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p>此时的周俊益心情很好,面对女人的怒吼,他也只是淡淡一笑,然后凑近女人,捏住她的下巴,凑过去,重重的咬住了女人的唇瓣,随即松开。</p>“宝贝,我们会再见面的。”</p>说完,周俊益走出了浴室,大步朝着门口走去,在开门的时候,仔细整理了一下衣物,然后开门,迅速的消失在了过道里。</p>浴室里,女人听到关门的那一声,整个人悲愤的嘶吼着,将浴室里的东西全都扔到了地上。</p>“啊……”</p>绝望,愤怒,羞愤,所有的情绪,最后化为最无助的痛哭。</p>萧梓琛从墨雨柔所在的疗养院离开后,去商场给姜沫夭拿了了一份他早就订好的礼物,等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p>萧梓琛回到房间的时候,房间所有的窗帘都拉着,里面一片漆黑。</p>萧梓琛皱了皱眉,换了鞋,开了过道里的灯,客厅一片安静,萧梓琛直接走进了卧室。</p>卧室的大床上,鼓着一个人形,萧梓琛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把手里的礼物放在了床头,开了一个微弱的床头灯。一秒记住http://</p>大床上,姜沫夭安静的睡着,乌黑的头发有些凌乱的挡在脸上,萧梓琛轻柔的拂过乌黑的发丝,低头,宠爱的亲吻了一下姜沫夭的额头。</p>姜沫夭似乎被惊醒了,眨了眨眼,眼眸缓缓睁开,看到面前的萧梓琛,温柔一笑,带着几丝慵懒,然后双手抱住萧梓琛的大腿,身体靠过来,脑袋枕在了萧梓琛的腿上,语气柔软的说道。</p>“你回来了,现在几点了?”</p>“快六点了,一直在睡吗?怎么不出去转转?”</p>萧梓琛温柔的说着,语气中充满着对姜沫夭的宠溺。</p>“没有你陪着,哪儿都不想去。”</p>“你呀,真粘人,大白天的睡觉,看你晚上怎么睡得着,来,起来,我在楼下餐厅订了晚餐。”</p>说着,萧梓琛将姜沫夭抱起,姜沫夭直接一把搂住了萧梓琛的脖颈,软萌的撒着娇。</p>“我就想一辈子粘着你,怎么,梓琛不喜欢吗?”</p>昏暗中,萧梓琛的眼眸微微一闪,随即嘴角扬起一抹浅笑,揉了揉姜沫夭凌乱的长发,说道。</p>“喜欢,来,起来吧!”</p>说完,萧梓琛松开了姜沫夭,起身站了起来。</p>突然离开了温暖的怀抱,姜沫夭的脸微微一怔,随即低头,拉拢了一下身上的被子,然后看着站在床边的萧梓琛,说道。</p>“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p>萧梓琛听了,轻挑眉梢,故意看向了床上的姜沫夭,姜沫夭立刻拉了一下身上的睡衣,然后故作娇嗔的说道。</p>“梓琛,你快出去嘛!”</p>“好,我出去,快点出来啊!”</p>说完,萧梓琛离开了卧室。</p>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姜沫夭松了口气,但随即,眸光暗淡无色,之后,她起身下床,拿着衣服进了浴室。</p>换好衣服走出去的时候,萧梓琛也换了一套衣服,看到姜沫夭穿了一件高领的毛衣裙,想到了自己刚才买的礼物,走进了姜沫夭的卧室。</p>“刚才去商场,看到这个,感觉挺适合你的,就买下了,喜欢吗?”</p>萧梓琛一边给姜沫夭戴上,一边说道。</p>这是一条毛衣链,设计简单大方,但又有女人的那种柔和。</p>姜沫夭看着胸前的链子,爱不释手,虽然她自己就是珠宝设计师,但看到萧梓琛给她买的这条毛衣链,依旧非常喜欢。</p>尤其是这个项链的品牌,那可是英国一个非常厉害的设计师的独立品牌,他的单品都非常的贵,就她脖子上的这条项链,怕是也要十几万。</p>“梓琛,谢谢你,之前一直想要这个设计师的产品,但是很难买到,这个你很早就订了吗?”</p>萧梓琛点了点头,他也是无意中见姜沫夭翻看这个品牌的一篇采访,便让刘明宇去订了,这次正好来伦敦,就自己过去拿了。</p>“喜欢就好,走吧,下去吃完饭。”</p>说着,萧梓琛给姜沫夭披上了大衣,两个人下了楼。</p>又过了一天,萧梓琛已经推掉了所有的行程,除了和圣诺基金总裁的见面,明天他们就要回洛城了。</p>圣诺基金距离他们所住的酒店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为了不耽误时间,萧梓琛觉得带着姜沫夭一起,等结束后就直接去附近转转。</p>这次来伦敦,姜沫夭几乎所有时间都待在了酒店,一听萧梓琛特地推掉了行程带她出去玩,也是非常开心,早早起来梳妆打扮。</p>上午酒店,萧梓琛准时的出现在了圣诺基金的楼下,这是一栋远离闹市的建筑楼,也是伦敦市的艺术区,但圣诺基金却毫无违和的屹立在这些建筑群中。</p>“圣诺基金果然神秘。”</p>下了车,萧梓琛看着周围的环境,周围的建筑全都充满了艺术气息,有五彩斑斓的涂鸦墙,有造型奇特的雕塑。</p>在这艺术气息浓重的地方,居然有一栋建筑和这里的一切毫无联系,而且充满着铜臭味,进入这里的每一个人,讲的都是赚钱。</p>圣诺基金是这几年崛起的基金公司,公司四位老板平均年纪不满三十,里面的基金顾问平均年龄也非常的年轻,但就是这样一个年轻的基金公司却成为英国乃至欧洲最赚钱的基金公司。</p>不过这样的公司也有一些奇葩的规定,比如他们不接受普通客户,而且也不是有钱就能成为他们的客户,其中最令人觉得神秘的是,外界没有人知道这家基金公司总裁的真正身份。</p>“萧总,我们进去吧!”</p>刘明宇停好车,手里拿着一份邀请函,对着萧梓琛说道。</p>萧梓琛看了眼刘明宇手里的邀请函,点了点头。</p>三个人进了大楼,出示了手里的邀请函,前台服务员给了他们一张通行证,凭这个证件可以直接上顶楼。</p>“是远洋集团的萧总吗,我们总裁已经恭候多时。”</p>出了电梯,一位年轻小伙已经在那等着他们了,之后,小伙子带着他们三人往过道尽头走去。</p>叩叩叩!</p>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随后,大门被打开了。</p>“总裁,远洋集团的萧总来了。”</p>办公室里,一个男人正在玩着室内高尔夫,听到声音,转过身,萧梓琛一看,眼底闪过一抹惊色。</p>“是你?”</p>萧梓琛立刻认出了对方,不正是当初和墨雨柔一起出席晚宴的周俊益,没想到他竟是圣诺基金的总草。</p>“好久不见,萧总。”</p>周俊益放下手里的球杆,推了推眼镜,走过来,温润儒雅的开口道。</p>两个人礼貌的握了握手。</p>“没想到周二少竟是圣诺的总裁,眼拙了。”</p>“呵呵,萧总客气了,不过是一个身份罢了,没必要到处宣扬,来,里面请,这位是?”</p>此时,周俊益把目光落在了萧梓琛身旁的姜沫夭身上,意味深长的打量一番,脸上挂着似有若无的笑。</p>也不知道是不是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从进入这间办公室后,姜沫夭便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现在看到周俊益把目光放在自己的身上,竟有些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p>“姜沫夭,我女朋友,因为一会儿我们有事,便让她一同前来,周总不介意吧!”</p>“不介意,来,三位请坐。”</p>之后,周俊益对着刚才领萧梓琛他们过来的年轻人说道。</p>“去准备三杯咖啡,哦,两杯就行,给这位女士准备一杯热牛奶。”</p>说完,周俊益坐了下来。</p>之后,两方谈起了合作,整个过程,姜沫夭就这么安静的坐着,像一个隐形人,而他们谈的那些,她也听不懂,慢慢的,情绪也放松了下来。</p>“萧总,对于你刚才提出的几点,我会仔细考虑,我们会尽快整理出一份合约,到时候具体细节具体讨论。”</p>差不多一个小时,双方终于结束了讨论。</p>周俊益说完,看了看时间,然后一脸抱歉的说道。</p>“萧总,很抱歉,我接下来还要赶飞机,就不留萧总了。”</p>说着,周俊益已经起身。</p>萧梓琛点了点头,也准备起身离开。</p>这时,周俊益忽然叫住了萧梓琛。</p>“萧总,公事谈完,我有一些私事想要问问萧总。”</p>周俊益开口道。</p>萧梓琛迟疑片刻,看了眼身旁的姜沫夭,这才开口道。</p>“不知何事?”</p>此时,周俊益把目光落在了姜沫夭的身上,一脸戏谑,随后开口道。</p>“不知萧总有没有去看望过雨柔,听说他可是因为你才出的事,你难道一点都不愧疚吗?”</p>这话一出,周遭一片寂静,姜沫夭脸色微变,紧张的拽着拳头,萧梓琛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只有周俊益,依旧是刚才的温润儒雅。</p>“周总,这是我的私事,你好像没权过问吧!”</p>萧梓琛压着怒火,反问道。</p>“当然,不过作为雨柔的好朋友,我只是替她不值,毕竟你们曾经夫妻一场,总不能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吧,更何况雨柔至今昏迷不醒,萧总心中难道真的一丝愧疚都没有吗?”</p>说到后面,周俊益的目光一直落在姜沫夭身上,姜沫夭紧皱眉头,站在萧梓琛的身后,尽可能的避开周俊益那灼热的目光。</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