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映泽气得直跳脚,这女人,就不能不把他当弟弟吗?三岁,不就小了三岁,怎么就成了过不去的坎了呢。

在房间待了一会儿,萧映泽又走去了书房,他当然不会听吕子悠的话乖乖睡觉,这么些年,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作息,只要保持每天五个小时的睡眠,他就能精神奕奕。

闹腾了一晚,虽然事情没达到萧映泽的预期,可至少阻止了吕子悠和霍天硕单独在一起,这样一想,他也就心平气和了。

南云城,晚上六点,杜子峰准时把晚饭送了过来,和中午一样,都是用保温桶装好的。

萧映夕一个人吃了晚饭,在楼下待了两个多小时,却迟迟没有等到马斯年回来,杜子峰送晚饭来的时候只说马斯年晚上有个应酬,却没说几点结束。

空旷的别墅,萧映夕一个人待着有些害怕,她把一楼的灯全都开了,安静的待在客厅里,左等右等,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听到院子里传来汽车声。

萧映夕听到动静,都忘了穿鞋,光着脚跑了出去,就看到杜子峰扶着醉意惺忪的马斯年从车上走了下来,萧映夕见状,立刻跑了过去。

“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一靠近马斯年,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精味,还有浓浓的香烟味,萧映夕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

“老板晚上和政府的人一起吃饭,他们都在灌老板酒。”

杜子峰解释了句,萧映夕听到后,抱怨了句。

“这样喝,也不怕身体吃不消。”

虽然抱怨着,可萧映夕眼底却是慢慢的担忧,在杜子峰的帮助下,萧映夕和他将马斯年扶到了楼上卧室。

“杜哥,谢谢你,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这边我照顾就行了。”

看着马斯年喝的神志不清的模样,杜子峰还有些不放心,但萧映夕都这么说了,他便离开了别墅。

锁了门,关了灯,上了楼,萧映夕找了个盆打了水给马斯年擦身体,帮他脱了外套,盖好被子,自己又匆匆下了口,在厨房翻了半天,最后只找到一些茶叶,泡了杯浓茶又跑了上去。

“哥,起来喝点浓茶,可以醒酒。”

马斯年此时还有一丝清醒,听到声音,缓缓睁眼。

眼前的女孩面若桃花,唇红齿白,眸光深情,神态柔媚,马斯年有一丝恍惚,原本迷离的眼眸中渐渐染上一丝灼热的流光,灼灼的望着萧映夕。

“哥,我扶你起来。”

萧映夕没注意到马斯年眼神的变化,一手拿着水杯,一手过去扶起马斯年。

听到声音,马斯年顿时恢复些清明,灼热的眸光渐渐退散,他一手撑着床,坐了起来,苦涩的茶充斥着整个味蕾,减退了些许的酒意,随即马斯年又躺回了床上,一手揉着太阳穴,低沉的说道。

“我没事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不急,哥,你先把外套脱了,这样睡着不舒服。”

萧映夕并未在意马斯年的话,一边说着,一边去帮他解衬衫上的扣子,当萧映夕解到第三颗扣子的时候,指腹不经意的碰触到马斯年的胸口,马斯年顿时全身一激灵,眸光越渐溃散。

下一秒,马斯年直接推开了萧映夕,低沉清冷的说道。

“我说了,我没事,你出去。”

马斯年如避蛇蝎般的说道,侧着脸,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可冷漠的声音却刺痛了萧映夕的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