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今墨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可当自己反应过来后又有些不敢相信,他急忙吞掉嘴里的食物,动作快的差点呛到自己,然后就有些语无伦次的看向了萧映夕,甚至感觉自己刚才的一切只是幻听。

这时,萧映夕深吸了一口气,在接到萧映泽的电话后,她作出了一个决定。

只见萧映夕表情严肃的看向了顾今墨,声音铿锵有力。

“今墨,我现在心里还没法把那个人忘掉,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个人彻底的从我心里忘掉,这样,你还想和我交往吗?我甚至不能确定自己会爱上你。”

没错,萧映夕的决定就是想要给自己一次机会,也当是给顾今墨一次机会,只是这个机会注定对顾今墨不公平,所以,她必须把一些话提前说清楚。

这下,顾今墨彻底懵了,他严重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脑袋被敲傻了,可看到萧映夕是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总之,他就感觉一切如此的玄幻。

见顾今墨愣在那迟迟没有开口,萧映夕倒也不急,便又说道。

“我去帮你办出院手续,一会儿你把衣服换一下,我们回酒店。”

说着,萧映夕便朝着门口走去,不过才走两步,顾今墨便叫住了她。

“洛洛,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愿意和我交往,你答应做我女朋友了?”

很明显能感受到顾今墨的欣喜和激动,萧映夕愣了一下,内心还有些纠结,可看到顾今墨这样兴奋的表情,最终点了点头,回了句。

“嗯,只是我……”

萧映夕的话还没说完,顾今墨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

“我知道,我知道你现在还忘不了他,我也知道你可能一辈子也忘不了他,但我不在意,我相信自己能让你喜欢上我,哪怕只是一点,我都心满意足了。洛洛,我顾今墨向你发誓,从今往后,我只喜欢你一人,不管你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我只希望你以后的每一天都是开开心心的。”

此刻的顾今墨,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他激动的搂着萧映夕,那可是他努力了三年的结果,他开心的忘乎所以,都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

感受到顾今墨的开心,萧映夕却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她真怕自己的这个决定是错的,更怕自己现在的决定最后成为伤害顾今墨的利剑,更怕自己即使努力了,也没办法忘记马斯年。

看着欣喜若狂的顾今墨,萧映夕暗自叹了口气,如果是马斯年答应了她,或许她的反应比顾今墨更加的激动,只可惜,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这时,顾今墨松开了萧映夕,他感受到萧映夕的平静,有些慌张的笑了笑,解释道。

“洛洛,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萧映夕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今墨,我会努力成为一个合格的女朋友的,希望你给我一点时间。”

“嘘……”

顾今墨打断了萧映夕,收起脸上的微笑,变得严肃了些,认真的说道。

“洛洛,你只要做自己就好,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如果有一天,你想要分手,只要开口就行,我顾今墨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我还是刚才那句话,我爱你,仅仅是我的事,不需要你有任何的负担,你只管开心快乐的迎接每一天就行了。”

听到这些,萧映夕内心波澜四起,这么好的一个男孩,却倒霉的碰上了自己。

萧映夕犹豫了一下,最后主动的抱住了顾今墨,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

“今墨,谢谢你。”

说完,萧映夕松开了顾今墨,脸上还有一丝丝的尴尬,忽然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多少有些局促不安。

之后,萧映夕便找办出院手续的借口,直接离开了病房,而得到爱情滋润的顾今墨,俨然忘记自己还是个伤员,坐在床上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哼着歌。

上午九点,萧映夕和顾今墨离开了医院,回去的路上,顾今墨一直紧握着萧映夕的手,虽然萧映夕感受到一丝丝的不自在,可并没有挣脱,她逼着自己去习惯这样的关系。

“你一会儿洗个澡就去休息,我不会乱跑,等你醒了给我打电话。”

酒店客房门口,顾今墨明显不想分开,可萧映夕却想一个人待一会儿,便这样安抚着顾今墨。

顾今墨也知道适可而止,虽然他想时时刻刻和萧映夕待在一起,可他也知道不能逼得太紧,最后一脸不舍的回到了房间,而萧映夕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医院待了一晚上,澡也没洗,衣服也没换,回到酒店的第一件事就是洗个热水澡。

萧映夕在浴缸了放满了水,将整个人泡在里面,闭着眼,躺在浴缸里,感受着流水温暖的包裹自己,洗去了一身的疲惫,却无法洗涤她内心的伤痛。

忽然,萧映夕脑海中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只见她整个人淹没在了水里。

那种无法呼吸的痛苦,窒息的感觉,濒临死亡的恐惧,意识渐渐开始模糊。

萧映夕想让自己就这么毫无痛苦的离开,可下一秒,父母家人那伤心欲绝的表情在眼前闪过,她整个人冲出了水面。

大口的呼吸,感受着重生的感觉,然后,萧映夕掩面大哭了起来。

浴室里,流水声,哭泣声,交织成一首悲伤的歌曲。

不知过了多久,萧映夕哭累了,终于从浴缸里站了起来,离开温热的水流包裹,一袭凉席袭来,萧映夕那悲凉的眼眸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清亮明丽的眸光,等她穿好衣服,脸上再也看不到往日的忧伤。

出了浴室,萧映夕本打算躺在阳台上晒会儿太阳,这时,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萧映夕走过去一看,是吕子悠的电话。

“悠悠姐?什么事啊?”

“什么事?你忘了,下周可是你姐姐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吗?我在豪庭酒店订了包厢,你别和我说有事回不来,你要是不回来,我就跑去华城找你。”

电话那边,传来吕子悠清脆的声音。

萧映夕听了,想了下,还真是,再过五天就是吕子悠二十六周岁的生日,她早就忘了九霄云外了。

可萧映夕一想到顾今墨的情况,这四五天的时间怕是也好不了,总不能把顾今墨丢在海市一个人回洛城,顿时有些为难。

电话那边的吕子悠见萧映夕迟迟不开口,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