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的肩带一点点被拉下,就在这时,萧映夕终于崩溃了,她哭了。

“马斯年,住手,我错了,放开我。”

温热的眼泪滴在马斯年的手上,他微微一怔,眼底闪过一丝疼惜,但当他目光落在萧映夕的身上的时候,只剩下疏离的冷漠。

马斯年松开了萧映夕,衣衫不整的坐在一旁,看着卷缩在角落哽咽流泪的萧映夕,他眉头紧皱,随即站了起来,冷漠的留下一句。

“萧映夕,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这时第一次马斯年主动说以后不再相见之类的话,刚才的一切已经彻底斩断了他们之间所有的缘分。

说完这句,马斯年没在看萧映夕,径直上了楼。

身后,传来萧映夕痛苦的哭声,撕心裂肺,马斯年的脚顿了一下,但还是决然离开。

回到卧室,马斯年背靠在门上,整个人再无刚才的神采,如泄了气的皮球,一巴掌扇在了自己的脸上。

刚才的一切,与其说是在折磨萧映夕,不如是在自己的心口刺上一刀,他在伤害萧映夕的同时,也让自己遍体鳞伤。

忽的,心揪的一疼,又是那种熟悉的感觉,窒息的刺痛,马斯年急忙来到床头,双手颤抖的打开抽屉,拿出药,迅速的吞进肚子,躺下,双拳紧握,尽量让自己心情平复。

大概持续了四五分钟,那种心悸窒息的感觉总算没有了,马斯年长吸一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时,楼道里,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马斯年走到门口,贴着门,直到听到传来一阵关门声,他才走进了浴室。

望着镜中脸色苍白的自己,马斯年不停的用冷水泼在脸上,想到刚才自己的行为,又是一拳,毫无保留的冲在了墙上,顿时整个手背一片通红。

这一夜,别墅里始终笼罩着一股悲伤的气息,马斯年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客房里,萧映夕蒙在被子里,泪水早已打湿了床单。

原本这次的南云之行,会是另一个新生活的开端,看谁会想到,一天之间,一切都变了。

萧映夕感觉自己好像从没了解过马斯年,原本时而温润,时而严苛的男人,为何会瞬间化为魔鬼,那她这么多年的爱,究竟爱上的是怎样一个男人。

一想到刚才马斯年对自己做的那些,萧映夕还是心有余悸。

不知过了多久,萧映夕哭累了,心也累了,渐渐的昏睡了过去。

早上七点,马斯年走出了卧室,虽然一夜宿醉,可对昨晚发生的一切记忆犹新。

当马斯年经过萧映夕房间的时候,停了一下,几次伸手想要推开那扇门,可最终还是决绝的离开了。

马斯年心里很清楚,如果他此时走进那间卧室,那他昨晚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他要的断了里面这个女人对自己所有的感情和期待。

马斯年下了楼,直到这时,他才发现整栋别墅都变了样,多了一点温馨,更像一个家了,可这一切却让马斯年陷入了更深的悲伤。

厨房里,一片狼藉,灶台上,凌乱不堪,垃圾桶里,还有昨晚萧映夕弄失败的那几个鸡蛋。

马斯年忙碌了半个小时,终于把厨房回复原样,然后淘米熬粥,不一会儿,厨房里便米香四溢。

吃过早餐,尚不到上班时间,可马斯年却匆匆离开了别墅,只不过没一会儿,别墅里来了一个中年妇女,不就是当初过来照顾欧倩怡的妇人。

萧映夕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眼睛红肿,脸色憔悴,手上烫伤的地方隐隐作痛。

萧映夕匆匆洗漱完换了衣服,打开手机,订了今早的机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