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你变了</p>望着离去的和谐的背影,萧梓琛眼眸渐渐失去了原有的光芒。</p>医院外面,墨雨柔一走出大门,就推开了傅裕笙。</p>“请能演啊!”</p>墨雨柔开着玩笑说道。</p>“切,我这不是配合你演出吗?怎么样?还是我懂你吧!”</p>傅裕笙顺着墨雨柔的话说道,墨雨柔投去了一个看透一切的眼神,说道。</p>“最好是这样,走,上车。”</p>说着,墨雨柔给傅裕笙开了车门,等他上车后,贴心的给他关好车门,自己才上了驾驶室。</p>萧梓琛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墨雨柔的车子驶出停车场,依稀可见车厢里的两个人谈笑风生。</p>这时,萧梓琛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公司秘书处的电话,萧梓琛接了起来。m.9biquge.com</p>“什么事?”</p>“总裁,凡思特的合作案这边已经修改整理好了,刘助理说今天要送给霍德先生的助理,但他没说是哪位助理,现在刘助理的电话打不通。”</p>萧梓琛一听,刚准备开口,灵机一动,直接说道。</p>“你们把合作案送到恒生医院这边,我正好要去见霍德先生,我带过去就行。”</p>“好的,总裁。”</p>大概二十分钟后,秘书处的人把新整理出来的合作案送到了萧梓琛的手里,萧梓琛翻看了一下,然后便开车朝着御庭湾出发了。</p>停好车,萧梓琛下车,抬头看了眼高高的大楼,上次来,还是一年前,只是上次留下的是不好的记忆。</p>萧梓琛在车旁踌躇半天,最后拿着文件走进了楼栋。</p>叮咚……</p>按响了门铃,只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大门打开。</p>“姑……哦,萧先生,你怎么来了?”</p>开门的是吴妈,显然,她被萧梓琛的出现惊讶到了。</p>萧梓琛探头看了看公寓里,很安静,便试探问道。</p>“雨柔还没回来吗?”</p>萧梓琛竟这样称呼墨雨柔,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这样亲密的叫她。</p>吴妈又是一惊,她望着面前的萧梓琛,直皱眉头,难道萧梓琛受了什么刺激。</p>萧梓琛这时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常,轻咳了一声,然后把手里的文件在吴妈面前晃了晃,说道。</p>“远洋最近在和凡思特谈合作案,我是过来给她送文件的。”</p>吴妈总算淡定了些,然后把门打开,让出了些位置,说道。</p>“萧先生先进来吧,小姐一会儿就回来了,你稍等一会儿。”</p>说着,吴妈给萧梓琛找了一双拖鞋,然后便走进了客厅。</p>“萧先生请坐,我去给你倒杯茶。”</p>说完,吴妈进了厨房。</p>萧梓琛并没有坐下,而是四处转了一圈。</p>这套公寓差不多两边平,当初装修的时候墨雨柔把紧靠客厅的一个房间打通,当时是为了让客厅看上去宽敞,不过现在,那边堆放了三四样健身器材。</p>在客厅的一个角落,有一个边柜,上面放了三四张墨雨柔的照片,看上去应该是大学时期的照片。</p>照片上的墨雨柔,笑容灿烂,眸光清澈,整个人看上去纯真简单。</p>萧梓琛望着这些照片,有些入神,照片上的墨雨柔和他认识的那个仿佛不是一个人。</p>“萧先生,请喝茶。”</p>吴妈的声音唤回了萧梓琛的思绪,他接过吴妈手里的茶杯,开口问道。</p>“这是什么时候的照片。”</p>萧梓琛指着一张墨雨柔穿着志愿者衣服,抱着一只幼狮的照片,他从墨雨柔的严重看到了一种悲伤。</p>“这是小姐大学时期在非洲做志愿者时候拍的,小姐从高中开始就一直致力于保护野生动物的活动中,上大学后,每年的暑假她都会去非洲。我记得小姐说拍这张照片的时候,这只幼狮的妈妈刚去世两天,后来小姐一直认养着这只幼狮,直到这只幼狮重新被放归自然。”</p>听到这些,萧梓琛只觉得意外,他一直以为墨雨柔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千金小姐,根本不知道人间疾苦,可如今听到这些,他还是有些感动的。</p>“她每年都会去非洲?”</p>萧梓琛忽然很想知道墨雨柔的过去,想要了解的更多,便继续问着。</p>吴妈此时却摇了摇头,说道。</p>“没有,自从小姐毕业回国后,便没有去过非洲,不过小姐在非洲创立了两个基金会,一个是保护野生动物基金会,还创立了一个流浪儿童基金会,专门收留非洲当地的流浪孤儿,这两件事小姐已经坚持了七八年了,从没间断过。”</p>其实这些事情墨雨柔都不太想让别人知道,但吴妈却想要说出来,尤其是听众还是萧梓琛,她不想萧梓琛永远带着偏见看她家小姐。</p>“萧先生,你别看我家小姐平时刁蛮任性,可我敢保证,她有着这个世界上最纯善的心,她从不会主动去伤害谁。”</p>说完,吴妈便转身去了厨房,已经快六点了,她得赶紧把晚餐做好。</p>这是,门口传来开门声,墨雨柔回来了。</p>打开门,走进来,看到门口放着一双男鞋,有些意外。</p>“吴妈,家里来人了吗?”</p>“小姐,你回来了。”</p>吴妈这时正好走到客厅外。</p>萧梓琛听到声音,离开了那处边柜,走了过来。</p>墨雨柔换好鞋也走回了客厅,两个人直接在客厅门口遇到。</p>“你怎么来了?”</p>对于萧梓琛的出现,墨雨柔的脸上丝毫没有喜悦,倒是有些愤怒。</p>“我来送文件,昨晚霍德先生提的那些细节我们重新做了修改,怕你们急着要,便给你送过来了,你看看,还有没有需要改动的地方。”</p>萧梓琛指了指茶几上的文件,算是对自己出现在这的解释。</p>墨雨柔放下包,并没有去看那份文件,而是淡淡的说道。</p>“怕是萧总白跑一趟了,我这次只负责凡思特参展的相关事宜,至于联名合作的事情,萧总还是联系迈克助理吧!”</p>墨雨柔冷淡的说道,之后,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双手开始不停的揉搓双腿。</p>听到这些,萧梓琛的情绪一落千丈,看着一旁丝毫不愿搭理他的墨雨柔,萧梓琛轻叹一声,然后拿起那份文件,说道。</p>“不好意思,打扰了,那我先走了。”</p>说着,萧梓琛便起身离开。</p>吴妈一直在厨房忙着,不过厨房就在餐厅边上,她进去后便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这不,一听萧梓琛准备离开,急忙从厨房跑了出来。</p>“萧先生,留下来吃完饭吧,正好晚饭做完了。”</p>萧梓琛刚准备答应,可转身看了眼完全没理会他的墨雨柔,摇了摇头说道。</p>“就不麻烦吴妈了,我还是先走吧!”</p>说着,萧梓琛迈步朝着门厅走去。</p>“萧先生,一点都不麻烦,我还得谢谢你,当初要不是你来看望小姐,小姐也不一定那么快醒来。”</p>墨雨柔听后,微微一愣,不解的看向吴妈,只见吴妈对她使了个眼色,墨雨柔轻皱眉心,随即开口道。</p>“萧总接下来要是没什么事就留下来吃顿便饭。”</p>墨雨柔一开口,萧梓琛考虑都不用考虑,直接应下了,还故作客气的说道。</p>“那我就不客气了。”</p>“不客气,不客气,萧先生先坐一会儿,我再炒两个菜就可以吃饭了。”</p>说完,吴妈便回了厨房,萧梓琛重新回到客厅,坐了下来。</p>一旁的墨雨柔没有理会萧梓琛,而是回了房间,不一会儿,换了一套家居服走了出来,然后坐到靠阳台的按摩椅上,然后拿起一旁的两个捂腿的暖袋,卷起裤管,给双腿做起了热敷。</p>“你的腿,没事吧!”</p>萧梓琛看着墨雨柔又有些红肿的膝盖,关切的问了句。</p>墨雨柔睁眼,看了眼萧梓琛,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腿,淡淡一笑。</p>“习惯了,能站起来已是幸运。”</p>墨雨柔已经彻底的看开,比起之前几个月要在轮椅上度日,如今这样已经是个奇迹了。</p>萧梓琛看着墨雨柔如此平静的讲这些话,有些触动。</p>“裕笙说,你的腿受不了梅雨季,难道不能在治疗一下。”</p>“治疗,萧总,你知道我这膝盖上打了多少钢钉吗?十二颗,就这么一小块地方,十二颗钢钉,现在的状况已经是最好的了,比起能行动自如,那些疼痛又算得了什么呢。”</p>墨雨柔已经平静淡然。</p>萧梓琛听了,沉默了许久,迟疑着,终于开了口。</p>“你恨过我吗?”</p>是啊,墨雨柔变成今天这样,很大的原因都是萧梓琛造成的,以前的他也许不会有这样的疑惑,可这次见面,从多方面了解后,他心里有了一丝自责。</p>墨雨柔听后,抬头,看向萧梓琛,她似乎看到了这个男人脸上的一抹歉意,不过墨雨柔从来不需要萧梓琛的愧疚。</p>墨雨柔淡淡一笑,说道。</p>“当初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怨任何人,如果真要恨,那也是恨我自己太过任性,明智强求不来,偏要与之抗衡,也许这就是我的报应吧!”</p>“你……你变了!”</p>萧梓琛没想过墨雨柔会这样回答,有些惊讶。</p>“呵……有吗?我其实没变,只是当初太执着罢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