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你的眼睛怎么了</p>萧梓琛的话激起了墨雨柔的胜负欲,她不认为姜沫夭的行为有什么诚意可讲。</p>“墨小姐,我希望你能抛开对我们的成见,沫沫也不希望打扰到yuri女士的生活,只是yuri女士太过低调,我们想要事先与她取得联系也很难,所以也只能冒昧前去拜访。”</p>萧梓琛这话说的有些针对性,他总觉得墨雨柔在这件事上夹带了私人感情,就好像是故意阻挠他们见yuri女士。</p>“萧梓琛,你这是什么意思?”</p>墨雨柔听到这话,立刻感受到了萧梓琛的针对,顿时脸色一变。</p>不过她刚说完,一旁的周俊益便站了出来。</p>“两位,何必要为一个旁人闹得不愉快呢,雨柔,给我个面子,也许萧总真的是诚意满满呢。”</p>见周俊益尽然帮萧梓琛讲话,墨雨柔有点惊讶,但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她没必要为这种事生气,萧梓琛不是向来都是带着有色眼镜看她吗,过去是,现在也是。</p>萧梓琛也没有在说话,而是郁闷的喝了一口闷酒。</p>周俊益在两个人之间来回打量,眼眸一亮,说道。m.9biquge.com</p>“萧总,或许雨柔说的没错,贵公司还没表现出十足的诚意,冒昧打扰固然不对,不过如果换做是你这个集团总裁亲自登门拜访,说不定那位yuri女士会重新考虑。”</p>周俊益摆明了就是想要把事情闹得更大,这不,话刚说完,就感受到了墨雨柔警告的眼神。</p>不过周俊益丝毫没在意墨雨柔的表情,接着说道。</p>“雨柔,刚才听你这口气,莫不是你还放不下过去。”</p>得,周俊益就是个看戏不嫌事大的主,居然直接戳中墨雨柔的痛处,这个时候,墨雨柔能怎么回答,只能尴尬一笑。</p>而此时的萧梓琛似乎真的在思考周俊益刚才说的话,或许,他们还没有真的让yuri看到自己的诚意。</p>大概九点左右,墨雨柔接到了亚斯的电话,本来亚斯要过来接她的,可在来的路上车子抛锚,他可能还需要半个小时。</p>一旁的周俊益听到了,直接抢过手机和亚斯说道。</p>“我送她回去就行了。”</p>之后,三个人便离开了餐厅。</p>周俊益的司机开了辆轿车,三个人上车后,周俊益对司机说道。</p>“先送我回去吧!”</p>墨雨柔一听,便觉得这家伙又在搞事情了。</p>“周小哥,先送我回酒店吧!”</p>她可不想和萧梓琛单独相处。</p>谁知周俊益来了句。</p>“雨柔,你是想累坏我的司机吗,这边回我的住处才五分钟路程。”</p>墨雨柔想了想,也是,这家餐厅在凯思特酒店和周俊益住所的中间,餐厅到周俊益的住所只需要五分钟车程,而到酒店则需要半个小时。</p>就这样,车子先往周俊益的住所出发了,几分钟后,便到了目的地。</p>“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请两位上楼坐了,麻烦萧总帮我照顾一下雨柔了,再见。”</p>说完,周俊益便离开了,车门关上,车厢里顿时便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气氛。</p>后座和前排驾驶座有一个挡板,这等于萧梓琛和墨雨柔现在在一个封闭的空间。</p>墨雨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司机开的慢,她感觉回去的路好远,过了好久也没到酒店。</p>夜晚的伦敦不似洛城那般热闹,尤其还是在这寒冬。</p>路上,寥寥穿过几辆汽车,行人几乎没有,只有那斑驳的路灯孤零零的站在道路两边。</p>车厢里开着空调,很暖,再加上墨雨柔一下午都在忙,这个点,吃饱了,环境又这么暖,慢慢的,睡意袭来。</p>不知不觉,墨雨柔闭上了眼睛,脑袋贴着车门,沉沉的睡去。</p>这时,司机一个转弯,因为惯性,墨雨柔整个人身体一倒,直接倒在了萧梓琛的身上。</p>萧梓琛也是一愣,刚才没在意,现在才发现墨雨柔竟睡着了。</p>萧梓琛刚想推开墨雨柔,可低头看到墨雨柔恬静的睡容,竟有些不忍惊扰。</p>可能是睡姿不舒服,墨雨柔头动了好几下,可依旧找不到一个舒服的位置。</p>萧梓琛见状,轻轻的,慢慢的往墨雨柔那边移了些位置,然后坐直身体,直到看到墨雨柔微皱的眉心舒展,这才松了口气,然后便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p>大约过了二十分钟,车子忽然停了下来。</p>萧梓琛看了一眼,酒店就在前面差不多两三百米的地方,而不远处,有几辆警车停在那,闹哄哄的。</p>萧梓琛打开前面的隔板,问道。</p>“发生什么了?”</p>“萧先生,前面好像出车祸了,设了路障,过不去了。”</p>“怎么了,到了吗?”</p>墨雨柔迷迷糊糊间感觉车子停了下来,眼睛还没睁开,便开了口。</p>“你醒了。”</p>这时,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墨雨柔一愣,随即睁开眼,抬头,便看到萧梓琛那张俊逸帅气的脸贴在自己的面前。</p>墨雨柔整个人往后一倒,太着急,后脑勺直接撞到了车窗上,发出砰的一声。</p>“嗯……”</p>墨雨柔轻轻一哼。</p>“你没事吧!”</p>萧梓琛下意识的伸手,但伸到一半,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立刻缩回手,开口关心了一句。</p>此时的墨雨柔还处于蒙圈状态,明显没有清醒,一边揉着后脑勺,一边低头说道。</p>“我没事。”</p>墨雨柔此时心里嘀咕着。</p>刚才她是靠在了萧梓琛身上吗?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居然没推开她。</p>就在墨雨柔想事情出神的时候,萧梓琛又开了口。</p>“我们要自己走回酒店了,前面发生车祸,道路封了。”</p>“哦,那就走回去吧!”</p>墨雨柔现在只想尽快和萧梓琛分开,一听到要自己走回去,立刻答应了。</p>然后,萧梓琛便推门下了车,墨雨柔紧接着也下了车。</p>萧梓琛下车后,看了眼前面的事故,估计是有汽车爆炸,天空都被火光映红了,看来前面的道路行人也走不了了,于是萧梓琛便往旁边的弄堂走了进去,从这里也可以走回酒店。</p>墨雨柔跟在萧梓琛的身后,见他走进了那个漆黑狭长的弄堂,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跟了过去。</p>墨雨柔走的很慢,她有很严重的夜盲症,面前的这条路,对她来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眼前是看不到任何东西的,只能凭借着听前面的脚步声慢慢跟着。</p>走了两步,墨雨柔忽然想到手机,可拿出手机一看,却发现没电了。</p>而这时,萧梓琛已经走出去很远了,这下墨雨柔有些慌了,她害怕的站在原地,想要去寻找萧梓琛的脚步声,可弄堂里只有远处警车的回音。</p>墨雨柔那一刻感觉非常的无助,她小心翼翼的伸出脚往边上移动,想要靠着路旁的建筑走。</p>可才走两步,身后传来一个撞击,墨雨柔没有站稳,一个踉跄,好在撞她的人扶住了她。</p>“抱歉。”</p>那个人说完,便离开了,而这时的墨雨柔不敢在往旁边移动了,她站在那,鼓足了勇气,大声喊道。</p>“萧梓琛,你在哪儿?”</p>没有回应,墨雨柔的心越加的慌了,甚至带着一股哭腔。</p>“梓琛,你在哪,我看不见。”</p>坚强的外衣在这一刻终于褪去,此刻墨雨柔的世界是一片漆黑,可比看不见更令她绝望的是萧梓琛丢下了她。</p>从这里到酒店,还有将近三百米的路程,而这个接近两百米的漆黑的弄堂对墨雨柔来说更是一种考验。</p>“啊……”</p>墨雨柔绝望之下,又被人撞了一下,这一次,她没有那么幸运,并没有人伸手扶住她。</p>就在墨雨柔以为自己会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一个强有力的臂弯搂住了她。</p>“你没事吧!”</p>萧梓琛那熟悉低沉的声音在墨雨柔的耳边回荡,那一刻,墨雨柔感觉自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什么坚强,什么独立,这一刻,墨雨柔的眼泪倾泻而下。</p>心里的愤怒,委屈,被萧梓琛丢下的孤独,看不到路的害怕,这一刻全都发泄了出来。</p>墨雨柔一边哭,一边捶打着萧梓琛,像个被抛弃后重新遇到主人满心委屈的可怜人。</p>“萧梓琛,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为什么要丢下我,你不知道我晚上什么都看不到吗?萧梓琛,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总是忽视我的感受,你就这么恨我吗?”</p>一连串的质问,就像个任性的孩子,在数落对方的不是,又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痛诉着对方对自己的伤害。</p>萧梓琛有些懵了,这好像是他第一次看到墨雨柔流眼泪,这个女人不是一直都很坚强嘛!</p>还有,什么叫晚上看不见,他是真的不知道,而且他一直以为墨雨柔跟在自己的身后,他并没有想要甩掉她的意思,毕竟他也知道在国外,这种深夜,一个女人独自走在外面有多危险。</p>“你的眼睛怎么了?”</p>无数的疑问,最后萧梓琛开口的却是这么一个问题。</p>而这样的话也让墨雨柔清醒,她推开了萧梓琛,擦干了眼泪,然后淡淡的说道。</p>“也是,萧总以前怎么会关心我,是我自作多情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