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生日怎么过</p>墨雨柔最后使出自己的杀手锏,只要自己一撒娇,吴妈就拿她没辙。</p>这不,墨雨柔一说饿,吴妈顿时便忘记了刚才的话,扶着墨雨柔进了电梯。</p>回到公寓,墨雨柔也没有在走动,坐在落地窗前,面前是一个泡脚桶,里面是医生配的中药材。</p>撩起裙摆,脱掉袜子,墨雨柔的双腿暴露在外,因为长时间的昏迷,导致她双腿肌肉萎缩,虽然经过了大半年的复健,如今也能行动自如,可这双腿依旧比常人纤细。</p>“吴妈,改天你找个人,定期去父亲的墓前除除草,今天去祭拜父亲,看到那满地的杂草,我忽然觉得自己其实挺不孝的。父亲在的时候,我任性妄为,父亲去世了,我却为了逃避躲去了国外,都没想到常去父亲墓前陪他说说话。”</p>墨雨柔这次回洛城,就是为了祭拜自己的父亲,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也让墨雨柔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不是她父母葬在洛城,也许这里她永远也不想回来了。</p>吴妈一边弄着晚餐,听到墨雨柔的话,点头道。</p>“小姐,这一路你都说了好几次了,老爷和夫人在天上都看着你呢,他们都知道你心里一直想着他们。这一年,耀华集团顺顺利利,如今你在自己喜欢的领域也有了这么大的成就,老爷夫人看到这些,一定会替你开心,在他们心里,你都是他们最乖的女儿。”</p>“吴妈,你就别安慰我了,我也就感叹一下,我不难过。”</p>说着,墨雨柔深吸一口气,微微一笑,在英国的这段时间,她过得很平静,似乎也忘了过去的那些痛苦,至少现在,萧梓琛这个名字很少出现在她的回忆里。</p>“对了,小姐,这次回来傅医生也知道,当初你在英国的时候他那么照顾你,这次你是不是也该邀请他过来吃顿饭,正好过几天就是小姐生日了。”</p>吴妈一心想要撮合傅裕笙和墨雨柔,这几个月,虽然这两个人相隔千里,可傅裕笙三天两头的就给他们打电话,期间也去了英国两三次。</p>傅裕笙什么想法,墨雨柔身边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就算是墨雨柔自己,哪怕再想逃避也很清楚。</p>听到生日,墨雨柔微微一愣,随即眼底闪过一丝落寞,忽然淡淡一笑,说了句。</p>“生日就不过了,过两天老师要过来参加一个活动,我得帮他准备一下,事情太多了。”</p>墨雨柔随便找了个借口,吴妈还想说些什么,忽然想到了一些事,轻叹了口气,把想说的话憋了回去。</p>第二天,墨雨柔还在睡,就被一个电话吵醒了。</p>“喂,哪位?”</p>“雨柔,是我,赶紧起床,半小时后去陪你吃早餐。”</p>电话是傅裕笙打来的,墨雨柔除了回来当日在机场见过傅裕笙,这些天事情太多,两个人一直没有见面,这不,傅裕笙索性一大早过来陪墨雨柔吃早餐。</p>墨雨柔一听,立刻看了看时间,发出了一阵不满的轻哼声。</p>“裕笙哥,现在才七点,太早了吧!”</p>“早吗,那行,你先睡着,我过来了等你。”</p>傅裕笙说道。</p>墨雨柔一听,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p>“你觉得我还睡得着吗?”</p>说完,墨雨柔挂了电话,揉了揉凌乱的长发,和睡意抵抗了几分钟,从床上下了地。</p>“小姐,今天怎么这么早?”</p>墨雨柔走出房间,吴妈还有些惊讶。</p>在英国的这段时间,除非有非常重要的事,不然墨雨柔不可能在早上八点前起床。</p>墨雨柔揉了揉还有些迷糊的眼睛,伸了个懒腰,说道。</p>“是傅裕笙那家伙,说什么要过来陪我吃早餐,他不知道我要倒时差嘛!”</p>语气中充满了因为早起而有的怨念,然后呆愣愣的坐在了沙发上,双眼无神。</p>吴妈听了,淡淡一笑,他们都回来了三天了,这倒时差这个理由未免太牵强了一点。</p>吴妈立刻去冲了一杯咖啡,端到了墨雨柔的面前。</p>“估计傅医生见你好几天没联系他,便想着过来看看你。”</p>墨雨柔呆滞的点了点头,然后喝了一口黑咖啡,浓郁的咖啡味立刻让她清醒了几分。</p>墨雨柔拍了拍脸,然后走到了一旁的健身区,开始了新一天的锻炼。</p>大约半个小时后,傅裕笙提着慢慢两大袋早餐出现在了墨雨柔的公寓。</p>“吴妈,早,雨柔呢。”</p>“在锻炼呢,东西给我吧!”</p>说着,吴妈接过傅裕笙手里的东西,进了厨房,傅裕笙换了鞋径直去了客厅。</p>此时墨雨柔也正好锻炼结束,看了眼傅裕笙,挥了挥手说了句。</p>“等会儿,我去洗个澡。”</p>之后,墨雨柔便去了卧室,傅裕笙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东看看,西瞧瞧。</p>“傅医生,你的咖啡。”</p>吴妈端了一杯咖啡过来,正准备离开,傅裕笙叫住了她。</p>“吴妈,稍等,那个过两天雨柔的生日,她有什么安排吗?”</p>被这么一问,吴妈有些为难,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傅裕笙见状,又问道。</p>“怎么了?”</p>吴妈朝远处的卧室瞧了眼,然后走到傅裕笙身旁小声说道。</p>“傅医生,一年前,小姐就是在她生日当夜和萧先生提出离婚的。”</p>傅裕笙一听,眉心一皱,然后疼惜的看了眼远处的卧室,轻轻点了点头。</p>“行,我知道。”</p>吴妈还想说些什么,此时听到远处的开门声,便直起身说道。</p>“傅医生,早餐都准备好了,去餐厅吧!”</p>傅裕笙也听到了脚步声,整理情绪,站了起来。</p>餐桌上,傅裕笙看着墨雨柔,想要开口,可又怕墨雨柔想起不开心的事,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p>“裕笙哥,有什么就说吧,你这样,影响食欲。”</p>墨雨柔受不了傅裕笙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先开了口。</p>傅裕笙尴尬一笑,然后开了口。</p>“后面几天怎么安排?”</p>“老师后天到洛城,这两天我得和主办方把活动内容对接一下,耀华那边也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事情还挺多的,怎么了?”</p>“没什么,就是问问,不过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上次你的体检我看过了,你的胃不是很好,还是要记得按时吃饭。”</p>傅裕笙关心的说道。</p>墨雨柔听了,不以为然,耸了耸肩,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p>“都老毛病了,现在有吴妈每天盯着,已经好很多了。”</p>“还是别掉以轻心,身体可是自己的。”</p>“知道了,傅医生,我一定谨遵医嘱。”</p>墨雨柔最怕傅裕笙念叨了,要是不尽早结束这个话题,这一个早上她都别想安静。</p>傅裕笙听到这话,宠溺一笑,也终于停止了唠叨。</p>吃过早餐,墨雨柔便去了活动主办方那,傅裕笙也去了医生。</p>洛城最大的一个展览馆,五天后,会在这里举办一场全亚洲最大的珠宝展。</p>霍德先生作为此次活动最重要的嘉宾,主办方更是规划出了一片一百平的独家展区,而墨雨柔这几天过来的主要任务就是规划布置这片展区。</p>“墨小姐,你看这个方案如何,我们会将霍德先生的传世之作放在展区的中心位,然后用霍德先生最喜欢的百合造型在周围点缀,正好和他这次主要的展品相映衬。”</p>展会主办方的一个负责人拿着一套方案和墨雨柔讨论着。</p>“就按陆先生的方案布置吧,整体上都不错,具体的,等场馆布置完毕,我们在做细节调整。”</p>墨雨柔这次的出现,公开的身份是霍德先生的助理,但因为耀华集团的关系,她也是这次展览的承办方之一。</p>耀华集团旗下的星月珠宝这些年一直致力于本土设计理念,想要让国内那些优秀的珠宝设计师登上国际舞台,所以这几年一直是这个珠宝展的承办方之一。</p>“对了,墨小姐,听说霍德先生之所以参加这次的展会,是为了寻找一个合作品牌,我很好奇霍德先生一直都是个独立设计师,为什么现在又想要寻求合作呢。”</p>“其实霍德先生这些年也和一些国外的品牌出一些联名款,不过这次霍德先生想要借鉴一些东方元素,所以这次的展会是一个最佳的机会。”</p>对方听了墨雨柔的话,点了点头,然后好奇的问了句。</p>“那不知这次星月珠宝会不会争取这个合作机会呢。”</p>显然对方是在套话,其实这次知道墨雨柔竟然代表了霍德先生,他们全都非常诧异。</p>要知道墨雨柔可是耀华集团的董事长,虽然在一年前因为交通事故辞去了总裁一职,可她依然是耀华最大的股东,董事会选出来的董事长。</p>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如今居然跑去国外成为一个珠宝设计师的助理,难道真的是情伤过重。</p>当然,这些都是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他现在要知道的是墨雨柔会不会利用这个身份假公济私。</p>其实当时霍德交代她这个任务的时候,墨雨柔也拒绝过,毕竟她的这个身份很容易让外人质疑,不过她似乎并不太介意,因为对于星月珠宝,她早就有了自己的规划。</p>“这次星月珠宝不会参与合作竞标。”</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