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以公司助理的身份</p>不过傅裕笙都已经纠结了一晚上,话到嘴边,岂有咽回去的道理。</p>“你现在对他……”</p>“让你别说你还说,你看,好好的气氛都被破坏了。”</p>傅裕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墨雨柔打断了。</p>“雨柔,都过去了一年了,你心里还……”</p>“裕笙哥,不要再说这件事了,好吗?如果我说现在完全放下,你会信吗?在英国的这段时间,我过得很平静,我也相信时间会冲淡一切,也许将来的某一天,就算我和他单独相处,心里也能淡无波澜吧!”</p>墨雨柔眸光暗淡的看着窗外漆黑的夜,平静的说道。</p>墨雨柔心里觉得自己表现的已经足够的好,至少现在面对那个男人,她的心不似一年前那么的撕心裂肺了。</p>之后,病房里再也没有声音,傅裕笙安静的守在病房前,一直到吴妈匆匆的赶到医院,傅裕笙才去了楼上办公室休息。</p>回去的路上,萧梓琛一言不发,安静的开着车,车厢里弥漫着一种别扭的安静,姜沫夭一路上一直暗暗盯着萧梓琛,心里有无数的问号,却不敢开口。</p>一直等车子开进了小区,开到了姜沫夭所住的那栋楼下,萧梓琛才转身看向了姜沫夭。</p>“时间不早了,我就不上去了。”</p>说完,萧梓琛便安静的坐在驾驶座,等着姜沫夭下车。</p>姜沫夭的眼眸一暗,以前的萧梓琛,即使不上楼,也会下来给她开车门,可今晚的萧梓琛,连这些基本的礼仪都忘记了。</p>不是说讨厌墨雨柔吗,不是从没爱过墨雨柔吗,可为何只是偶然遇到,萧梓琛就有如此反常的行为呢,姜沫夭的眼眸中闪过一道阴冷的寒光,但随即一脸浅笑道。</p>“那你回去了也早些休息,明天公司见,晚安。”</p>说着,姜沫夭凑过去,在萧梓琛的脸颊轻轻吻了一下,萧梓琛依旧平静自若的坐在那,一点想要亲热的举动都没有。</p>之后,姜沫夭失落的下了车,刚把车门关上,准备在说些什么,车子已经呼啸离开。</p>望着远去的车影,姜沫夭原本还能克制的表情终于染上了一层阴郁之气。</p>“墨雨柔,这一次,你休想抢走梓琛。”</p>几乎是咬牙切齿,表情一点点狰狞。</p>十几分钟后,当萧梓琛把车停好后,才意识到自己来错了地方。</p>昊天居,当初他和墨雨柔的婚房,也是婚后唯一转到墨雨柔名下的财产,他已经有一年没来过这里了。</p>别墅里,一片漆黑,这里已经一年没住人了,借着路边的灯光看进去,院子里杂草丛生,一片萧条。</p>萧梓琛坐在车里,摸出一支烟,点上,此时的他心里有些乱,或者说有些烦躁,但究其原因,他自己都弄不清楚。</p>一支烟抽完,萧梓琛重重的呼了一口气,重新启动车子,离开了这里,望着车后渐行渐远,一直消失在夜色里的别墅,萧梓琛的眉心却始终没有舒展。</p>第二天一早,昨晚的值班医生来了墨雨柔的病房,看了一下她膝盖的情况,已经消肿了。</p>“墨小姐,这几天一定要好好休息,千万别走动,等这瓶水挂完你就可以回家休息了。”</p>“谢谢。”</p>墨雨柔礼貌的说道。</p>这时,傅裕笙走了进来,手里拎了两个袋子。</p>“早餐来了,你喜欢吃的祥福记的小笼包和鲜肉馄饨,还有豆浆。”</p>傅裕笙一边说着,一边把这些早餐拿了出来。</p>“裕笙哥,你这得几点起来啊,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这里到祥福记可是要四十多分钟的路啊!”</p>墨雨柔有些感动,祥福记是百年老店,在墨家别墅附近,墨雨柔从小就在祥福记吃早餐,后来长大了,搬了出来,便很少吃那里的早餐了。</p>“这不知道你喜欢吃吗?赶紧的,趁热。”</p>拿出来的早餐还冒着热气,尤其是那碗鲜肉馄饨,一打开,房间里全都是浓郁的肉香味。</p>“待会儿回去后好好休息,不然,我就给霍德先生打电话,让他直接调你回英国。”</p>一边看着墨雨柔吃早餐,一边还不忘叮嘱墨雨柔休息,她的那条腿,真的经不起折腾了。</p>“知道啦,这不是昨晚没注意吗?你看,吴妈都把轮椅带来了。”</p>墨雨柔倒也配合,毕竟自己好不容易站起来,她也不想这大半年的努力白费。</p>远洋集团,萧梓琛今天比往日来的早了些,一进办公室,便把刘明宇叫了进去。</p>“去准备些东西,待会儿跑一趟恒生医院,墨雨柔住院了。”</p>许久没有听到墨雨柔这三个字了,刘明宇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一想到过几天的珠宝展,便知道自己没有听错了。</p>不过刘明宇心里十分好奇,为什么自家总裁忽然会主动提到墨雨柔,当初墨雨柔因为他住院都没见他去看过。</p>“总裁,墨小姐她……”</p>“她的腿受了伤,这次她代表的是霍德先生的助理,既然我们想要和霍德先生合作,那也该让他们看到我们的诚意。”</p>非常合理的解释,可刘明宇依旧惊讶,要知道,当初为了和摩尼集团合作,他们这位总裁也没如此的讨好,更何况墨雨柔只是一个助理的身份。</p>不过老板的心思做员工的怎么能猜透,既然是老板交代,他这个做助理的当然尽力办妥。</p>“好的,总裁,我立刻就去医院。”</p>说完,刘明宇便准备离开,可萧梓琛又叫住了她。</p>“记住,你是以公司助理的身份。”</p>萧梓琛这么一强调,刘明宇更觉得这其中另有隐情,但他依旧非常职业的点头道。</p>“明白。”</p>上午九点,刘明宇到了医院,买了一束鲜花,一个果篮,他出现在病房的时候,墨雨柔正好挂完水,换了衣服准备离开。</p>刘明宇也是快一年没有见到墨雨柔了,再次见到曾经的总裁夫人,总觉得墨雨柔变了许多,更加的知性,静雅。</p>“墨小姐,我是代表远洋集团来看望你的,你的腿没事吧!”</p>“刘助理,好久不见,我很好,昨晚只是一点意外,不过还是要谢谢你。”</p>墨雨柔坐在轮椅上,微笑的开口道。</p>“墨小姐客气了,应该的,这半年耀华和远洋在芯片市场的合作一直融洽,作为合作伙伴,也该前来关切。”</p>听到这话,墨雨柔又是淡淡一笑,心里那一点点的期待消失,果然,还是自己想多了,那个人怎么可能因为私情来看望她,更何况他们之间应该也不存在所谓的私人感情吧。</p>“雨柔,车子在门口等着了,走吧!”</p>傅裕笙看着这种客套的场面,忍不住站了出来。</p>“刘助理,谢谢你的花,那我就先回去了。”</p>墨雨柔微笑道,刘明宇的任务已经完成,也没必要继续留着,便也点头道别。</p>“那墨小姐好好休息,我先走了。”</p>说完,刘明宇便离开了病房。</p>“谢了,裕笙哥。”</p>墨雨柔对着傅裕笙说道。</p>“谢什么,车子的确在门口等着了,再不下楼,门诊室就要被堵住了,走吧!”</p>傅裕笙最不喜欢的就是听到墨雨柔的道谢,说完,便推着墨雨柔下了楼。</p>第二天的晚上,霍德先生抵达了洛城,得知墨雨柔腿伤复发,一再强调她不要来接机,不过墨雨柔还是去了。</p>在机场,墨雨柔被霍德先生好好教育了一翻,但终究是自己疼爱的晚辈,那些教育也都是疼惜之词。</p>“老师,明天有个开幕剪彩,我就不陪你去了,这是后面几天的行程,对了,远洋集团萧总明晚有一个晚宴,你是主客,还有这次展会的主办方,我帮你应下了。”</p>车上,墨雨柔给霍德先生讲了一下这几天的行程。</p>听到远洋集团,霍德先生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身旁的墨雨柔。</p>“雨柔,你还没忘了他?”</p>墨雨柔没有隐瞒她和萧梓琛的感情纠葛,包括那短暂的婚姻。</p>“不,老师,这次你寻求联名品牌合作,远洋的朵拉珠宝一直致力于东方之韵的风格,和你这次的风格方向是最一致的,而且朵拉珠宝也是这次参展中实力前几名的,在亚洲地区也有足够的影响力,最主要的是,远洋有自己的加工厂。”</p>墨雨柔非常平静的分析道,替老师接下这个晚宴,墨雨柔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p>如果真的讲私情,以她和萧梓琛的关系,那她更应该直接拒绝。</p>霍德只是随口一说,他非常信任墨雨柔,不然,也不会将这次会展的事宜全权交由她来处理。</p>“不用紧张,我相信你,不过我只是好奇,你真的放下过去了吗?”</p>“老师,我有哪里表现的没有放下吗?”</p>面对霍德先生的疑惑,墨雨柔反问了句。</p>霍德先生被逗笑了,然后开玩笑似的说道。</p>“看来那位傅先生有希望了。”</p>“老师,我傅裕笙对我而言是朋友,是哥哥,但绝对不会是情人。”</p>墨雨柔格外认真的说道,她明白这些人都希望她过得幸福,但她也知道自己的幸福绝非是傅裕笙。</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