的在女人身上打量,嘴里发出一阵感叹声。</p>“啧啧啧,宝贝,你还是这么的美丽动人,保养的这么好,这可一点都看不出曾经……”</p>“够了,闭嘴,你怎么进来的。”</p>女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紧张,眼底透着浓烈的恐惧,看着面前的男人,就像是看到了恶魔。</p>女人急忙拿过浴袍披上,还特地把领口拉拢了些,然后往后退了些,全身充满着防备。</p>“宝贝,你可太无情了,亏得我这几个月那么的想你,你却用这样的语气对我,你就不怕伤害到我。”</p>说着,男人往卫生间走了进去,将女人直接逼到了角落,男人双手撑着墙,女人无处可逃。</p>卫生间原本就空间狭小,再加上此时女人的穿着,两个人又是这样一个亲密的姿势,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息。</p>此时的女人害怕急了,她清楚面前这个男人有多恐怖,只能让自己保持镇定。</p>“你究竟想怎样?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吗?你放我走的?”</p>女人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如此的小心翼翼,生怕激怒了面前这个疯子。</p>“啧啧啧,可是我改变主意了,这几个月,我身边换了那么多女人,我眼里心里脑海里闪现的都是和你的情景。宝贝,难道你不怀念吗?”</p>说到这,男人的一只手勾住了女人的腰,用力将她拉入了怀里。</p>“有没有感觉到我对你的热情,要不要我在帮你回忆一下,嗯?”</p>说着,男人一个反手,将怀里的女人翻了个身,将她整个人压在了墙上,背靠着自己,而他,也贴了上去。</p>“住手,你想做什么,快放开我,周俊益,你就不怕有人进来吗?”</p>女人挣扎着,她真的害怕了,这个男人就是个疯子,当初好不容易从他手里逃离,她绝对不能让自己在落入这个男人手里。</p>而这个男人,正是墨雨柔认识的那个儒雅君子周俊益,只是此刻的周俊益,可是和儒雅沾不得上半点关系。</p>“宝贝,你在说什么呢,别忘了,我可是这个酒店的股东,就算现在你叫破嗓子,也没有人敢进来。”</p>说着,周俊益直接撤下自己的领带,然后女人身上的浴袍和浴巾全都被扯了下来。</p>周俊益就像个变态,一把扯过女人的头发,将她拽到了镜子前,捏着她的头,逼着女人看着镜中的自己。</p>“你知道吗,这几个月我一直想要找个女人能代替你,可惜那些女人都太无趣。”</p>女人羞愧,愤怒,害怕,恐惧,望着镜中的自己,暴露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整个人几乎崩溃,绝望的流着眼泪。</p>“周俊益,你究竟想干什么,求求你,放过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放过我,好不好。”</p>“宝贝,你又在说胡话了,我除了你,可是什么都不缺了。”</p>说完,男人重重的将女人压在了洗手台上,扯着她的头发,逼着她看着镜中的自己。</p>女人紧闭双眼,她怎么能看自己如此下贱狼狈的模样。</p>女人想要反抗,可自己怎可能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只能如提线木偶一样任由身后的男人糟践自己。</p>不知过了多久,女人只觉得一轻,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p>周俊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p>“宝贝,要不以后有需要的时候来找我。”</p>“滚,周俊益,给我滚。”</p>女人支撑着疲惫的身体,从地上爬起来,捡起一旁的浴袍挡住自己,愤怒的看着面前这个衣冠楚楚的禽兽,怒吼道。</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