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久,一轮红日隐隐跳出海面,天空,黑色和红色交辉相应,渐渐黑色天际翻出白肚。

萧映夕此时忽然睁开眼,毕竟是引擎盖,睡了五六个小时,全身哪哪儿都疼。

萧映夕刚抬头想要活动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了顾今墨的怀里,而且两个人的姿势尤为的暧昧。

就在萧映夕想要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离开顾今墨的怀抱,感觉到怀里有动静的顾今墨也睁开了眼,两个人四目相对,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不好意思,我昨晚不小心睡着了。”

萧映夕最先开口,想要解释,说完,立刻朝边上移了些,顾今墨的手也顺势收了回来,他直接坐了起来,把衣服披在了萧映夕的身上,然后装作不在意的说道。

“没事,我看你睡得沉,就没叫醒你,没想到后来自己也睡着了。”

说着,顾今墨低头看了看手表,此时才四点左右,便又问了句。

“你要不要去车里在睡会儿,我开车回酒店。”

说着,顾今墨已经跳下了车,想要伸手去扶萧映夕,没想到萧映夕坐在引擎盖上丝毫未动。

“等会儿吧,正好可以看日出,小时候每年来海市玩,但那时候太贪睡,总是错过日出,今天正好待到机会。”

萧映夕这么一说,顾今墨便没有在开口,默默的走到后备箱,从里面拿了两瓶水,把开好的一瓶递给了萧映夕。

“你先喝点水。”

“谢了。”

之后,一人坐在引擎盖上,一人开在车头,安静的欣赏着远处的日出,当太阳彻底跃出海平面的时候,萧映夕坐在车顶拍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顾今墨的背影显得尤为挺拔,萧映夕看了眼,直接发了个朋友圈。

“错过多年的日出,在一个毫无预设的时候欣赏到了,也许顺其自然也是另一种缘分。”

发完朋友圈,萧映夕跳下车,把顾今墨的外套还给了他,然后坐进了副驾驶。

“走吧,回酒店。”

之后,顾今墨开车,两个人下了山,半个小时后,回到了他们入住的酒店,上了楼,进房间的时候,萧映夕说了句。

“今墨,谢谢你陪了我一晚,回去休息会儿,中午一起吃饭。”

说完,萧映夕走进了房间,顾今墨能感觉到萧映夕的状态比昨天好了很多,他也总算能放心的休息一会儿了。

回到房间,拿出手机,才发现手机已经关机了,给手机充上电,自己则去洗了个澡,之后便躺在床上,随手拿起正在充电的手机,无聊的翻看着朋友圈,忽然,被萧映夕最新的朋友圈吸引了,整个人直接坐了起来。

呵呵……

房间里,顾今墨忍不住笑出了声,看来,他误解了萧映夕的这条朋友圈。

萧映夕当时只是感慨自己曾经那么执着的想要看日出却总是错过,而这一次,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想法却恰巧在日出的那一刻醒来。

但顾今墨在看到照片和那段文字后,却以为顺其自然讲的是他和萧映夕的关系。

早上八点,远在南云的马斯年也看到了萧映夕的这个朋友圈,虽然没有正面照,可那抹背影太熟悉了,马斯年一下子认出了顾今墨,再看萧映夕发这条朋友圈的时间,他顿时严重闪过一丝晦涩的流光。

马斯年今天没去工作,从昨晚开始,他就感觉心口隐隐作痛,这段时间,他感觉自己的病情似乎朝着不受控的方向发展了,此时的他正躺在床上。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将马斯年的注意力从手机上拉了回来。

“请进。”

话音刚落,杜子峰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杯黑乎乎散着浓浓药味的液体。

“老板,你的药,另外,我已经联系了格森先生,他今晚抵达南云。”

稍微仔细看一眼,就能发现马斯年的脸上透着一股病气,虽然脸色红润,眸光有神,可那种红并不是正常人的红润。

听到杜子峰的话后,马斯年把手机放在一旁,接过那杯药,一口喝掉,然后对着杜子峰说道。

“园区和旅游项目的事你盯着点,等格森过来后,我可能要暂时离开几天。”

马斯年的病情,除了欧倩怡,最早知道的就是他的助理杜子峰,这些年,杜子峰不仅仅是马斯年的助理,更要照顾他的身体,定期提醒他去做身体检查,是除了马斯年的主治医生外最了解马斯年身体情况的人。

马斯年这么一说,杜子峰就知道他要去做什么,眼底闪过一丝担忧,想要开口,但马斯年却直接阻止了。

“这边的事情太多,你必须留下来,有格森在,我没事的。”

“老板,格森医生一直让你做心脏移植手术,为什么你总是拒绝,你现在的情况恶化的比想象中的快很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