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我帮你</p>霍德先生耸了耸肩,眼底闪过一丝失望,感叹道。</p>“看来米修说的没错,他们的小师妹是最绝情的。”</p>米修,霍德的大徒弟,现在是凡思特珠宝的运营总监,因为总部的一些事,他明天才会来洛城。</p>“老师,难道要像米修一样滥情吗?”</p>居然被一个花心大少嫌弃,那墨雨柔不妨也说一些坏话。</p>霍德听了,又是爽朗一笑,看得出,他很疼爱墨雨柔。</p>第二天,也是平安夜,亚洲最大的珠宝展拉开了帷幕,这一天,墨雨柔格外的忙,好在霍德考虑到墨雨柔的身体情况,另外安排了一个助理随性,墨雨柔只要负责合作方的前妻沟通。</p>上午九点,展会开幕剪彩,作为本届最重要的参展方,霍德受到了隆重的欢迎。</p>剪彩仪式上,本来也要上去剪裁的墨雨柔因为腿伤的原因,坐在了观众席。</p>霍德先生的左边,是代表本土最大的珠宝商的远洋集团总裁萧梓琛。m.9biquge.com</p>这个男人一如既往地帅气俊逸,今天他穿着一件银灰色西装,搭配上红蓝条纹的领带,整个人沉稳内敛,剑眉戾眸,透着一股淡淡的清冷,自带的疏离感然周围的人都不敢靠近。</p>墨雨柔望着台上的男人有些出神,即使这么久不见,再见亦是惊艳,她总是忍不住把目光落在萧梓琛的身上,就如当年初见一样。</p>“墨董。”</p>江玉承也来了开幕仪式,作为承办方之一的耀华集团也会上台剪裁,江玉承过来就是和墨雨柔打个招呼。</p>听到声音,墨雨柔回神,收起目光,镇定凝神,心里还在自责刚才自己过去直白的眸光。</p>江玉承打了个招呼便上了台,墨雨柔无聊的四处张望。</p>姜沫夭就坐在离她不远处的地方,此时的姜沫夭正含情脉脉的看着台上的萧梓琛,不经意间撩了一下耳畔的长发。</p>墨雨柔看到了姜沫夭手上的那枚戒指,不正是当初媒体爆出的萧梓琛像姜沫夭求婚的戒指吗?</p>当初她和萧梓琛结婚时的戒指还是她准备的,除了婚礼上萧梓琛带过,那枚戒指便一直没见萧梓琛带过,后来离婚了,萧梓琛也把那枚戒指留在了昊天居。</p>姜沫夭似乎察觉到了墨雨柔的眼神,优雅转身,对上墨雨柔有些黯然的目光,轻挑眉眼,浓烈的挑衅,还带着那种胜利者的骄傲。</p>两年多前,她好像也以胜利者的姿态对着姜沫夭,只是那时是她自以为的胜利,事实上,她一直是个失败者。</p>剪彩仪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结束后,墨雨柔来到了霍德先生身边,正准备去看看他们的展区,萧梓琛此时走了过来。</p>今天的墨雨柔相较于前两天的知性,今天她把长发披散着,画了个淡妆,穿了一条浅紫色的连衣裙,多了几分柔和之美。</p>萧梓琛看到墨雨柔的那一刻,眸光微亮,但随即恢复了平静。</p>墨雨柔今天依旧坐着轮椅,安静的待在霍德先生身旁,倒一点也不突兀。</p>“你的腿怎么样了?”</p>没想到见面第一句竟是关心的话,如果换做是一年前,墨雨柔一定会激动的掉眼泪,但是现在,除了内心微微一荡,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p>墨雨柔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朝萧梓琛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带着几分疏离感,说道。</p>“多谢萧总关心。”</p>说完,墨雨柔便转身看向了霍德先生,说道。</p>“老师,我先去展位了。”</p>霍德先生看出墨雨柔有心避开萧梓琛,便点了点头,随后墨雨柔便离开了这里。</p>萧梓琛的目光竟随着墨雨柔离去的方向飘远,直到姜沫夭走了过来。</p>“梓琛。”</p>姜沫夭非常自然的挽住了萧梓琛,然后挂着职业的笑容看向霍德先生,非常恭敬的伸手打招呼。</p>“霍德先生,我是朵拉珠宝的设计总监姜沫夭,这次朵拉珠宝非常希望能得到霍德先生的联名设计,还希望霍德先生能给我们一个机会。”</p>拿下联名合作,是姜沫夭来这里的唯一目的。</p>自从坐上朵拉珠宝的设计总监后,下面的人便议论纷纷,再加上她连续推出的几个系列水花都不大,更是让公司内部怀疑她的能力,现在她必须要作出成绩,来证明自己的实力。</p>如果不是墨雨柔,霍德根本不认识姜沫夭,又因为墨雨柔的原因,霍德对姜沫夭也没什么好感。</p>虽说感情之事不能强求,奈何霍德先生是一个极其护短的人,尤其是在知道这中间的一些纠葛,更是不喜欢面前这个女人。</p>姜沫夭的手悬在半空,可霍德根本没有握手的打算,反倒是看向了萧梓琛,说道。</p>“萧总,合作的事情还是请联系我的助理,定好时间我们坐下来慢慢谈,抱歉,先走一步。”</p>说完,霍德便离开了开幕式现场,走进了会展中心。</p>“梓琛,霍德先生究竟是怎么想的,你看他刚才的态度,一点都没有合作的诚意。”</p>霍德一离开,姜沫夭便发起了牢骚,当着心爱之人的面丢了脸,她心里不免恼火。</p>萧梓琛轻拍了拍姜沫夭的手,说了句。</p>“你别多想了,这次凡思特珠宝也来参展,想必霍德先生事情比较多,不过今晚不是有晚宴吗,到时候再谈吧!好了,先去展位看看吧,希望这次的会展能让朵拉珠宝走出亚洲。”</p>萧梓琛一脸淡然的说道,说完,也没有在意姜沫夭此时的情绪,转身也走进了会场。</p>姜沫夭被如此冷落,心情更加的低落,可看到萧梓琛一点都没有等自己的打算,只好急忙追上去。</p>“梓琛,今晚的晚宴我也要去吗?”</p>“当然,你是朵拉珠宝的总监,而且要说珠宝行业,你比我更熟悉。”</p>听萧梓琛这么一说,姜沫夭顿时又有了自信,挽着萧梓琛的胳膊,势在必得的说道。</p>“放心吧,我一定会帮公司拿下凡思特的联名合作。”</p>“我对你一直都很有信心,走吧,这几天你可是要辛苦些了。”</p>感觉到被萧梓琛重视,刚才的乌云瞬间消散。</p>临近中午,霍德先生舍不得墨雨柔一直在会场辛劳,直接命令她回去休息。</p>“雨柔,时间差不多了,这边交给迈克,你回去休息吧!”</p>迈克,霍德真正的助理。</p>“老师,我不累,你看这边事情这么多,我留下来也能分担一些。”</p>墨雨柔可不想回去,她喜欢忙碌,这样,自己就不会胡思乱想。</p>“墨雨柔,听话,现在回去,晚上你还得陪我参加晚宴,不休息好,你的身体吃不消。”</p>“啊,晚宴,老师,迈克不去吗?”</p>墨雨柔有些意外,老师应该知道她不喜欢应酬,而且晚宴上,一群男人喝酒,她到了那边一不能陪酒,而不能营造气氛,可能还要让别人照顾。</p>不过霍德显然是早就做好了决定。</p>“迈克要去机场接米修,晚点才回到,难道你想让我一个老外应付他们,你也知道我的汉语不好。”</p>霍德直接卖惨。</p>得,墨雨柔现在想要拒绝也不好意思啊,明知道这中间有故意的成分,但墨雨柔也不好戳穿。</p>“好吧,那这边就辛苦老师了,我先回去休息,晚上见。”</p>“晚上见。”</p>之后,墨雨柔便离开了会展中心。</p>会展第一天只开放专业观众,好几个进出口都封掉了,墨雨柔来到唯一的出口,当看到那竖起来的密密麻麻的铁柱,再看看自己宽大的轮椅,有些为难了。</p>此时已经过了进场高峰,又是中午用餐时间,入口处的服务人员没有几个,而且都离墨雨柔比较远。</p>墨雨柔看着差不多三十米远的狭长的通道,看了看身下的轮椅,轻叹一声。</p>如果没有轮椅到还好,她这两天只是为了不让左腿有负担才坐的轮椅,步行是没问题的。</p>关键是她身下的这个轮椅,电动的,又是专门量身定制的,有四十多斤重,以如今墨雨柔的身体,根本拿不动。</p>墨雨柔想了想,准备去远处叫一个服务人员过来帮忙,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p>“要回去吗?”</p>墨雨柔手一顿,转身,萧梓琛清风沐雨般朝这边走来,墨雨柔只是看了一眼,便急忙回神。</p>“你是要回去吗?”</p>见墨雨柔没有回答,萧梓琛又开了口。</p>墨雨柔点了点头,随即遥控轮椅准备离开这里。</p>“我帮你。”</p>“啊?”</p>墨雨柔还没反应过来,萧梓琛直接将墨雨柔抱了起来,然后穿过了狭长的走道。</p>“喂,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萧总帮我拿一下轮椅就行了。”</p>墨雨柔可不想和萧梓琛再有过多的牵扯,尤其是这么亲密的举动,她好不容易平静的内心不能再因这些妄起波澜。</p>“那晚在医院,我听医生说你的腿应该多休息。”</p>听了这话,墨雨柔都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愤怒,曾经渴望得到这个男人关心的时候,他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可现在却又这般体贴,他究竟想怎样。</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