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八点左右,医院的过道里渐渐热闹了起来,这里不似洛城,医院的条件也没有大医院的好,才睡了两个多小时的马斯年早就被外面的嘈杂声吵醒。

萧映夕还昏沉沉的睡着,马斯年摸了一下萧映夕的额头,稍稍松了口气,额头没有之前那么烫了,身上也不再出虚汗了。

马斯年也不知道萧映夕什么时候会醒,不敢离开半步,只能找了个护士给他们买早餐。

护士离开没多久,病房门被人敲响了,马斯年朝外面看了眼,是萧映夕的同学还有昨晚离开的那个欧阳老师,乌泱泱的来了四五个人。

“哥,映夕怎么样了?”

一进去,顾今墨便自来熟的问了句,不过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床上昏睡的萧映夕。

不知为何,马斯年看到顾今墨那灼灼的目光,眼底竟有一丝愤怒,要不是还有别的同学在,马斯年绝不会是这么好的脾气。

“她还没醒。”

听马斯年这么一说,顾今墨倒是一阵自责,又是道歉又是鞠躬的。

“哥,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映夕,这件事都是我的错,如果映夕以后留下什么后遗症,我一定负责到底。”

“你怎么负责?”

马斯年脱口而出道,原本还算平静的病房突然弥漫着一股冷意,所有的人都微微一怔。

马斯年神色冷漠的看着顾今墨,眼底透着浓烈的冷意,尤其是那说话的语气,令人直打寒战。

欧阳卓一看气氛不对,立刻拉了一下顾今墨,然后上前一步,一脸愧疚的说道。

“马先生,这件事都是我这个带队老师的责任,昨晚要不是有今墨在,我们也不可能那么快找到映夕。”

欧阳卓这么一打圆场,马斯年也知道自己不该责怪顾今墨,事实上,如果不是顾今墨,萧映夕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

最后,马斯年轻叹了一声,对着顾今墨说道。

“洛洛不会有任何的后遗症,顾同学就不必说这些话了,就算真有什么事,那责任也不是你一个人能承担得起的。”

顾今墨什么意思,马斯年不可能不知道,不过以顾家的家世,根本配不上萧映夕。

的确,作为洛城首富千金,就算是五个顾家那么大的家底,也只能算是高攀了,如果说萧映夕嫁给哪国的皇室,那也是绰绰有余的。

听到马斯年这毫不掩饰的嫌弃之语,顾今墨只能默默承受,虽然他还没有弄清楚萧映夕家的背景,可接触下来,也知道萧映夕家绝非普通家庭。

这时,欧阳卓又站了出来开口说道。

“马先生,我们几个商量过了,这几天我们会安排同学轮流过来照顾映夕,这样就不打扰马先生白天工作了。”

“不必,我的妹妹我自己照顾,就不劳欧阳老师费心了。”

“映夕大哥,你就听我们老师的吧,今天我们几个留在这,等晚上你再过来接班,映夕一个女孩子,就算你是她大哥,照顾起来也多有不便。”

此时,一旁的徐静妍走上前,开了口,化解了略显尴尬的气氛。

“对对,映夕大哥,我和静妍都是映夕的舍友,上次也是我们照顾映夕的,有我们在,你就放心吧。”

林娇娇此时也开口说道。

马斯年见一个两个都这么说,而他的确有一些工作需要去安排一下,思来想去,便点了点头,说道。

“那行吧,我去把工作安排一下就回来,那这边就先麻烦两位了。”

“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映夕的。”

徐静妍一脸认真的说道。

这时,护士买了早餐送了过来,马斯年想了想,便把早餐递给了徐静妍,叮嘱道。

“洛洛醒了让她把早餐吃了,她肠胃不好,一定不能饿着,我最多出去两个小时,有事请打我电话。”

说着,马斯年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徐静妍,随后和欧阳卓他们点了点头,然后便匆匆的离开了医院。

这时,林娇娇抢过徐静妍手里的名片,看了眼,有些失望的说道。

“怎么就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啊,名片不是应该写一些身份职位的嘛?”

就在林娇娇说话的时候,顾今墨慢慢的走了过来,斜眯着眼瞥了眼林娇娇手里的名片,随即眼底闪过一丝隐隐的惊讶,然后便一脸意味深长的看向了病床上的萧映夕,但一个字也没说。

“好了,娇娇,静妍,那今天你们两个留在这,我还得回酒店,你们好好照顾萧映夕。”

这时,欧阳卓开口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