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年彻底的怒了,这两天,他一直默默的承受着萧映夕所有的任性和胡闹,可人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马斯年这两天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终究还是没有彻底的控制住。

萧映夕听到这话,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马斯年,忽然一阵苦笑,就在她要说话的时候,病房的门又被人推开了。

“映夕,我来陪你了。”

顾今墨拎着一个果篮,捧着一束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可下一秒,顾今墨便感觉到了病房里一样的气氛。

尤其是看到躺在病床上悲伤流泪的萧映夕,顾今墨一下子皱起了眉,三两步走了进来。

“映夕,你怎么了?”

询问间,顾今墨抬头看向了一旁脸色阴沉的马斯年,又问了句。

“映夕大哥,映夕还受着伤的,有什么事能不能留着以后再说。”

顾今墨的出现,让两个人之间的争吵戛然而止。

萧映夕整理了一下情绪,撇过脸,背对着马斯年,冷漠的说道。

“你走吧,今墨会留在这陪着我,就不劳你费心了。”

顾今墨以为这两兄妹又在闹什么事,听到萧映夕的话后,立刻拍着胸脯说道。

“大哥,放心,我会照顾好映夕的。”

马斯年看着顾今墨信誓旦旦的表情,虽然心里有一丝不爽,可此时他留在这只会惹人不悦,最后,只能愤愤不平的离开,不过临走前,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记得把早餐吃了。”

马斯年离开后,病房里的气氛总算缓和了很多,顾今墨在床边坐了下来,拿了一张纸给萧映夕擦眼泪,关心的问了句。

“怎么又和你哥吵架了,两次见到你和你哥,怎么都是在吵架。”

萧映夕拿过马斯年手里的纸,然后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说了句。

“可能我们八字不合吧。”

之后,萧映夕便从床上坐了起来,顾今墨想到马斯年离开时叮嘱的,又看到放在一旁的保温桶,站起来走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先吃早饭吧,今天外面天气很好,一会儿我推你出去晒晒太阳。”

一听到早餐,萧映夕眸光顿时暗了下来,冷冷的说道。

“留给你吃吧,帮我重新点一份外卖,我想吃这里的米线。”

顾今墨愣了一下,但还是依着萧映夕。

吃过早餐,萧映夕望着自己待了两天的病房,忽然看向顾今墨说道。

“今墨,你去帮我问问护士站,我今天能不能出院?”

“啊?我可不敢,你哥不在,我可不敢做主让你出院。”

顾今墨一想到马斯年那一身冷肃的气质,哪里敢听萧映夕的。

说完,顾今墨看了眼萧映夕露在外面的裹着厚重纱布的腿,换了个语气说道。

“映夕,不就是和你大哥吵架吗?你可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你看看你这腿,左脚踝韧带拉伤,右小腿皮开肉绽,你现在出院了回了酒店谁照顾你啊。就娇娇和静妍那两个生活都不能自理的人,你不会还指望她们能把你照顾的无微不至吧,难不成你不要自己的腿了。”

说到这,顾今墨停顿了一下,想了想,又说了句。

“一家人哪有什么隔夜仇,映夕,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医院待着吧,你要实在觉得无聊,这几天我白天就来医院陪你。当然,你要是不介意,我晚上也是可以留在这陪你的,反正我和欧阳老师说了,那晚在山里淋了雨,受了凉,这几天就不跟着他们一起活动了,欧阳老师也同意了。”

顾今墨说这么多,无非就是希望萧映夕打消出院的念头,可萧映夕听了,却生出了另一个想法。

“今墨,要不,我们回学校吧,反正我现在这样也不能继续后面的活动,你呢也每天待在酒店,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回华城,回去后小菊可以照顾我,我真不喜欢一直待在医院。”

顾今墨一听,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连着摆手摇头道。

“映夕,姑奶奶,你可别害我了,我怕你那位大哥,我这要是一声不吭的把你带走了,他不得追杀我啊,你就饶了我吧。”

顾今墨也不知为何,见到马斯年就莫名的心虚,更何况萧映夕现在这情况,万一途中出了什么问题,他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见顾今墨如此果断的回绝,萧映夕依旧不放弃,她一分钟都不想待在这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