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映夕第一次这么直接的感受到被人在乎,被人关心是怎样的感觉,可为什么这个人是顾今墨,为什么不是马斯年。

看着病床上因为自己遍体鳞伤的顾今墨,萧映夕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个男人对她约好,她越觉得沉重,她多么希望自己和顾今墨之间,犹如刚认识那样,没心没肺的,单纯的只是朋友。

可如今,似乎再也回不到以前那种轻松的状态了。

对于顾今墨的爱而不得,萧映夕感同身受,因为她经历着顾今墨相同的经历,甚至那种痛更加的深刻。

“今墨,对不起,我真的不值得你这样对我。”

看着病床上昏睡的顾今墨,萧映夕愧疚的说道。

萧映夕很清楚,只要自己点个头,这个男人就会开心的像个小孩,可她更清楚自己对顾今墨没有爱情,如果真的答应了,那才是对顾今墨最大的伤害。

病床上的顾今墨,似乎感觉到了萧映夕就在身旁,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又沉沉的睡去,只是萧映夕却失眠了。

面对顾今墨对自己的温柔体贴,就像一道无形的墙,压在她身上喘不上气。

海市的天总是亮的很早,早上五点不到,外面已经彻底亮了,萧映夕迷迷糊糊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看了眼病床上的顾今墨,似乎没有醒来的打算,她走去了卫生间,随便的洗漱了一下,正准备出门,忽然,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手机是顾今墨的,萧映夕以为是顾今墨的家人来电话,走过去一看,没想到会是自己的二哥,顿时有了一些猜测,随即,萧映夕接通了电话。

萧映泽和顾今墨本来是约好每天晚上电话联系汇报萧映夕的情况,昨晚萧映泽一直等电话等到睡着也没接到顾今墨的电话,这不,一醒来,也没看时间,就给顾今墨打开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了萧映泽火急火燎的声音。

“顾今墨,怎么回事,昨晚老子等你到十二点,怎么都没给我打电话,洛洛这两天情绪怎么样,心情还好吗?有说什么时候回华城?”

一连串的问句,更加证实了萧映夕的猜测。

萧映夕一直等萧映泽把话都说完了,才开了口。

“二哥,是我,所以,今墨是你安排来海市的?”

萧映夕的声音一想起,萧映泽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他立刻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还以为自己拨错号码了,可在确定自己没有拨错号码后,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

“洛洛?顾今墨的手机怎么在你身边,不对,现在还不到六点,你们在一起?你们一晚上都在一起?洛洛,你和顾今墨,你们……”

萧映泽脑海里已经勾画出了无数个画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是受了情伤,又是男友意。

萧映泽越想越愤怒,他这算不算羊入虎口,这要是真发生了些什么,被他爹地妈咪知道是他把顾今墨弄去海市的,不得扒了他一层皮啊。

“二哥,你胡说什么呢?我们在医院,今墨受伤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是不是你让今墨来海市找我的。”

冲着萧映泽刚才那说话的语气都知道他又想多了,萧映夕解释了句,还不忘质问萧映泽。

萧映泽听到他们没事,顿时松了口气,随后又有些心虚的说道。

“洛洛,二哥也是担心你,本来二哥要过来的,这不公司事情太多,实在走不开,我也不认识什么人,就想到了顾今墨。对了,你说你们在医院,怎么回事,那小子怎么受伤了?”

萧映泽倒还知道关心一下顾今墨,萧映夕想了想,把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电话那边的萧映泽顿时暴怒。

“什么,他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居然敢欺负你,不行,二哥这就来海市,那两个家伙,我要让他们将牢底坐穿。”

别看萧映泽平时吊儿郎当的,可谁要是动了他的家人,他绝对会让对方知道什么叫求死无门。

一听萧映泽这口气,萧映夕立马劝阻道。

“二哥,你别冲动,那两个人已经被抓起来了,你就别在瞎起哄了。”

“行吧,既然这样,那你可要好好照顾他,这次他可是为了你才受的伤,要我说,顾今墨比老大更适合你,要不,你考虑考虑,感情这东西,慢慢培养还是会有的。”

了解到昨晚顾今墨为救萧映夕受了伤,萧映泽更是欣赏顾今墨,不遗余力的想要撮合萧映夕和顾今墨,这样,既能让萧映夕走出痛苦,他们这个家也不会散了。

萧映夕知道萧映泽的好意,可有些事,不能仅因为感动而在一起,最后,萧映夕低沉的说了句。

“二哥,我的事让我自己处理吧,你放心,我已经彻底死心了,以后不会在缠着他了。”

“洛洛,你……”

听到这话,萧映泽不知该说些什么,在南云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谁也不知道,可如今听萧映夕的口气,似乎这次是真的下定了决心。

知道二哥担忧,萧映夕故作轻松的说道。

“二哥,我真的没事,这些天我也相同了,你们说的我都会考虑,也许今墨,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

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萧映夕看了眼远处病床上的男人。

只是这话被萧映泽听了,却多了几分担忧。

“洛洛,二哥让顾今墨去找你,并不是说一定要你们在一起,我只是觉得他是个不错的选择,不管怎样,二哥只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万事都别勉强自己,这样,对自己不公,对顾今墨也是一种伤害,知道吗?”

“嗯,我知道该怎么做,二哥,我有些累,在休息会儿,先挂了。”

说完,未等萧映泽回应,萧映夕已经挂了电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