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关上后,萧映泽便目不转睛的看着萧映夕,脸上透着狡黠的微笑。

萧映夕一看,就知道不对劲,立刻扶着沙发想要离开,但她腿脚不便,行动缓慢,人还没站稳,身后便传来了冷飕飕的声音。

“萧映夕,其实吧,我觉得这个顾今墨也挺好的,还有,鬼才信他搬到你对门只是巧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洛洛,要不,你考虑考虑?我看你和那小子在一起挺开心的,也许他能帮你走出那段痛苦的记忆。”

萧映夕一听,重新坐回了沙发上,不过脸上已经没有刚才的云淡风轻了,眉眼间隐隐透着一丝伤感。

“二哥,我困了,改天再聊,好吗?”

萧映夕是真的没有心情谈这些,这两天,她一直故作坚强,就是不想让萧映泽担心,可没想到,萧映泽什么都知道,早就看破了她坚强外衣里的那份脆弱。

听到萧映夕这恳求的话,萧映泽轻叹一声,往萧映夕身边坐近了些,然后将萧映夕搂在了怀里,宠溺温柔的摸了摸萧映夕的脑袋,怜爱关切的劝说道。

“洛洛,二哥不是开玩笑,虽然二哥一直觉得天底下没有哪个男人配得上我们家的小公主,但如果那个顾今墨能让你忘掉悲伤,那二哥觉得你真的可以试一试。人都要往前看,你才二十一岁,总不能一直活在过去的痛苦中,既然有些事无法改变,那我们为何不换一种方式去接受呢。”

听到这暖人心脾却又刺骨锥心的话,萧映夕又不争气的湿了眼,强忍了两天的情绪在这一刻又决了堤。

看到萧映夕啜泣抽搐的身体,萧映泽慌乱的抱着萧映夕,长叹一声道。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哭过后,我们就把这些难过的事情丢掉,好不好。”

此时的萧映夕根本听不进任何话,只顾着靠在萧映泽的怀里痛哭。

在南云的那几天,她一直压抑着心里的悲伤和感情,尤其是在马斯年说出那句太失望的话后,她也有自己的委屈。

不知哭了多久,当萧映泽感觉怀里的女人情绪平静下来的时候,低头一看,嘴角露出一丝宠溺的微笑,萧映夕竟然睡着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用彻夜失眠了。

之后,萧映泽将萧映夕抱回了房间,自己才回了客房,躺在床上,他的脸上却再无刚才的平静。

他总是能头头是道的劝说着别人,其实他也是困在局中之人,他一直说萧映夕太过鲁莽,倒不如说自己太过胆小,至少萧映夕敢大胆说出自己的爱,而他,只能将这份感情藏于心中。

南云城,这两天马斯年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工作,吃饭,都有些心不在焉,尤其是在想事情的时候,脑海里总能闪现过萧映夕那张纯真的笑脸。

晚上十点,马斯年在书房忙完工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卧室。

马斯年拿了衣服正准备洗澡的时候,看到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屏幕一闪一闪的,他走过去点开一看,顿时跳出几张画面温馨的照片。

照片里的萧映夕低眉浅笑,旁边的俊逸少年眸光炙热,本该是一副温馨的画面,可在马斯年的眼底却觉得格外的刺目。

几张照片之后,是萧映泽给他发的一条短信。

“哥,这家伙登堂入室,现在成了洛洛的邻居了。”

没有多余的话,但就这简短的几句话,足以刺痛马斯年的心。

嫉妒,犹豫,纠结,矛盾,让本有些困意的马斯年再无睡意。

打开床头柜抽屉,从里面掏出了一支烟,来到了阳台上,借着漫天星光,他却身形孤寂的站在夜色中,无比的萧条落寞。

“斯年,你怎么又抽烟了?”

就在这时,隔壁房间的阳台门打开,欧倩怡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裙走了出来,看到马斯年手里的香烟,皱眉说道。

听到声音,马斯年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烟,猛地抽了一口才掐灭,随口找了个借口说道。

“一时犯瘾,你怎么还没睡?”

“刚接了我妈咪的电话,有些睡不着。”

欧倩怡如实说道。

马斯年听了,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他很清楚欧倩怡的家人一直反对他们在一起,可他也劝过很多次,欧倩怡就是不肯离开,他也是没辙。

“你妈咪是不是希望你回去?”

听到马斯年的问话,欧倩怡点了点头,随后抬头看向了马斯年,说道。

“下周我爹地六十大寿,我妈咪希望我们两能回去一趟。”

欧倩怡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紧张的看着马斯年,生怕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可户外夜色本就昏暗,再加上马斯年侧身对着欧倩怡,欧倩怡只能看到他的侧脸。

自从上次不欢而散,欧倩怡一直担心马斯年对她家人心有芥蒂,本来这次她也没打算让马斯年和她一同回去,可没想到她妈咪主动提到了这件事。

听到欧倩怡的话,马斯年显然一愣,反问了句。

“你是说你母亲要求的?”

欧倩怡点了点头,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