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映夕一听,刚才的一丝疑虑渐渐消散,顾今墨说的那份工作她知道,当初顾今墨还问她要不要一起的。

不过萧映夕不怀疑,不代表萧映泽不怀疑。

怎么说萧映泽也比萧映夕多活了几年,又是在娱乐圈这个复杂的环境沉浮多年的老江湖,他可不相信有这么巧合的安排。

不过看顾今墨如此费尽心机,再想到萧映夕和马斯年之间的种种,或许眼前这个男孩能让萧映夕从那段悲伤中彻底的解脱呢。

想到这些,萧映泽走到顾今墨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么巧,看来你和我们家洛洛的缘分还真不浅啊,那以后可要多多照顾我们家洛洛。”

顾今墨感受到肩膀上沉重的压力,立马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二哥请放心,你不说我也会好好照顾映夕的。”

“叫什么映夕,这么生分,以后就叫她洛洛吧!这可是只有最亲的人才能这么叫她。”

顾今墨没想到形势变得如此之快,上一秒眼前这个男人还对自己充满警惕,此时却将他定义为萧映夕最亲的人,他是不是该警惕一点呢。

顾今墨紧张忐忑的看了眼萧映夕,那么亲密的称呼,没萧映夕的同意,他可不敢乱叫。

萧映夕此时倒是点了点头,对她来说,叫她什么都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

见萧映夕点头,顾今墨受宠若惊,激动地差点一本三丈高。

“行了,你们聊吧,我去接个电话。”

萧映泽看了眼手里震动的手机,说了句,便走去了书房。

直到书房门关上,顾今墨才彻底的放松下来。

“洛……洛洛,你的腿好点了没?”

顾今墨站在一旁,关切的问道,显然,突然这么称呼萧映夕还有些不习惯。

“没什么问题了,就是最近还得靠轮椅,对了,你推我去那边,麻烦你明天帮我把这几份作业交给欧阳老师,我明天一早还得去医院换药,下午才能去学校了。”

“你都伤成这样了,怎么还去学校啊?你还是在家休息吧,学校的作业我晚上回来在拿给你。”

只要是关于萧映夕的事,顾今墨便格外的严肃。

萧映夕听了,却摇了摇头说道。

“我在家待的都要发霉了,去学校透透气,反正有轮椅,不碍事的。”

客厅里,顾今墨和萧映夕聊得热火朝天,书房里,萧映泽也是一脸微笑的接着电话。

电话是吕子悠打来的,一周前,萧映泽的新小说正式在他们出版社旗下的阅读网站连载更新,但因为萧映夕的事情,萧映泽突然来了华城,导致连载断更,这不,作为萧映泽的责编,催稿也是她的任务之一。

“萧映泽,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你看见评论了吗?一千多条的催更,你如果明天还不能更新,我真怕你评论区要瘫痪。”

吕子悠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影响力的作者,她从事这行也有几年,手底下的签约作者也有上百位,以前哪位断更了,可没这么夸张的,评论区,一溜烟的催更留言,弄得他们社长都亲自打电话询问了。

吕子悠也知道萧映泽是因为萧映夕才没办法回来,可作为他的责编,也应该对他的作品负责,无故断更,即使是再厉害的作家,也会有影响。

面对吕子悠的着急,萧映泽倒是心无波澜,淡如止水,只听他淡淡的开口道。

“洛洛的情况你也知道,我现在怎么放心离开,再给我两天时间,不就是断更吗?别这么紧张。”

一听萧映泽这轻描淡写的回应,吕子悠气不打一处来,直接说道。

“这样,你把你的账号密码告诉我,你不是有存稿吗?我帮你上传上去,先应付了那些读者再说,你别以为你名气大断更就没什么影响,那可是会坏了你的口碑的。”

萧映泽一听,刚想说好的,可眸光一转,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回了句。

“那可不行,这么**的东西,我怎么能乱给人呢,我看还是等我回了洛城再说吧,这样,最晚后天,大不了我到时候多补几章,当做是断更的补偿,你看怎样?”

“怎样?我说不行,你同意吗?萧映泽,你说你这么多年,从没断更过,难道你想让自己的记录破掉吗?出版社还打算给你报年底的奖呢。”

吕子悠拿那些文学奖做诱饵,希望萧映泽能改变决定,但这些对萧映泽来说都是浮云,他之所以写作纯粹是兴趣,而非为了这些奖项和名誉。

“别,悠悠,你看我像是在乎这些身外之物的人嘛?好了,我这边还有事,就先挂了啊。”

说着,萧映泽便要挂电话,吕子悠一听,立马开口,这次态度可就没刚才那么好了,直接呵斥道。

“萧映泽,能不能有点责任啊?”

萧映泽一听这话,眉头微皱,但随即一脸戏虐,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道。

“我怎么不负责任了,悠悠,我可是个有担当有责任的男人,你可不能污蔑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