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午,病房里异常的安静,那个帘子始终拉着,就算是下午医生查房也没打开,一直到傍晚的时候,帘子外传来了马斯年的声音。

“我一会儿出去买点晚餐,你看看这边还有什么需要的,我一并给你买了。”

马斯年说完,等了数秒,帘子后面没有回应。

马斯年想了下,又说了句。

“我进来了。”

说完,马斯年小心翼翼的拉开帘子,就在这时,帘子后面的萧映夕发出了声音。

“别进来。”

可此时开口已经晚了,马斯年已经拉开了帘子,萧映夕顿时手忙脚乱的把被子挡在了自己的腰部,而她此时正要从床上下来。

马斯年见状,立刻跑了过去,刚才把萧映夕抱回床,谁知萧映夕一只手挡在他的面前,低着头有些急促的说道。

“别过来。”

马斯年微微蹙眉,可当他低头看到萧映夕那小腿上包扎的纱布渗出的血色,他再也平静不了了。

马斯年直接弯腰,手伸出来,刚要碰到萧映夕的小腿,萧映夕再一次激动的推开了他。

“说了别过来,你听不懂吗?给我出去,出去啊。”

“萧映夕,你……”

马斯年刚才呵斥,抬头,顿时神色僵住了,眼底闪过一丝尴尬。

此时,萧映夕感觉到了一丝尴尬的气氛,低头看了眼,手忙脚乱的拉过被子盖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脸上有些愤怒又有些羞涩的吼道。

“出去,我的事不用你管。”

萧映夕嗔怒的声音唤回了马斯年那尴尬的失态,这一次,他并没有依着萧映夕,而是一把将萧映夕抱了起来,将她放回了床上,就在萧映夕又要开口的时候,马斯年抢先一步出了声。

“你在这等我,我去帮你把东西买了,要不要买一点红糖,我记得你以前每次都会肚子痛,这几年有没有好一点。”

这个时候,萧映夕哪还有脸开口,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大姨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了这么个最不合适的时候。

马斯年见萧映夕头闷在被子里不说话,也就没有在追问,而是拉上了帘子,临走时说了句。

“好好在床上躺着,从小你就爱穿裙子,如果你想以后留着这条疤你就动吧。”

说完,马斯年匆匆离开了病房。

医院外面的一家超市,马斯年进去后,先在里面转了一圈,然后才走到了女性用品的货架旁。

只是这还是马斯年三十年来第一次买这种东西,心里多少还有些紧张,尤其是看到货架上各种品牌,各种规格的卫生棉后,他有些无从下手了。

从马斯年进来后,超市里的一个店员就注意到了他,只因为他进来后就一直表现的鬼鬼祟祟的,那个店员还以为马斯年是要偷东西,一直等马斯年站在摆满各种品牌卫生棉的货架旁后,店员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先生,是给你女朋友买吧。”

店员走了过去,这种情况她见的多了,现在能出来给自己女朋友,老婆买卫生棉的男人是越来越少了,尤其眼前这位还这么的帅。

马斯年本来一头雾水,听到店员的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随即又想摇头解释说不是女朋友,可他还没开口,店员已经从货架上拿了一包卫生棉开始给他讲解了。

“这个牌子的卫生棉很好,你是要夜用的还是日用的,是要薄一点的还是正常款。”

马斯年一听,就更加迷糊了,他没想到女人每个月的大姨妈用品还有这么多的讲究。

店员看马斯年那一脸蒙的表情,笑了笑,说道。

“看来你这是第一次给你女朋友买吧,没事,以后买多了就了解了。”

马斯年听了,尴尬一笑,然后看了一圈,最后说道。

“麻烦你帮我挑一下吧,捡最好的买,你说的那个日用夜用都需要。”

店员一听,笑着点头道。

“行,那就选这个牌子吧,价格是贵了点,不过用过的都说好用。”

之后,马斯年在店员的帮助下,直接买了七八包各种规格的卫生棉,临结账的时候,马斯年想了想,又问了句。

“你们这边有红糖吗,就是缓解生理痛的。”

“有,我给你去拿。”

店员殷勤的说道,之后,马斯年匆匆结了账,便回了医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