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疗养院探望</p>当萧梓琛说出自己的决定的时候,江玉承和齐汉卿明显一愣,这应该是目前看来最好的结果了。</p>他们也不用担心萧梓琛借机作出有损耀华集团和墨雨柔的事情,同时又对耀华集团和墨雨柔的私人财产起到了相互监管的作用。</p>“江助理,远洋集团决定接受史蒂夫提出的三方合作,如果耀华集团没有问题,我会联系史蒂夫,选个时间三方一同签约。”</p>在江玉承准备离开时,萧梓琛叫住了他。</p>江玉承又是一愣,本以为这个合作案他们还要继续争取,没想到萧梓琛这边同意了。</p>“我会把萧总的意见转达给明总,稍后我们会把商议结果通报贵公司,不管怎样,多谢萧总对墨总的帮助。”</p>萧梓琛有些恍神,这算是帮助吗?他也不清楚,只是他尊重了当下的选择罢了。</p>“墨雨柔她……她现在怎样了。”</p>终究不是无情的人,追根究底,墨雨柔也是因他受伤,就当是普通人之间的一句问候吧。</p>江玉承明显眼眸暗了下来,声音也低沉了些许。一秒记住http://</p>“昏迷不醒,傅医生已经把墨总转到伦敦的一家疗养院。”</p>“傅裕笙一直在那吗?”</p>萧梓琛鬼使神差的问道,提到傅裕笙的名字时,心里尽有些不爽。</p>江玉承点头道。</p>“嗯,那家疗养所和恒生医院有合作,傅医生这段时间一直在那边,萧总还有什么要问的吗?”</p>萧梓琛摇了摇头,然后将江玉承他们送到了门口。</p>转眼,三个月过去了,仿佛一切都归于平静。</p>耀华集团在明浩哲和江玉承的管理下,步入正轨,再加上之前墨雨柔提出的一些计划,一切倒也是有条不紊。</p>在此期间,耀华集团,远洋集团和摩尼集团的合作案也最终确定,就在今天上午九点,在英国伦敦摩尼集团的总部,三方签约并召开了记者会。</p>“喂,梓琛,你那边结束了吗?”</p>发布会一结束,萧梓琛便接到了姜沫夭的电话,这次来伦敦,姜沫夭跟着一起来了,此时的她真在酒店看发布会的新闻。</p>萧梓琛刚坐上车,便接到了姜沫夭的电话。</p>“沫沫,结束了,不过我下午还有一些事情,晚上才能回酒店,你要是无聊就出去转转,去见见朋友,别总闷在房间里。”</p>萧梓琛从口袋里那处一张手写的地址交给了司机,一边和姜沫夭聊着电话。</p>“那好吧,本来还想借着这次机会能和你在伦敦好好玩玩,没想到你这么忙,早知道我就不跟着来了,还得让你替我操心。”</p>这几个月,姜沫夭和萧梓琛的感情突飞猛进,一个月前,萧梓琛还把姜沫夭带回了萧宅。</p>虽然萧梓琛还没提到结婚的事情,但外界都觉得他们离结婚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现在的姜沫夭可是完全围绕着萧梓琛在生活。</p>这次萧梓琛来英国,姜沫夭也直接请了一周的假,专程陪同。</p>听到姜沫夭这么说,萧梓琛暗自呼了一口气,然后轻声说道。</p>“是我不好,把行程安排的太满,等过几天我尽量抽时间陪你。”</p>“真的吗?梓琛,你对我太好了,那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拜拜。”</p>电话终于挂断了,萧梓琛重重的呼了一口长气。</p>不知为何,和姜沫夭这几个月相处下来,他发现姜沫夭越来越粘人,明明姜沫夭也有自己的工作,可萧梓琛却觉得姜沫夭无时无刻都能出现在自己的周围。</p>就算人不出现,一天也能有好几通电话,这让萧梓琛感觉自己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了,可每当这么想的时候,他又有一种负罪感,姜沫夭这么做不也是因为太爱他吗?</p>这次来英国也是,姜沫夭是在来英国前一晚告诉他要一起来的,还自己订了机票。</p>萧梓琛本想拒绝,可姜沫夭说的也没错,萧梓琛一直说要带她出去玩,可这几个月,公司事情太多,这件事一直搁置。</p>姜沫夭这次跟着来英国,只是希望能有机会和他好好放松一下,萧梓琛听了,心里又有一丝愧疚,便答应了。</p>这是来英国的第二天,昨天一下飞机,萧梓琛便去了摩尼集团见史蒂夫,一忙就忙到半夜才回酒店,姜沫夭也已经睡下。</p>今早萧梓琛离开酒店的时候,姜沫夭还没醒,想到姜沫夭不远千里陪他来这里,却只能在酒店等他,萧梓琛又有些愧疚了。</p>想到这,萧梓琛给刘明宇打了个电话。</p>“明宇,帮我把后天的行程取消吧!”</p>“萧总,后天其他的都可以取消,可是你上午约了圣诺基金的总裁,那位可是很难约到的。”</p>刘明宇提醒道,萧梓琛皱了皱眉,问了句。</p>“能推迟吗?”</p>“不行。”</p>刘明宇给出了一个确定的答案,萧梓琛又沉默了片刻,开口道。</p>“行,把其他的全都推掉,后天上午九点准备到圣诺基金。”</p>“好的。”</p>挂了电话,萧梓琛看向车外,他们已经远离了伦敦市中心,往郊区开去。</p>大概又开了二十多分钟,萧梓琛的车停在了一处僻静的庄园门口,旁边的一个柱子上写了圣心庄园四个大字。</p>“萧总,到了。”</p>车子缓缓驶入庄园,车子停稳,司机开口道。</p>这是一栋有十几栋三层楼房组成的庄园,庄园远离闹市,里面布置清幽,环境宜人,要不是这里有一些穿着护士服的人进进出出,还以为这只是一栋私人庄园。</p>“萧总,你怎么来了?”</p>此时,刚从市区赶过来的江玉承和明浩哲从车上下来,看到正准备走进去的萧梓琛,有些意外。</p>萧梓琛和他们两人点了点头,问了句。</p>“她住在哪里?”</p>萧梓琛没有说是谁,但江玉承知道,直接走在了最前面,三个人,穿过前面的三层洋房,后面是一处布置别致的欧式花园,之后,他们来到一栋相对独立的二层别墅前。</p>“萧总,墨总就在楼上,这是圣心庄园最安静的病房。”</p>萧梓琛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走了进去,上了二楼,在过道的尽头,一间一室一厅的病房,吴妈正在客厅休息,听到开门声,急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到来人,愣在了当场。</p>“姑……哦,萧先生,你怎么来了?”</p>墨雨柔在这里躺了三个多月,期间,来看望她的人无数,唯独面前这位一次都没出现过。</p>萧梓琛表现的倒是挺随意自然,走进客厅,朝吴妈点了点头,然后便走去里间的卧室。</p>吴妈忽然表情一变,急忙追上去。</p>“萧先生,那个……”</p>话还没说完,萧梓琛已经推开了卧室门,就看到傅裕笙正抱起墨雨柔。</p>傅裕笙听到动静,抬头一看,见萧梓琛站在门口,先是闪过一丝惊讶,随即眼底却是冷意和怒火。</p>萧梓琛看着傅裕笙抱着墨雨柔,眉心微蹙,双拳一紧,面色阴沉,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p>傅裕笙没有理会萧梓琛,抱着墨雨柔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了一个可以躺着的电动轮椅上,然后又贴心细致的给她盖了一条毯子。</p>经过三个月的修养,墨雨柔的头发长长了不少,但那粗目惊心的疤痕依旧清晰可见。</p>傅裕笙给墨雨柔找了一顶厚一点的毛线帽,轻柔的给她戴上,全程,墨雨柔一点反应都没有,双眸紧闭,就如在睡觉一般。</p>之后,傅裕笙推着轮椅走到了门口,见萧梓琛还站在那,冷淡的说了句。</p>“让一让。”</p>萧梓琛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让开的想法。</p>房间里顿时弥漫着一股安静的硝烟,气氛凝重。</p>此时,吴妈急忙走了过来,接过轮椅,看着萧梓琛,微笑说道。</p>“萧先生,小姐要去做检查了。”</p>萧梓琛往后退了一步,看着轮椅上一点意识都没有的墨雨柔,眉心微蹙,什么也没说。</p>吴妈推着轮椅从病房走了出去,傅裕笙紧紧跟着,萧梓琛迟疑片刻,也跟了上去,江玉承和明浩哲见状,走回了客厅,坐了下来,他们就没必要掺和了。</p>“玉承,你说这萧总是什么意思,之前不是听你说墨总刚出事的时候他都没去看墨总吗,怎么突然又来这里了呢!而且你瞧他刚才那架势,怎么觉得有那么一点……一点,哎,说不上来,反正怪怪的。”</p>明浩哲随手拿了个桔子,一边吃着,一边八卦道。</p>江玉承从坐下来后,眉头就没舒展过,担忧的看着门外。</p>“也许忽然觉得良心有愧吧,当初要不是因为他,墨总也不至于在这躺着,哎!”</p>说到这,江玉承脸上闪过一丝愧疚。</p>这件事说到底他也有责任,要不是他多事跑去告诉墨雨柔,也许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p>明浩哲拍了拍江玉承,相识多年,彼此也多少了解,宽慰道。</p>“你也别再自责了,那么大的事情,不是说你能隐瞒就能瞒住的。”</p>病房外,吴妈推着轮椅,傅裕笙和萧梓琛犹如两座门神,一左一右跟在后面。</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