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顾今墨和萧映夕离开了医院,拦了辆出租车,直接回了酒店。

不过在快要到酒店的时候,萧映夕说道。

“今墨,我看了一下下午回华城的航班,下午两点有一个航班,我们回华城吧。”

萧映夕其实早就决定了,只要能出院,她便不会在南云多待一秒钟,而此时的顾今墨当然是对萧映夕唯命是从,直接点头道。

“行,那我们回去把行李收拾一下,顺便和欧阳老师说一下,然后就去机场。”

顾今墨看了看时间,已经中午十一点了,便又说了句。

“午饭我们就去机场吃吧。”

萧映夕听了,沉默的点了点头。

医院到酒店不远,下了车后,顾今墨又从酒店找了个轮椅,然后推着萧映夕回了房间,正好林娇娇他们中午回来休息,顾今墨便让她们帮萧映夕把行李收拾了,自己则去找了欧阳卓。

“映夕,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你这腿,没事了吗?”

徐静妍感觉萧映夕情绪有些不对劲,再看萧映夕的两条腿,根本不能走动。

萧映夕勉强扯出一丝浅笑,回了句。

“在医院待着也无聊,这腿上的伤回家养养就好了,南云城这边气候闷热潮湿,不适合伤口愈合,我就决定先回学校了。”

“那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们后天也就回去了,你说好不容易全班一起有个活动,你却受了伤,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了。”

徐静妍一脸可惜的说道,本来她们可都计划好了等写生任务完成后,要去南云城的花圃世界去看花海,可惜这次是去不成了。

听到徐静妍的话,萧映夕有些愧疚,毕竟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只听她低沉的说了句。

“以后会有机会的,那我们学校见了。”

不一会儿,顾今墨和欧阳卓也来了萧映夕他们的房间,这次好在马斯年给学校打了通电话,不然学生出了这么大的事,带队老师可是要负责的。

上次欧阳卓去医院看萧映夕的时候,萧映夕还在昏睡,这也是萧映夕受伤后第一次见到欧阳卓,心里其实觉得还挺对不起欧阳卓的。

“欧阳老师,这次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别这么说,你没事就好,回去后好好休息。”

欧阳卓一脸慈祥的说道,这可是他最宝贝的学生,是他教书史上的骄傲,只要萧映夕没有犯原则性错误,他才不会计较。

“今墨,一路上可要好好照顾映夕,她要是有什么闪失,唯你是问。”

欧阳卓转身看向顾今墨,神色严肃的叮嘱道,顾今墨仿佛接到了一个神圣的任务,一脸认真的说道。

“欧阳老师,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照顾映夕的。”

之后,欧阳卓,林娇娇,徐静妍将顾今墨和萧映夕一路送上了车,一直到车子开出了酒店才回了房间。

在萧映夕他们离开半个小时后,欧阳卓接到了马斯年的电话。

“喂,马先生?”

欧阳卓有些好奇。

“欧阳老师,我妹妹回到酒店了吗?”

马斯年终究还是不太放心,知道打萧映夕电话肯定不接,便想让欧阳卓这几天能帮着照顾萧映夕。

听到马斯年的问话,欧阳卓只以为马斯年是在关心自己的妹妹,便说了句。

“马先生,你放心,我已经叮嘱顾今墨同学了,让他一路上一定要照顾好映夕同学,他们现在已经赶去机场了。”

欧阳卓的话一说完,就听到电话里传来砰的一声,然后便是马斯年有些急促的询问声。

“你说什么?去机场?他们要哪儿?”

一连三问,把欧阳卓都问傻了,他立刻回答道。

“回华城啊,马先生,你不知道吗?映夕同学告诉我你是知道的啊?”

“行了,这件事我清楚了,欧阳老师,先挂了。”

马斯年说完,便挂了电话,看着桌上泼的满是水的文件,马斯年皱了皱眉,直接走到门口喊道。

“杜子峰,找人把我办公桌收拾一下,打湿的文件重新整理好放在办公桌上,一会儿的会议你帮我主持,我有事出去一趟。”

说着,马斯年拿起外套和车钥匙已经走到了电梯口。

杜子峰看着风风火火的马斯年,一脸好奇,跟着马斯年两年多,还从未见他如此慌乱的时候。

随后,杜子峰走进办公室,看着一桌的水,还有地上的玻璃渣子,就更加的好奇了。

马斯年坐着电梯直接来到了停车场,上了车,便迅速的朝着机场方向开去,一路上,一直不停的打着萧映夕的电话,可萧映夕早就料到马斯年会给她打电话,从医院出来后便把马斯年拉入了黑名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