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相撞受伤</p>墨雨柔听到后,转身看着傅裕笙,倒退着走着,一边说道。</p>“傅医生,你怎么现在越来越像吴妈了,在家里吴妈就是经常让我休息,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也一直说,我一点都不累,就让我再逛一会儿……”</p>“小心……”</p>“啊……”</p>傅裕笙的提醒才出口,墨雨柔便撞到了身后的人,整个人往后仰去。</p>傅裕笙见状直接扔掉手里的东西,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可他还是慢了一步。</p>就在墨雨柔以为自己要摔个四仰八叉的时候,背后,一个强有力的臂弯紧紧的搂住了她。</p>惊吓之余,墨雨柔回神抬头,当看到接住自己的人时,脸上闪过一抹惊讶。</p>墨雨柔倒退着走,没有看到身后的电梯,此时电梯门恰好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人和墨雨柔撞个人满怀。</p>“雨柔,你没事吧!”一秒记住http://</p>“梓琛,你……”</p>“萧梓琛!”</p>傅裕笙,墨雨柔,姜沫夭几乎异口同声。</p>这是多么尴尬的场面,墨雨柔在开口之时已经被傅裕笙从萧梓琛的怀里拉了起来。</p>“雨柔,腿没事吧!”</p>傅裕笙蹲在地上,紧张的检查着墨雨柔的双腿。</p>萧梓琛看到这个画面,居然觉得有些刺眼,一旁的姜沫夭则表情复杂的在墨雨柔,傅裕笙和萧梓琛之间来回观望。</p>“裕笙哥,我没事……嗯……”</p>墨雨柔刚说完,准备活动一下双腿,左腿膝盖处传来一阵刺痛,一个踉跄,还好傅裕笙及时扶住。</p>萧梓琛在墨雨柔发出那阵轻呼声时,手下意识的伸了过来,不过看到傅裕笙稳稳的扶住墨雨柔,尴尬的收回了手,而一旁的姜沫夭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p>傅裕笙一把抱起墨雨柔。</p>“我们去医院。”</p>说完,便朝着电梯里走去。</p>“裕笙哥,我的东西。”</p>墨雨柔急忙叫停,她一晚上的战利品可是被傅裕笙扔在了地上,不过她刚说完,便看到萧梓琛已经捡起了那几个购物袋,朝着这边走来。</p>“谢了。”</p>傅裕笙对着萧梓琛道谢,准备伸手接过,不过萧梓琛却收回了手。</p>“车子在哪?”</p>傅裕笙抱着墨雨柔,萧梓琛见他没有手拿那几个购物袋,便开了口。</p>傅裕笙倒也不客气,抱着墨雨柔转身走进了电梯,萧梓琛也紧跟着走了进去,剩下姜沫夭见状也只能追了上去。</p>“墨小姐,你的腿……”</p>一进电梯,姜沫夭便一脸质疑的开了口,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傅裕笙呛了回去。</p>“一年前雨柔的腿做过手术,撞不得,姜小姐不会以为我家雨柔是装的吧!”</p>如果说以前的傅裕笙看在萧梓琛的面子上还会给姜沫夭几分面子,但自从墨雨柔和萧梓琛离婚后,傅裕笙便不在收敛自己的脾气。</p>“傅医生,你误会了,我就是关心一下。”</p>姜沫夭急忙辩解,还一脸委屈的看向了萧梓琛。</p>萧梓琛轻拍了一下姜沫夭的手,但并没有帮姜沫夭说话,倒是墨雨柔一脸和善的说了句。</p>“多谢姜小姐关心了。”</p>面对墨雨柔这般的客气,姜沫夭心里再憋屈,也只能忍了,之后,电梯里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尴尬。</p>到了地下停车场,傅裕笙小心翼翼的将墨雨柔抱进了车里,接过萧梓琛手里的购物袋,开口道。</p>“谢了,萧总。”</p>说完,傅裕笙便准备上车,萧梓琛却叫住了他。</p>“我和你们一起吧!”</p>“梓琛?”</p>姜沫夭很是震惊,她感觉今天的萧梓琛太奇怪了,好像对墨雨柔十分的上心,他这是在担心墨雨柔吗?</p>听到姜沫夭的轻呼,萧梓琛轻握着她的手,解释了句。</p>“毕竟是我撞到了她。”</p>萧梓琛都解释了,哪怕姜沫夭心里有十万个不乐意,也只能答应了。</p>一旁的傅裕笙本想开口拒绝,可看到姜沫夭那怨念的表情,改变了主意,回了句。</p>“随你!”</p>说完,傅裕笙上了车,迅速的离开了停车场,萧梓琛他们的车紧紧跟在后面。</p>墨雨柔看着他们后面的那辆车,眉心微皱。</p>“萧梓琛他想干嘛?”</p>墨雨柔有些看不懂了,以前这个男人对自己避之不及,今天萧梓琛的反应,着实有些奇怪。</p>傅裕笙耸了耸肩回了句。</p>“谁知道呢,估计是怕你腿出了问题又赖上他吧!”</p>听到这个解释,墨雨柔眸光微暗,然后不再吭声,一只手轻柔的揉着自己的左膝盖。</p>“还疼啊!”</p>傅裕笙见状,问了句,墨雨柔轻点脑袋,傅裕笙一脚油门,车子开得更快了。</p>到了医院,傅裕笙便抱着墨雨柔去了急诊室,萧梓琛他们停好车后也走了进来,见急诊室的门没有关上,便走了进去。</p>墨雨柔的双腿暴露在外,纤瘦洁白的小腿,肌肤嫩滑白皙,再往上看,萧梓琛不禁眉心一皱。</p>在靠近膝盖的地方,一条大约十五厘米长的伤疤触目惊心。</p>也不知道是原本就这样还是因为刚才那一撞,膝盖处的肌肤呈嫩红色,医生轻轻的捏了捏墨雨柔的膝盖,墨雨柔整个人脸色一变,嘴里发出一阵轻哼。</p>“嗯……”</p>“伤口可能有些积液,需要拍个片子做进一步检查。”</p>医生检查完,说道。</p>话一说完,傅裕笙已经抱起了墨雨柔,直接去了拍片室,这一次,萧梓琛没有跟上,而是走出了急诊室。</p>大约半个小时后,检查结果出来,膝盖积液,伴有轻微炎症。</p>然后,他们几个看着医生拿着一根直径接近三厘米的针筒直接扎进了墨雨柔的膝盖,然后一点点透明的液体灌满了针筒,直到有血液流出。</p>整个过程,墨雨柔没有打麻药,就这样默默的坐在那,不吭一声,只是紧握的双拳已经代表了一切。</p>等积液全部抽出,墨雨柔已经满头大汗,脸色苍白,整个人彻底的虚脱,无力的躺在病床上。</p>“院长,墨小姐这腿伤还是要小心养护。”</p>“嗯,这里没事了,你先去忙吧!”</p>傅裕笙点了点头,然后接过护士手里的点滴瓶,亲自给墨雨柔扎了针。</p>等一切忙完,墨雨柔看了眼病房外,萧梓琛还在那站住,傅裕笙也瞧见了,对墨雨柔说道。</p>“你先休息吧!”</p>说完,傅裕笙便走出了病房,并把门关上了。</p>“她今晚要留院观察,你们可以回去了。”</p>傅裕笙的态度不算差,但也说不上和善。</p>“她的腿?”</p>萧梓琛还是没有忍住,他也是今晚才知道那场车祸,墨雨柔不仅仅是昏迷。</p>听到这个问题,傅裕笙一阵冷笑,他恨不得一拳揍过去。</p>“萧梓琛,你可真行啊,难道当时你就没关心过雨柔的伤势吗?”</p>被当面质问,萧梓琛无以辩驳。</p>“我……”</p>“哼,也是,萧总可是出了名的冷心冷血,当时没有放炮庆祝已属难得了,我们又岂能期待他施舍一些关心呢。”</p>傅裕笙忍不住讥讽道,这辈子,他都觉得萧梓琛欠墨雨柔的。</p>“傅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初梓琛和墨小姐已经离婚。”</p>姜沫夭忍不住替萧梓琛辩解道,不过她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直接点燃了傅裕笙心里的怒火。</p>“姜小姐,请你没弄清楚事情原委别在这乱解释,雨柔为什么会受伤,还得问问你身边这个男人。”</p>“梓琛,这……”</p>姜沫夭没想到傅裕笙会是这样的态度。</p>“裕笙,当初的事是我错了,她的腿究竟怎么回事?”</p>萧梓琛没有理会姜沫夭的委屈,倒是态度恳切的看向了傅裕笙。</p>“左膝盖粉碎性骨折,不过就算恢复了,她的腿也会落下一辈子的痛疾,尤其是风雨天,膝盖就会隐隐作痛。”</p>傅裕笙也没有继续为难萧梓琛,直接将墨雨柔的情况说了出来。</p>萧梓琛有些震惊,他没想到墨雨柔那一次的伤会如此的严重,刚才那道伤疤,如蜈蚣一样触目惊心,还有那细微的针孔,这一年来,怕是经历过无数次刚才的场景。</p>傅裕笙说完这些,萧梓琛许久的沉默,此时的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p>“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回去吧!”</p>傅裕笙开了口,说完,便转身进了病房。</p>“梓琛,你在担心墨小姐吗?”</p>姜沫夭看到萧梓琛那略带愧疚,并有些恍神的表情,心里泛起熊熊妒火,还有几分怒意。</p>“没,走吧,我先送你回去。”</p>萧梓琛回神,看了眼紧闭大门的病房,然后对着姜沫夭说道,说完,便默默离开了这里。</p>姜沫夭望着和平日里反差极大的萧梓琛,心里产生了许久未有的危机感。</p>病房里,傅裕笙坐在床边,欲言又止。</p>“想说什么就说吧,一晚上盯着我看,你不累我都嫌累。”</p>被傅裕笙一直这样盯着,墨雨柔想要休息都难,终于忍不住开了口。</p>被看穿的傅裕笙心虚的摸了摸鼻子,然后轻咳了一声,正准备开口,墨雨柔又开口道。</p>“算了,你还是别说了吧,省的破坏气氛。”</p>傅裕笙要说什么,墨雨柔大概能猜到,无非就是关于那个人的事。</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