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刚落,萧映泽只觉的腰间一疼,吕子悠毫不客气的掐了一下萧映泽的腰。

“哎呦,谋杀亲夫啊!”

虽然疼,可萧映泽还是一脸的不正经,吕子悠见此也拿他没辙,往边上走了些,抱怨了一句。

“萧映泽,你能不能别总这么开玩笑,姐姐我二十六了,这要是被你这些玩笑让那些男人误会了,耽误了我的婚姻大事,你付得起责任吗?”

吕子悠这么一说,萧映泽顺杆往上爬,说道。

“谁说我负责不了了,你要是嫁不出去,我娶你,我们来个约定,如何,二十八岁,两年后,你还没嫁出去,我就拿上我全部身家做娉礼,让你风光大嫁,如何?”

“想得美,姐姐我对你们这种小弟弟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吕子悠一脸嫌弃的说道,她只以为萧映泽是在开玩笑,因为他们两早就习惯了这种玩笑。

可萧映泽却很清楚,他都是打着开玩笑的借口说着最想说的话,只是这个女人从未当真过罢了。

萧映泽听到吕子悠的话,眸光微暗,幽幽说了句。

“小弟弟?总有一天会让你知道我哪儿都不小。”

吕子悠正在玩着手机,没注意萧映泽说了什么,好奇的问了句。

“你又在嘀咕什么呢?”

“哦,没什么?你先出去吧,厨房里油烟味重。”

萧映泽见吕子悠在这也帮不了自己什么忙,便让她出去,但吕子悠靠在中岛台上没动,低头专注着手机上的游戏,一边说道。

“没事,在这陪你聊聊天,对了,一会儿多做点,我也饿了。”

萧映泽本就拿着两个人的量,不过还是忍不住打趣道。

“吕子悠,你一个多小时前才吃了午饭,又饿了,小心胖的没人要。”

这话一说,怎知吕子悠冒出来一句。

“没事,反正我二十八岁嫁不出去就赖着你,萧家二少爷,就一个耀华传媒也得有几百亿的身价,虽然年纪小了点,但我也不算吃亏。”

很明显,吕子悠是开玩笑的,可萧映泽却记在了心里,吕子悠不知道自己的这句话,让她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任何的异性缘。

不一会儿,丰盛的午餐完成,萧映泽还特地给吕子悠弄了杯鲜榨的果蔬汁。

“快点吃吧。”

两份牛排,配了一点海鲜意面,看似简单,却营养丰富,萧映泽给自己泡了杯咖啡,不过还没端到桌上,就被吕子悠截胡了。

“生着病呢,喝什么咖啡,下去继续给我回卧室躺着。”

萧映泽一听这话,心里追悔莫及,他这次真正领教了自食恶果了。

吃过午饭,吕子悠还真的强行把萧映泽赶去了卧室,可萧映泽都在床上躺了半天了,哪能睡着,索性拿着电脑准备码字,可才写了几个字,吕子悠走了进来。

“你不睡?”

吕子悠到没有强行让萧映泽休息,只是随口问了句。

“卡在了这里,不写完没心思睡。”

萧映泽淡淡的说着,吕子悠听了走过去,看了下,还真是如萧映泽说的,是男女主的一段感情戏,看内容写得的确不怎么精彩。

“要不还是算了,你以前不都是纯科幻文吗?这些互动,其实可以不写。”

吕子悠虽说恋爱理论是一套一套的,可真要付诸实际行动,说些什么可行性的见解,还真难倒了她。

萧映泽听到后,把电脑放在了一旁,一脸狡黠的看向了吕子悠,说道。

“帮我一个忙?”

吕子悠感受到萧映泽不怀好意的眸光,警惕的往后坐了些,防备的问道。

“你想干嘛?”

“既然我没灵感,那就去找找感觉,这里是男女主初次约会的剧情,要不我们出去约会吧,说不定还能寻找些灵感。”

萧映泽绝对是找借口变着法的想和吕子悠约会,不过他话刚说完,吕子悠想都不想直接拒绝道。

“滚,要约会你找别人,你身边那么多莺莺燕燕,只要你萧二少勾勾手指她们不都扑过来啊。”

“得,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和那些女人没有任何关系,你怎么就不信呢,不想帮我就算了,大不了开天窗。”

说完,萧映泽索性躺下,盖上被子,背对着吕子悠,幽幽的说道。

“你出去吧,我要睡觉。”

吕子悠见萧映泽忽然这么冷漠,眉头微皱,见他背对着自己,迟疑了一下,试探的问道。

“你生气了?”

“没,我哪敢生你郁家大小姐的气啊,反正我在你眼里就是那种滥情的花花公子,我怎么解释你都不信,有本事你给我来个捉奸在床啊。”

“我去,开个玩笑而已,你还当真了,再说了,那些女人和你卿卿我我的,又不是我胡编乱造,满大街的新闻版面都是你和那些美女的亲密照,你要约会找灵感,找她们不是更方便。”

吕子悠这么一说,萧映泽气得又从床上坐了起来,质问道。

“方便什么,方便让她们有错觉,以为我对她们有兴趣,还是方便给那些狗仔更多的新闻内容,吕子悠,你把我萧映泽当什么人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