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晚宴</p>穿过走道,萧梓琛找了一个休息椅,小心翼翼的将墨雨柔放了下来,然后又折回去帮墨雨柔把轮椅拿了出来。</p>放好轮椅,墨雨柔刚要站起来,萧梓琛已经伸手扶住了她。</p>“小心。”</p>“萧总,我没那么脆弱。”</p>不过墨雨柔虽这样说着,但还是由着萧梓琛扶着,坐好后,墨雨柔看了眼萧梓琛,淡淡的说了句。</p>“多谢。”</p>说完,墨雨柔便准备离开,可刚走两步,萧梓琛又追了上来。</p>“你去哪,我送你。”</p>墨雨柔真的受不了忽然这么热情的萧梓琛,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抬头,对上萧梓琛那张淡漠清冷的脸,墨雨柔表情疏离的说道。</p>“萧总,如果你是因为想要拿下和凡思特的合作才这么对我,那我有必要和萧总说一句,大可不必。霍德先生是一个非常公正的人,他绝不会把私人感情带入到工作中,而且,我一个助理,也没那么大的能耐改变霍德先生的决定。能否成为凡思特的合作方,那就要看贵公司自身的实力和态度,告辞。”一秒记住http://</p>“墨雨柔……”</p>说完,墨雨柔便转身离开,萧梓琛叫了她的名字,可墨雨柔头都没回。</p>萧梓琛站在原地,远远的看着,直到看到墨雨柔上了一辆商务车,这才转身去了停车场。</p>下午四点多,墨雨柔睡了个午觉醒来,洗了个澡,换了套,小洋装,化了个妆,把头发盘了起来,走出房间,吴妈一直在外面等着,听到动静,从客厅走了出来。</p>“小姐,给你煮了碗长寿面,虽然你不想过生日,但还是把这碗面吃了,待会儿的晚宴,小姐忙着应酬,一定又吃不饱。”</p>吴妈说着,推着轮椅来到了餐厅,餐桌上,一碗热腾腾的面,上面还有一个荷包蛋。</p>墨雨柔其实没什么胃口,可看到吴妈殷切的表情,点了点头,端起了那碗面。</p>“墨雨柔,生日快乐。”</p>墨雨柔心里默念,曾经最期待的日子,如今却是她最想逃避的日子。</p>五点半左右,墨雨柔出了门,司机开着车将她送到了晚宴现场。</p>洛城最豪华的酒店,豪庭酒店,兰芳厅,墨雨柔,霍德来到包厢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p>超大的圆桌,可以坐下二十人,除了最里面的几个位置,其他地方已经坐满了人。</p>包厢门打开,霍德和墨雨柔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包厢里所有的人都起身迎接。</p>里面人很多,但墨雨柔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坐在主宾位的萧梓琛,然后便是他身旁的姜沫夭。</p>墨雨柔微微蹙眉,这个晚宴时远洋集团组织的,萧梓琛会出现是必然,只是她没想到姜沫夭也会一同出席,这种场合作为萧梓琛助理的刘明宇出现不是更合适吗?</p>“霍德大师,晚上好!”</p>霍德和墨雨柔走进包厢,一群人蜂拥上前,在场的除了远洋集团是带着合作目的的,其他的更多的是希望能和霍德有其他方面的合作,毕竟霍德先生名下不仅仅只有珠宝这一个领域。</p>而其中一些人更是打着和墨雨柔套近乎的想法出席的晚宴。</p>别看墨雨柔这一年一直在英国修养,可这一年耀华集团的发展与日俱增,尤其是国外市场,整个洛城没有那个公司能与耀华比肩。</p>“墨董,好久不见。”</p>墨雨柔不喜欢出席这种场合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些人的目的性太强,这不,进来后,她就没有轻松过。</p>“诸位,先请霍德大师和墨小姐入座吧!”</p>闹哄哄的包厢里,一道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姜沫夭站在餐桌旁,看着门口的人群说道。</p>众人这才散开一些,一个个客气的点头道。</p>“对对对,来,请入席。”</p>墨雨柔淡淡一笑,看这架势,这姜沫夭是以女主人的身份出席的,不过也是,人家现在可是远洋集团的总裁夫人,的确是女主人。</p>此时,墨雨柔抬头,正好和姜沫夭的视线对上。</p>看到姜沫夭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墨雨柔只觉得好笑,难不成这个女人是在自己面前炫耀,可惜如今这炫耀在墨雨柔的眼里并不会有什么作用。</p>墨雨柔遥控着轮椅,跟着霍德来到餐桌旁,霍德的位置紧靠着萧梓琛。</p>走近后,霍德准备把他身旁的椅子撤走,让墨雨柔直接坐着轮椅,可墨雨柔此时却站了起来,缓缓的移到了餐桌旁,然后优雅的坐了下来。</p>全程,隔了一个位置的萧梓琛一直盯着墨雨柔,直到墨雨柔坐下,才收回视线,而这一幕尽数落在了姜沫夭的眼里,在姜沫夭的笑脸之下,隐约闪过一抹嫉妒的神情。</p>酒过半巡,在一翻客套后,萧梓琛也终于进入了正题。</p>“霍德先生,听说这次凡思特会把yuri的设计放在联名款中?”</p>说起这位神秘的设计师yuri,萧梓琛还是从姜沫夭的口中听到,说是凡思特这次的联名设计中有这位设计师的参与。</p>自从那次国际珠宝展后,yuri这个名字便进入了时尚圈人士的眼中,尤其是近期面世的几个系列,受到无数时尚人士的追捧,有些限量款更是达到了一货难求的程度。</p>如今的珠宝行业,yuri这个名字就是销量的代名词,尤其是那些年轻受众,更是追捧喜欢。</p>一旁的墨雨柔听到这个名字,微微一怔,但随即平静了下来,安静的听着。</p>“这只是我的一个考虑,不过我这个徒弟性情怪异,如果她不想参与,我做老师的也强迫不了,所以这一点我还不能保证。”</p>霍德开口道。</p>“霍德大师,yuri作为徒弟,难道老师的话也不听吗?如果没有霍德大师的提携,yuri也没有今日的成就啊!”</p>一旁的姜沫夭听到这话,插了嘴,听上去好像在替霍德先生说话。</p>霍德听了,淡淡一笑,说道。</p>“姜小姐说笑了,yuri本身就有才华,就算没有我,她依旧能功成名就,与其说我成就了她,倒不如说我这个徒弟让凡思特更前进了一步。”</p>霍德说着,还转身看了眼墨雨柔,墨雨柔笑而不语。</p>“霍德大师果然有容人之量,能成为霍德大师的徒弟真是幸运。”</p>姜沫夭继续吹捧着,不过怕是要让她失望了,霍德先生可不是那种喜欢彩虹屁的人,这不,姜沫夭说完,霍德也只是淡淡一笑。</p>“姜小姐客气。”</p>不咸不淡的一句道谢,也堵住了姜沫夭接下来想要说的话。</p>姜沫夭见在霍德先生这里没占到什么便宜,直接将矛头转向了整个晚上都没怎么讲话的墨雨柔。</p>姜沫夭给自己倒了杯红酒,起身,来到了墨雨柔的身旁。</p>“墨小姐,一晚上见你一直不讲话,是否这些菜不和你胃口,要不再点几道你喜欢吃的。”</p>墨雨柔本来准备安安静静等晚宴结束就能离开,没想到这姜沫夭又要作妖了。</p>墨雨柔看了眼举着酒杯的姜沫夭,放下筷子,优雅的擦了擦嘴角,说了句。</p>“多谢,不过今晚萧总是主人,霍德先生是贵客,我只是他的一个助理,不能喧宾夺主,分不清主次。”</p>以前的墨雨柔是一个说话非常直接的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但经历过一些事,墨雨柔也更加的成熟稳重了,至少她现在哪怕再不喜欢姜沫夭,也不会表现出来。</p>墨雨柔微笑的说着,四两拨千斤,即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又让在场的众人看清一件事,那就是想要闹事的可不是她墨雨柔。</p>姜沫夭吃了亏,可还是不死心,她见不得墨雨柔好,尤其是这场晚宴,明明她才是女主人,可自从墨雨柔出现后,夺走了她全部的光彩。</p>姜沫夭瞥了眼墨雨柔面前的餐桌,除了一杯果汁,墨雨柔居然一口酒都没喝,要知道当初的墨雨柔可是洛城各大酒庄的贵客。</p>姜沫夭随手拿起一瓶红酒,找了个酒杯,倒了一杯红酒放在了墨雨柔的面前。</p>“墨小姐,以后如果朵拉珠宝和凡思特合作,你我会有很多见面的机会,再次,我就先预祝我们两家公司能合作顺利。”</p>说完,姜沫夭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然后便把目光落在了墨雨柔以及她面前的红酒杯上。</p>墨雨柔如果在看不出姜沫夭有意为难她,那她就是傻子了。</p>在场的都是在洛城生活了几十年的人,都对墨雨柔不陌生,墨雨柔好酒这件事也是街知巷闻,如果现在墨雨柔不喝这杯酒,怕是要担上不给姜沫夭面子的罪名了。</p>一年前的那则新闻,在洛城闹得沸沸扬扬,离婚,初恋情人上位,他们三个人的事怕是在洛城没什么不知道了。</p>那则新闻爆出后,就连墨雨柔和萧梓琛结婚前的那些事也都被挖了出来,什么墨雨柔插足,什么姜沫夭悲伤离开,总之只要她们两个人的名字出现在一起,必定是对立面的。</p>就如刚才,当墨雨柔出现在包厢的瞬间,在场就有一些人小声议论,包厢里也有过短暂的尴尬。</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