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你还想留他过夜吗</p>说完这话,客厅陷入了安静,墨雨柔重新闭上了眼睛,在外忙了一天,也只有这个时候自己才能彻底的放松下来,不过她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p>“小姐,萧先生,晚饭做好了。”</p>这时,吴妈走了过来,看到客厅还算和谐的气氛,微微一笑。</p>墨雨柔睁开眼,正准备站起来,面前出现了一双手,萧梓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面前。</p>墨雨柔也没有避讳,伸手搭在了他的胳膊上,从按摩椅上站了起来。</p>“多谢。”</p>客气而又疏离,说完这话,墨雨柔便松开了萧梓琛,走去了餐厅。</p>因为萧梓琛的到来,吴妈特地多做了两道菜,三个人,五菜一汤,很是丰盛,其中一道鲍汁虾仁是萧梓琛最爱吃的,吴妈也特地把这道菜放在了离萧梓琛最近的地方。</p>“萧先生,家常便饭,别嫌弃。”</p>“吴妈客气了。”一秒记住http://</p>萧梓琛说着,夹了一个虾尝了一口,不是记忆中的那个味道。</p>和墨雨柔还没离婚前,萧梓琛也在昊天居吃过几次饭,好像这鲍汁虾仁是必上的一道,不过味道似乎比现在的更加鲜美。</p>“萧先生,味道怎么样?”</p>吴妈随口问了句,萧梓琛礼貌的点头道。</p>“很好。”</p>“萧先生这是在哄我老婆子开心吧,这道菜啊,还是之前我看着小姐做才慢慢学会的,萧先生以前一直吃我家小姐做的鲍汁虾仁,吴妈我学了这么久,还是没学到小姐做这道菜的精髓啊。”</p>吴妈装作闲话家常的聊这些,实则目的就是想让萧梓琛知道墨雨柔曾经为他做了多少事。</p>在吴妈看来,墨雨柔时至今日还爱着萧梓琛,只是受了太多的伤,她害怕了,不想在触碰了。</p>如果今天萧梓琛没有出现,这些话吴妈决计是不会说的,但萧梓琛来了,而且态度似乎还挺好,尤其是她能感觉到墨雨柔心里的那丝喜悦。</p>如果真的有可能,吴妈还是希望墨雨柔和萧梓琛能破镜重圆,毕竟她从没见过她家小姐爱过谁。</p>墨雨柔从来到餐厅后,便一直非常的安静,现在听到吴妈讲这些,倒是有些不自在,她感觉吴妈说这些好像是在替她讨好萧梓琛。</p>“吴妈,以前的事不必再提,吃饭吧!”</p>说着,墨雨柔又低头安静的吃着晚餐。</p>吃饭的过程,萧梓琛一直在暗中观察墨雨柔,直到墨雨柔放下了碗筷。</p>“我吃完了,你们慢用。”</p>说完,墨雨柔起身离开了餐厅。</p>“她不吃荤吗?”</p>五菜一汤,有两道是荤菜,但萧梓琛发现墨雨柔根本没有碰那两道菜。</p>听到这话,吴妈忽然忧伤了起来,还叹了口气。</p>“小姐的胃以前就不太好,那次昏迷,用了很多刺激性的药物,让她的胃伤了元气,小姐如今一点魂芯都沾不了,吃了就会吐。”</p>说完,吴妈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这一年,为了帮墨雨柔调理身体,她都快成半个老中医了。</p>萧梓琛听了,手微微一颤,然后又问道。</p>“治不好吗?”</p>“伤的太重了,现在只能靠中药慢慢调理,希望能有所好转吧。”</p>听到这话,萧梓琛这才注意到厨房跑来的淡淡的中药味,他就说刚才来这里的时候觉得有一股味道。</p>吃过饭,萧梓琛也没有继续留在这的理由了,便准备去个墨雨柔告个别,然后离开。</p>走到客厅,萧梓琛发现墨雨柔正在看他送过来的文件。</p>墨雨柔听到动静,稍稍抬头,然后说了句。</p>“请坐。”</p>然后,客厅里便又恢复了安静。</p>大概十几分钟后,墨雨柔把计划案全都看完了,合上,放回了原位。</p>“萧总,计划书我看完了,昨天谈到的细节你们也修改过了,不过这次的联名合作是以东方之韵为主题,你们在计划书里提出要yuri也参与到项目中来,似乎有些不妥。”</p>墨雨柔提出了自己的疑问。</p>不过萧梓琛早就想到了应答之词。</p>“据我了解,凡思特最新的春季新品主设计师就是yuri,而这个系列中融合了很多的东方元素,所以我们才有了这个要求,毕竟yuri现在是最当红的珠宝设计师,她的设计便是品质的保证,如果能有霍德大师和新锐设计师yuri同时参与项目,那这次的合作一定能轰动全球,并且达到双赢。”</p>萧梓琛直接从设计,后期的宣传和最终的盈利三方面解释了他这样做的理由。</p>墨雨柔也是商人,也知道加入yuri是有利无害,而且还可能超出预期,但是她也有自己的私心,但此时却不能说出来。</p>“这个我会向霍德先生转达,至于是否可行,还是由霍德先生自己来决定。”</p>“当然,那计划书我就先放你这,麻烦墨小姐帮我转交给霍德先生,如果还有什么问题,直接与我沟通,这段时间明宇不在洛城。”</p>萧梓琛竟然觉得刘明宇不在洛城也不是什么坏事。</p>墨雨柔听了,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p>“小姐,该吃药了。”</p>这时,吴妈端了个盘子来了客厅,里面是一碗黑乎乎的中药,大老远就能闻到一股药味了。</p>听到吃药两个字,墨雨柔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但还是没有拒绝,端起碗,仰头一饮而尽,只是刚才微皱的眉头此时快皱成了麻花。</p>喝完药,墨雨柔吃了块梅子,表情总算舒展了许多。</p>之后吴妈端着空碗便离开了客厅,墨雨柔抬头看了眼还坐在那的萧梓琛,仿佛再说,事情都谈完了,萧总还不走吗?</p>萧梓琛似乎也感觉到了墨雨柔那逐客的眼神,直接站了起来。</p>“事情都谈完了,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告辞。”</p>墨雨柔恨不得萧梓琛能尽快离开,一听这话,爽快的来了句。</p>“慢走。”</p>之后,萧梓琛便离开了公寓,人才走出去,吴妈已经出现在了客厅。</p>“萧先生这么快就走了吗?怎么也不多坐一会儿。”</p>“吴妈,已经快九点了,怎么,你还想留他过夜吗?”</p>如今墨雨柔算是和吴妈相依为命,她把吴妈当成是自己最亲近,最信赖的人,所以说话的时候也总是多了一份孩子气。</p>吴妈听了,微微一笑。</p>“家里这么多房间,又不是住不下。”</p>“吴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和他是没可能的,如今他也结了婚,这和两年前不一样,我不会做插足别人婚姻的事,这是我的底线。”</p>墨雨柔忽然一脸认真的说道,这是原则问题,她墨雨柔哪怕以前在胡闹任性,但涉及道德底线的事,她绝不会做。</p>吴妈听了,轻叹一声,刚准备开口,墨雨柔想到了吃饭前的事情,便开口问道。</p>“吴妈,晚饭前你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我醒过来怎么还和萧梓琛有关了。”</p>醒来后,墨雨柔听得最多的就是她昏迷期间萧梓琛多么的绝情冷漠,那刚才的那些话,似乎是有什么瞒着她。</p>吴妈微微一愣,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p>当初见墨雨柔因为萧梓琛差点丢了性命,他们几个人便决定不要把萧梓琛去医院看望过墨雨柔的事情说出来,让她彻底和萧梓琛断了关系,刚才倒是她一时疏忽了。</p>见吴妈迟迟不开口,墨雨柔有些心急。</p>“吴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p>“小姐,我们也是怕你又做傻事。”</p>吴妈坦白了,然后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墨雨柔听了,一脸的平静,没有感动,也没有其他的情绪,最后反而是淡淡一笑,说道。</p>“就因为这个,吴妈,你想多了,就算当初我知道他来看过我,我也不会做什么的,我不会继续做傻事的了。”</p>看到墨雨柔如此的平静,吴妈有些惊讶。</p>“小姐,你真的放下了?”</p>“当然,我早就放下了,如今他和那位姜小姐过的幸福,我也有自己的事业要打拼,互不打扰,不是很好。”</p>墨雨柔平静的说道,可吴妈还是有一些隐忧。</p>“可是小姐,你……”</p>“好了,吴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现在我和萧梓琛之间只有工作上的接触,至于今晚留他吃饭,我这可是为了让吴妈不失望。”</p>墨雨柔微笑说道,看上去好像真的放下一切,归于平静,就算提到萧梓琛的名字是,眼底也没有以往的那种波澜。</p>“不过我这次看到萧先生感觉他变了不少,小姐,你没觉得萧先生现在对你也很温柔吗?”</p>作为旁观者,又是一个看过萧梓琛曾经有多厌恶墨雨柔的人,她明显感觉到萧梓琛的改变。</p>不过墨雨柔却不这么认为,她又是淡淡一笑,并没有任何激动的情绪。</p>“吴妈,那是因为过去我和他有关系,而如今,我们最多是熟悉的陌生人外加合作关系,萧梓琛本就是个公私分明的人,他以前哪怕在厌恶我,也不会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说到这些,我还得谢谢老师呢,要不是他,我还没机会这么平静的和萧梓琛相处,现在想想,当他的生意伙伴也比当他的老婆强啊。”</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