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年进来的时候,萧映夕正尝试着煎第四个鸡蛋,旁边的壶里正在烧水。

嘟嘟嘟……

烧水壶响了起来,马斯年见状,急忙走进厨房,可还是晚了一步,萧映夕听到响声,直接跑过去准备把烧水壶拿起来。

“啊……”

烧水壶的手把是金属的,她直接上手抓,顿时被烫的直叫唤。

下一秒,一双大手抓住了她烫伤的手指,急忙来到水龙头旁,对着冷水冲洗着。

“哥,你怎么下楼了?”

“萧映夕,你是想把这个厨房烧掉吗?”

看着满地狼藉,居然还有摔碎的碗,这不过十几分钟时间,这个女人能把厨房糟蹋成这样,马斯年也实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哎呀,我的蛋。”

这时,萧映夕问道一股焦味,咋咋呼呼的叫了起来,急忙跑去炉灶旁。

锅里,又是一个黑的看不清是什么东西的物体躺在里面,萧映夕刚想把锅里的鸡蛋倒掉,马斯年拦住了她。

“行了,别弄了,出去吧。”

看着一片狼藉,马斯年头疼的叹了口气,撸起衣袖刚想收拾,萧映夕的声音响了起来。

“哥,我什么都做不好,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个废人。”

吧嗒吧嗒,雨滴般大小的眼泪滚落,一碗简单的鸡蛋面都做不好,还奢望这个男人爱自己,果然是痴人说梦。

说完,萧映夕蹲了下来,准备去捡摔在地上的碎片。

马斯年见状,也蹲了下来,想要去拦住萧映夕,可萧映夕的手却缩了回去,苦涩一笑,说道。

“哥,你是怕出现偶像剧里的桥段吗?捡个碎片还能划伤手。”

说完,萧映夕把捡起的碎片丢进了垃圾桶,然后又说了句。

“你看,我没事。”

萧映夕晃了晃手,可那红肿的手指格外的刺眼,马斯年不顾萧映夕的反抗,拉着她走出了厨房。

“坐在这,我去拿药。”

来到客厅,马斯年霸道的将萧映夕按在沙发上,留下这句话,然后便走去了一旁的柜子边,不一会儿,拿了一盒烫伤药走了过来。

“忍着点,如果现在不处理好,以后这里会留下疤痕。”

马斯年这时才注意到,除了手指,萧映夕的掌心和手背都有烫伤,他直皱眉头,倒是萧映夕似乎并不在意,反而还安慰马斯年。

“哥,我没事,就算有疤痕也没事,只要还能画画就行。”

马斯年并未理睬萧映夕,小心翼翼的帮萧映夕涂药。

可手心那块烫伤的太严重,刚才萧映夕是整只手去抓水壶盖的,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可还是烫的皮开肉绽。

嘶……

萧映夕已经努力的忍着痛了,可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声音,马斯年听到后,手一顿,抬头,这才注意到萧映夕的脸色苍白一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