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究竟是不爱还是不能爱</p>二十分钟后,车子缓缓开进华庭名苑,车子停稳,萧梓琛正准备开门下车,这才发现墨雨柔居然睡着了,不过萧梓琛刚才没开空调,车内温度不高,墨雨柔整个人卷缩着。</p>萧梓琛伸手,想要叫醒墨雨柔,此时墨雨柔正好动了一下,脸转了过来,几根发丝落在脸上,让原本有几分刚毅的脸上多了些许的柔美。</p>双眸紧闭,薄唇微抿,借着车外的灯光,那洁白娇嫩的皮肤依稀可见。</p>萧梓琛望的有些入神,和这个女人认识这么久,他竟第一次发现墨雨柔长得如此的美。</p>一道灯光闪过,萧梓琛回神,心里泛起一股复杂的思绪,他坐回位置,轻轻的呼了一口气。</p>“萧梓琛,你在想什么呢,别忘了这个女人当初都做了些什么。”</p>萧梓琛暗自提醒着自己,更是鄙视自己居然也会为美色所惑,刚才的他,居然对这个女人动了心思,他怎么对得起发誓想要保护的姜沫夭。</p>此时,车外穿梭的车辆惊扰了墨雨柔。</p>墨雨柔动了动身体,可能一个姿势维持的太久,腿有些麻,便伸手开始揉着双腿,然后缓缓睁眼,发现车子已经停下,这才注意到已经到了她所住的小区。</p>“到了?谢谢萧总。”m.9biquge.com</p>说着,墨雨柔已经打开了车门,只是腿上的麻意还没散去,墨雨柔只能坐在座位上揉着腿。</p>萧梓琛见状,没有吱声,下车,从后备箱把墨雨柔的轮椅拿下来,然后来到了副驾驶,伸出了手。</p>墨雨柔这次也没矫情,伸手搭在了萧梓琛的胳膊上,然后站起来,坐上了轮椅。</p>“萧总请回吧,再见。”</p>说着,墨雨柔遥控着轮椅进了楼道,不一会儿被消失在昏暗的楼道里。</p>萧梓琛站在楼道外,直到那楼道里的灯暗了,才回了车里。</p>“小姐,今天怎么这么晚啊!”</p>墨雨柔一进家门,就看到吴妈披着一件衣服坐在客厅等着她。</p>“吴妈,以后不要等我了,你赶紧去休息吧!”</p>“那怎么行,小姐你晚上眼睛看不见,你不回来,我哪能睡得着。”</p>说着,吴妈走过去,接过墨雨柔手里的袋子,然后推着她去了卧室。</p>“晚上老师和米修给我过了生日,所以晚了,后来……司机送我回来的,有老师在,你不用这么紧张。”</p>讲到回来的事情,墨雨柔顿了顿,最终没有提到萧梓琛的名字。</p>“好了,小姐也忙了一天,赶紧休息吧!”</p>说完,吴妈离开了卧室。</p>萧梓琛并没有回萧宅,刚才他只是找了个说辞,至于为什么,其实他自己都弄不清楚,只是在当下有了想要送墨雨柔回来的冲动。</p>不过冲动过后,萧梓琛恢复了冷静,之前对墨雨柔的那一点点心思也被心里的恨意吞噬。</p>快十点,萧梓琛回到了御庭湾。</p>上楼,进屋,一进去便看到房间里灯火通明,然后便看到姜沫夭整个人一身酒气的躺在沙发上,见到这一幕,萧梓琛竟不自觉的皱了皱眉。</p>“梓琛,你终于回来了。”</p>开门声惊动了客厅的姜沫夭,姜沫夭晕乎乎的站起来,左摇右摆的走到了萧梓琛身边,整个人软绵绵的靠在了萧梓琛身上。</p>“沫沫,你喝醉了。”</p>萧梓琛扶着姜沫夭走回客厅,将她按坐在沙发上。</p>“我没醉。”</p>姜沫夭撒着酒疯,刚才在晚宴上萧梓琛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没有给她面子,姜沫夭心里有怨恨。</p>尤其她今天针对的对象还是墨雨柔,所以姜沫夭离开酒店后便来了萧梓琛的住处,可没想到一等竟是两个多小时。</p>“梓琛,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是不是舍不得墨雨柔啊。”</p>借着酒醉,姜沫夭说话也便没有考量,想什么便脱口而出了。</p>萧梓琛一听,脸色一暗,语气也不似刚才那般的温柔。</p>“沫沫,你在胡说什么呢,我是和霍德谈合作的事情,看来你真的是醉了。”</p>萧梓琛想到今晚姜沫夭在晚宴上故意找墨雨柔的茬,心里也有些不满。</p>就算她讨厌墨雨柔,可今晚这个饭局是为了合作,而且墨雨柔今天是以霍德的助理身份出席,她这一闹,不是拂了霍德的面子嘛,好在霍德并没有因此生气。</p>“我说了我没醉,梓琛,我发现你变了,以前你的眼里只有我,可自从前几天遇到墨雨柔后,我就发现你对我冷淡了。”</p>姜沫夭宣泄着心里的不满,控诉着萧梓琛对自己的忽视。</p>萧梓琛捏了捏眉心,无奈的摇了摇头。</p>“沫沫,最近公司事情太多,你想多了。”</p>“不,不是的,梓琛,你没发现你对墨雨柔的态度都改变了吗,以前的你对她的从来都是厌恶,可现在呢,那天,你不是还让刘明宇去医院看她了吗?你为什么会关心她。”</p>姜沫夭有些无理取闹,再加上喝醉了,整个人哪还有平日里的温柔可人。</p>萧梓琛看着面前疯疯癫癫的姜沫夭,感觉很是陌生,仿佛他从没真正了解过这个女人。</p>可毕竟是自己深爱的女人,再加上姜沫夭本身对墨雨柔就很敏感,他也能理解,便耐着性子想要去平复姜沫夭不安的心。</p>“沫沫,我是让明宇代表公司去看她的,沫沫,你究竟在不安什么,墨家当年是怎么害萧家的,你忘了我父亲到现在还只能坐在轮椅上,你觉得我会对墨雨柔的态度改变吗?而且整个洛城谁不知道你姜沫夭才是我萧梓琛的女人,你为什么要因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在这和我闹呢。”</p>“哈哈,对啊,我是你萧梓琛的女人,我们甚至差点就举行了婚礼,可是你为什么从没提起让我搬到这里来。梓琛,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婚你求了,婚礼也差点办了,可我们现在这样分开着住,我们到底算什么。”</p>姜沫夭这段时间一直在等着萧梓琛开口让她搬过来,可从一开始的期待到现在她都糊涂了。</p>姜沫夭说着,突然站起来,直接把萧梓琛压在了沙发上,脸凑了过去,就在两个人的嘴即将碰到一起,萧梓琛一把拦住了姜沫夭。</p>“沫沫,你喝多了。”</p>重新在一起也快一年了,这一年他们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可今晚,萧梓琛却一点兴致都没有。</p>萧梓琛重新坐起来,还往边上移了些位置。</p>萧梓琛虽不是什么需求过度的人,但每次姜沫夭主动,都能激起他的欲望,可这一次,姜沫夭明显感觉到萧梓琛的冷漠。</p>“梓琛,你厌烦我了吗?你一直不提出让我搬过来,是不是后悔了,还是说你对墨雨柔已经动了情。”</p>姜沫夭一脸悲伤的看着萧梓琛。</p>又是刚才的那翻言词,萧梓琛的耐心已经一点点被消磨掉。</p>“沫沫,我都说过了,墨家和萧家势不两立,就因为墨雨柔回了洛城,你就这么不安吗?你是不相信自己还是不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既然你需要安全感,那明天你就搬过来吧!我之所以不提,是因为我觉得婚礼没有举行,我不想让你名不正言不顺的搬进来,懂吗?”</p>萧梓琛克制着心里的不耐烦,压着脾气解释着,忙了一天,他真的没有精力在这件事上闹,更何况他觉得姜沫夭今天有些无理取闹。</p>可姜沫夭不这么想,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在听到萧梓琛三番两次的强调墨萧两家的恩怨,她忽然冒出一句。</p>“那如果墨萧两家没有恩怨呢,你会爱上她吗?你一直用仇恨找借口,究竟是你真的不爱还是不能去爱。”</p>“够了,沫沫,你究竟在闹什么,你一直强调我对墨雨柔有感情,难道你真希望我承认吗?还是说你想把我推给她,沫沫,你就不能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有点自信。”</p>说到这,萧梓琛重重的叹了口气,走到姜沫夭面前,迟疑了一下,然后将她搂在了怀里,摸着她的脑袋安抚道。</p>“沫沫,最近你的压力太大了,放松点,既然选择拿下凡思特的联名合作,那这段时间少不了和墨雨柔接触,你如果一直这样疑神疑鬼,不自信,不仅仅伤害自己,也可能让我们这几个月的努力都付之东流。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去休息,放松下来,记住,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p>说着,萧梓琛将姜沫夭扶起来,搂着她去了卧室,抱着她躺下。</p>“沫沫,闭上眼,好好睡一觉,我在这陪着你。”</p>可能是感觉到了萧梓琛给与的温暖,又或是姜沫夭也闹累了,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p>此时已经深夜十一点了,原本疲惫不堪的萧梓琛此时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在床边坐了一会儿,萧梓琛去了书房。</p>书房的角落,有一个保险箱,萧梓琛进去后,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叠文件,下面一摞文件有些泛黄,显然是有些久远的文件,而上面一摞,很新,也没怎么被翻阅过。</p>萧梓琛拿起最上面的那一摞,坐在了椅子上,开始仔细的翻阅。</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