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回英国</p>最后的话,语气中带着浓烈的自嘲,墨雨柔说完,站了起来,离开了客厅。</p>吴妈看着墨雨柔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自己在那低吟道。</p>“真的是这样吗?”</p>墨雨柔在洛城又待了三天,在十二月二十八日晚上离开了洛城。</p>也就在那天晚上,刘明宇也从虞城赶回来洛城,下了飞机,在机场还碰到了墨雨柔,简单的打了招呼,直接去了御庭湾。</p>“回来了,这次查的怎么样?”</p>萧梓琛半个小时前就接到了刘明宇的电话,之后便一直在家等着他,一见到刘明宇,便开了口。</p>“这是所有的资料。”</p>刘明宇一进屋,便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叠资料递给了萧梓琛。</p>“我查过了,当年的这个项目,有一个原料商不是远洋一直合作的。”</p>萧梓琛一听,立刻翻看那些资料,但随即皱起了眉。</p>“我记得当年出事是承重的问题,这和这个原料商没有关系啊。”</p>“对,当时调查出来的结果一直显示是承重问题,但这次我找了朋友把最初的设计图发了过去,如果按照设计图来建造,是不可能出现承重问题的。然后我那个朋友又和我说了一件事,就是有些材料如果不符合标准,也会影响到承重问题。”</p>刘明宇这么一说,萧梓琛立刻领会。</p>“所以你是说这个原料商有问题,有对方的详细资料吗?”</p>这次,刘明宇又摇起了头。</p>“萧总,这就是我这次调查最大的收获,或者说是最奇怪的地方,我查过那个原料商,在这个项目出事后,那个原料商便消失了。然后我查了一下他们的注册信息,对方身份居然只是也一个患癌多年的病人,而那个人也在出事后不久就病逝了。”</p>“哼,你觉得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明宇,你说这个人会不会和墨振业有关。”</p>萧梓琛猜测道,毕竟以墨家的势力,这些事轻而易举。</p>“我调查过那个人生前的那个号码的通联纪录,其中有一个号码萧总看了就知道。”</p>说着,刘明宇把那张通联纪录递到了萧梓琛面前,萧梓琛一看,脸色一下凝重了起来。</p>“又是那个号码?”</p>没错,就是半年多前萧梓琛收到那些信息的那个陌生号码,至今,他也没查到对方的真实身份。</p>“萧总,墨振业已经去世一年,如果这件事真的和墨振业有关,那这个号码是怎么回事?”</p>萧梓琛也很清楚,这个号码另有其人,那究竟是谁呢。</p>面对越来越多的疑点,萧梓琛越来越想不明白了,如果当年针对远洋集团的是这个陌生号码的拥有者,那为何现在这个人做这些事又是为何?贼喊捉贼也不是这么玩的啊。</p>线索好像又断了,萧梓琛拿着折叠文件,来回翻看了不下四次,他希望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可注定是要失望了。</p>“萧总,还要继续调查吗?”</p>刘明宇试探的问道,但他心里清楚,就算继续,也不会调查处更多的信息。</p>“查,当然要查,这个项目当初是耀华和远洋共同开发的,那个项目出事,远洋差点破产,可耀华却一点事都没有,最后还成为那个项目唯一的开发商,我不信耀华一点都没参与。”</p>项目合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耀华却在那个项目中独善其身,一点影响都没有,这不科学,这也是当初萧梓琛为何会认为这件事和耀华有关的原因,在加上他看到的那些证据。</p>不过现在看来,这中间怕是另有隐情,但耀华真的一点责任都没有吗,萧梓琛也不会这么单纯的相信。</p>“好,我会去调查,不过要调查耀华,可能会惊动墨小姐。”</p>刘明宇提前打了预防针,耀华那么大的公司,不是随便什么人说调查就能调查的。</p>萧梓琛点点头,说道。</p>“没事,你先慢慢调查,如果她真的知道了,我去和她谈,我只想要一个真相,相信她也愿意得到一个真相。”</p>提到墨雨柔,刘明宇立刻想到自己在机场遇到她的事,在萧梓琛说完后,刘明宇冷不丁的来了句。</p>“墨小姐今晚回英国了。”</p>“什么,你确定,展会不是还没结束?”</p>萧梓琛明显一愣,昨天他在见霍德先生的时候还看到了墨雨柔,当时也没听她说要回英国的事。</p>“我在机场碰到了墨小姐还有吴妈,是迈克先生亲自送他们上的飞机,我还以为总裁你知道呢。”</p>刘明宇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萧梓琛脸上的表情,刚才,他明显看到萧梓琛脸上的惊讶和失落。</p>此时的萧梓琛一脸的冷肃,把手里的文件往一旁一扔,然后站起来,走到了吧台边,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p>“她回英国为什么要告诉我,我和她现在没有任何关系了。”</p>说着,萧梓琛喝了一口酒,然后有些烦躁的瞥了眼刘明宇,说道。</p>“行了,你先回去吧!”</p>说完,萧梓琛转身去了书房。</p>刘明宇这就被下了逐客令,耸了耸肩,然后悻泱泱的离开了御庭湾。</p>机场上,还有半小时墨雨柔便要登机了,领走前,接到了霍德先生的电话。</p>“老师,还有什么事吗?”</p>“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你真的不打算参与到朵拉的这个项目中吗?这对你打开亚洲市场非常重要。”</p>这几天,远洋针对让yuri参与到这个项目和霍德先生进行了好几次的沟通,但霍德先生一直尊重yuri的选择,不过他也觉得这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p>没错,yuri就是墨雨柔,只是墨雨柔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她设计师的身份,从一开始便决定保持神秘。</p>这次拒绝,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如果答应合作,那她设计师的身份便隐瞒不了。</p>另一个原因,墨雨柔目前为止还做不到真的平静的和萧梓琛,还有姜沫夭接触,尤其是这几天的频繁接触下来,墨雨柔深知自己还没彻底的放下。</p>墨雨柔好不容易作出决定放下一切,她不想在自己平静了快一年后,又回到之前混乱的生活,所以,她只能选择远走英国。</p>如今接到老师的电话,墨雨柔心里也很为难,她知道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可自己才回来几天,姜沫夭就找上来纠缠,还害的傅裕笙受了伤,她真的不敢想象自己留下来会让事情演变到什么地步。</p>“老师,我已经决定了,我只想安安静静做自己的设计。”</p>多余的话没有说,墨雨柔相信老师会明白她的选择。</p>电话那边,传来了霍德的叹气声,最后低沉的说了句。</p>“孩子,只要你开心就好。”</p>挂了电话,墨雨柔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望着这熟悉的机场,她不知道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又或者可能不会再回来。</p>“小姐,该登机了。”</p>吴妈这时走了过来,墨雨柔听了,收起手机,然后走进了登机闸。</p>第二天,萧梓琛和姜沫夭又去了豪庭酒店约见霍德先生。</p>展会还有两天结束,之后霍德先生他们也会回英国,萧梓琛想在霍德离开前把合作事宜定下来。</p>“霍德先生,对于之前我们提出的让yuri参与项目的想法,我们想要做最后的确认。”</p>姜沫夭开口道。</p>当初决定让yuri参与这项目也是姜沫夭提出来的,她深知yuri现在的影响力。</p>当然,同为设计师,她并不觉得yuri比自己优秀,但如今她是朵拉的总监,她很想把这次合作做到完美,而yuri便是最关键的一环,要知道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拿下yuri的联名款。</p>“姜女士,很抱歉,虽然我是yuri的老师和老板,但我非常尊重她自己的选择,我们已经和她沟通过,但她心意已决,只想好好做自己的个人设计。”</p>霍德的态度也挺坚决的,谁让他是个非常宠徒弟的老师呢。</p>姜沫夭一听,眉头一皱,她还想在争取一下,可霍德却先开了口。</p>“姜女士,从一开始凡思特发出合作邀请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列明的设计师名单,既然朵拉诚心合作,为何一定要yuri参与,还是说贵公司觉得凡思特除了yuri,其他设计师都入不了你们的眼。”</p>这几天,两方围绕yuri已经讨论了太多次了,这样下去,根本不会有结果,如果说一开始霍德觉得朵拉的决定很有眼光,那现在就有些强人所难了。</p>霍德的语气明显强硬了几分,而且带着一丝愤怒和不满,姜沫夭可能是太想抓住这次机会证明自己,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还想再争取一下。</p>好在一旁的萧梓琛拉住了姜沫夭。</p>“霍德先生,请见谅,姜总监也是想让这次合作达到最完美的效果,既然yuri已经决定,那我们也不在勉强,我们回去会把最后的合约书整理出来,如果贵公司没有意见,我们定个时间正式签约。”</p>“当然,我也希望与贵公司有个愉快的合作,那我就静候佳音了。”</p>之后,萧梓琛和姜沫夭便离开了豪庭酒店。</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