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年见状,眉头紧皱,直接从萧映夕手里接过勺子,然后舀了一勺递到了萧映夕的嘴边,说道。

“趁热吃吧。”

萧映夕看了马斯年一眼,没在吭声,张嘴喝下来马斯年递过来的粥。

“手链掉了就掉了,以后别做傻事了。”

忽然,马斯年冒出这么一句,萧映夕一听,原本淡无波澜的脸上染上一丝苦涩的冷笑,她微微抬头,看向马斯年,张嘴轻声说道。

“所以,在哥的眼里,我很蠢,对吗?”

感觉到萧映夕情绪变了,马斯年微微蹙眉,立刻解释了句。

“我没有别的意思,不过是一条手链,不值几个钱,如果你因此出了什么事,你让爸妈如何是好,昨晚他们听说你失踪后,急的恨不得马上赶来南云城。”

“呵呵,所以,你说这么多,只是觉得我昨晚又胡闹了,让大家担心了,是吗?”

萧映夕愤怒了,别人不知道这条手链对她的意义,难道马斯年自己不清楚吗?那可是他亲手为她设计制作的手链,她这般珍惜,难道错了吗?

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冷到了冰点,马斯年看到萧映夕那有些悲伤又有些愤怒的眼神,叹了口气,然后幽幽的说道。

“洛洛,我们只是觉得没有什么东西比你的健康平安更重要的,懂吗?昨晚如果不是顾今墨碰到了我们,你很可能就有生命危险,知道吗?”

萧映夕听到这些,心情复杂,她当然知道家人对自己的关心,可她也有自己在乎的东西,她是爸妈的珍宝,可对萧映夕来说,一切和马斯年有关的东西也是她的珍宝啊。

萧映夕只是觉得在这件事上,任何人都可以责怪她,唯独马斯年不能,她已经不能拥有这个男人的爱了,难道还不允许她拥有一些属于他们之间记忆的东西吗?

看到萧映夕坐在那低着头,沉默不语,马斯年又是长叹一声,继续舀了一勺粥递过去,可这一次,萧映夕没有张嘴。

“马斯年,你是真的不懂还是不想去懂,我为何不顾一切的要去寻找这条手链,我又为何会在那里吧手链弄丢,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这般潇洒的来到南云城,我又怎么会跑来这里,如果不是一直打不通你的电话,我又何必出现在这里?马斯年,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萧映夕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崩溃大哭,抱着被子,头埋在被子里,因为哭泣身体不停的颤抖。

马斯年看到这样的萧映夕,有些慌了,尤其是看到萧映夕激动的情绪,他生怕萧映夕伤害自己,立刻开口安抚道。

“好了,我们暂时不聊这个,洛洛,刚才医生的话你也听到了,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最近要多多休息。”

马斯年太不懂怎么去安慰一个奔溃的人,所谓关心则乱,看到萧映夕悲伤流泪,他便有些慌了神,只能搬出医嘱,希望萧映夕能缓和一下激动的情绪。

“我很好,不用你关心,你不是喜欢不告而别吗?你不是不想见到我吗?你走啊。”

萧映夕听到这些话,心里就更加的烦躁,马斯年越是容忍她的任性,萧映夕便越觉得他们之间关系的疏离。

马斯年见萧映夕情绪越来越急躁,直接走了过去,犹豫了一下,然后将萧映夕搂在了怀里,希望这样能让萧映夕情绪平稳一点。

“洛洛,你别这样,我来南云是因为工作安排,我是你哥,我怎么会不想见你呢。爸妈都很担心你,我答应他们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好不好,万一碰到伤口,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走开,马斯年,你没义务在这照顾我,爹地妈咪那边我会解释,你没必要因为我家对你有恩,就对爹地妈咪言听计从,既然你离开了,以后,我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你走,请你立刻离开。”

说着,萧映夕忽然撤下了手腕上那条手链,直接扔向了马斯年,又说道。

“马斯年,从我知道你不是爸妈的孩子的时候,我就不想做你的妹妹了,既然其他的关系你接受不了,那我们还是当成陌路人吧,至少这样,我不用一看到你就难受。这手链,留着只会让我忍不住的想起你,现在,物归原主,以后,我们再无任何瓜葛。”

萧映夕忽然说出如此决绝的话,这和她当初选择来南云城的初衷完全不一样。

一开始萧映夕绝对来南云城的时候,是想亲口告诉马斯年,那次她说的不想见到他只是一时气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