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子峰一愣,这昨天才知道他们那位大小姐来了南云,怎么今天就离开了,而且看马斯年的表情,应该事先也不知道。

杜子峰点了点头,随后匆匆离开了园区。

这边,萧映夕也不知道怎么了,没有订回华城或是洛城的航班,而是去了海市,她现在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独自疗伤。

等杜子峰查到萧映夕所搭乘的航班信息的时候,萧映夕早就离开了南云城。

“老板,大小姐去了海市,一个小时前飞机已经离开南云了。”

办公室里,杜子峰把查到的消息告诉给了马斯年,马斯年听到这个城市,稍显诧异。

海市,一个南部靠海的旅游城市,小时候他们的爸妈每年都会带他们去那边度假,可因为那边主要食物都是海鲜,萧映夕肠胃很难适应,每次回来都会犯胃病,后来慢慢的也就不再去那里了。

杜子峰说完,见马斯年坐在那若有所思,表情复杂,迟迟没有回应,便又开口问了句。

“老板,还有事吗?”

马斯年回神,摇了摇头,说道。

“你先出去吧。”

杜子峰离开后,马斯年拿出了手机,拨通了萧映泽的电话。

这边,萧映泽还躺在床上,吕子悠一大早买了早餐来了萧映泽的公寓,吃过早餐就被吕子悠要求回房间休息,马斯年打来电话的时候,吕子悠正拿着萧映泽的电脑在飘窗上审稿。

“哥,什么事?”

因为吕子悠在场,萧映泽只能装出虚弱无力的接听马斯年的电话,马斯年听到萧映泽有些奇怪的声音,微皱眉心,关切的问了句。

“怎么了?不舒服?”

“没事,就是最近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哥,找我有事?是不是洛洛又出什么事了?”

现在他们一家人都有一个默契,相互之间打电话,十次有九次都是因为萧映夕的事情。

萧映泽这么一问,电话那边传来了马斯年的叹气声,萧映泽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旁吕子悠见萧映泽反应这么大,也放下了手里的工作。

“洛洛怎么了?哥,你不是答应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吗?”

“对不起,昨晚我喝了点酒,做了一些过分的事情,洛洛已经离开南云了,子峰查到她去了海市。”

“海市?她跑去海市做什么,上次我们去那边都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她又没什么方向感,万一到了那边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哥,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为什么就不能和洛洛好好相处呢,你昨晚究竟对她做了什么事啊?”

萧映泽已经从床上下了地,连问带怪的说着话,可电话那边的马斯年只回了句。

“其他的你别问了,洛洛那边,你能不能联系一下,要不要派人过去看着她?”

“行了,我知道怎么做,爹地妈咪去洛县了,还要待上几天才回来呢,就先别和他们提这件事了,省的他们担心。哥,你要我说什么好,我就搞不明白了,你明明喜欢洛洛,怎么就不能和她在一起呢。”

这个问题萧映泽问了不止一次了,虽然每次都没有结果,可他却也是锲而不舍,逮到机会就会问。

这一次,又是一样,马斯年只说了句。

“行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洛洛的事就交给你了,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说完,马斯年不等萧映泽回应,便挂了电话,听到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萧映泽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把手机扔到了床上,骂骂咧咧的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