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这里几乎没有游客,顾今墨直接把车开到了崖顶,借着车灯,隐约还能看到远处的大海。

上风绕耳,海风拂面,本该是轻松惬意,可萧映夕却心情沉重,站在崖边围栏上,低头,便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悬崖,隐约还能听到海浪拍击崖壁的声音。

顾今墨见萧映夕站在围栏处发呆,心莫名的提到了嗓子眼,立马冲了过去,一把拉住了萧映夕。

“萧映夕,你在干什么?”

顾今墨的这句询问,充满着紧张和害怕,他下意识的将萧映夕拉离了围栏边。

知道顾今墨在担忧什么,萧映夕却拍了拍他的手,挣脱了他的束缚,轻声说道。

“没什么,放心吧,我还没有脆弱到要寻死觅活,今墨,让我在这一个人待会儿,好不好。”

“我……”陪你这两个字尚未说出,萧映夕又说了句。

“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我只是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顾今墨还是有些不放心,可看到萧映夕哀求的眼神,只能往后退了几步,回到了车旁。

萧映夕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围栏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清瘦的背影在夜色和广袤的大海边显得更加的弱小和无助,即使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可顾今墨依旧能感受到无边的悲凉和绝望。

顾今墨就这么安静的站在车旁,目光时刻盯着夜色中那抹消瘦的身影,但凡有任何的动作,他都会第一时间冲过去。

“啊……”

忽然,萧映夕对着大海大喊道,声音响彻山顶,萧映夕在宣泄着心里压抑多年的悲伤,她想要将一切的痛苦在这一刻全都爆发出来,留在这里,她想要和过去的自己,过去的感情做一场神圣的道别。

听到这痛彻心扉的嘶吼,顾今墨很想上前抱住萧映夕,可他很清楚,此时此刻,萧映夕最需要的不是他的拥抱,而是马斯年的回应。

“马斯年,你就是个大混蛋。”

“马斯年,我不爱你了……我要把你从我这里丢掉……”

萧映夕对着大海大声嘶吼着,声音颤抖,语气哽咽,到最后,几乎是哭着说完了想要宣泄的话。

“马斯年,我会把你彻底的忘记……我会把你忘得干干净净……啊……”

最后的一声尖叫,仿佛用尽了萧映夕多有的力气。

当声音戛然而止,她也再无半点力气,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头埋在双腿之间,像个无助的小孩,在那尽情的痛苦。

顾今墨再也无视不了,迅速走了过去,蹲在旁边,犹豫着,伸出去的手几次缩了回来,可看到萧映夕那颤抖瘦弱的身躯,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将萧映夕搂入了怀里。

“哭吧,哭出来就舒服了。”

男人似乎对女人流泪都没有办法,顾今墨笨拙的安慰着萧映夕,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平息她的情绪,就这么安静的搂着,默默的陪着。

不知过了多久,萧映夕哭累了,情绪也稍稍缓和了些,顾今墨才又开了口。

“有没有好一点。”

这话一出,倒是让萧映夕破涕为笑了,她就没见过这么安慰人的,好一点,哪里好一点。

萧映夕这么一笑,顾今墨尴尬的挠了挠头,手足无措的说道。

“怎么了?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

“今墨,谢谢你。”

忽然,萧映夕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个时候,能默默陪在自己身边,她真的很感谢顾今墨。

刚才站在围栏边,看着见不到底的崖底,底下呼呼的海浪声如一道催命符似的,有一瞬间她真的想就此结束一生,也许死了,不去想了,才能得到解脱,可顾今墨的呼声唤回了她仅存的理智。

突然被道谢,顾今墨明显有一些局促,他讪讪一笑,说道。

“嗨,我们之间,说什么谢谢,只要你没事就好,我们回去吧。”

说着,顾今墨便要站起来将萧映夕扶起来。

可他蹲了太久,一下子站起来,脚上一顿酸麻,整个人一个踉跄,直接跪坐在了地上,萧映夕微微一怔,看着顾今墨,顾今墨尴尬的说了句。

“脚麻了。”

这时,萧映夕也准备站起来,下一秒,几乎和顾今墨刚才一样的姿势,也跌坐了下来,不过她有顾今墨这个肉垫,直接倒在了顾今墨的怀里。

突然的重力,顾今墨一时不查,支撑不住,往一旁倒去,两个人就出现了此刻一副尴尬的画面。

顾今墨整个人仰躺在地上,萧映夕趴在顾今墨的怀里,姿势格外的暧昧。

两个人,四目相对,顿时双双紧张避开,顾今墨更是紧张的闭上眼,双手悬在半空,根本不知道放于何地,脸颊,似乎还能感受到萧映夕的呼吸声,只要他此刻睁眼,就能清晰的看到萧映夕那绝美的容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