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眼前这位小自己三轮的年轻小伙,马斯年忽然觉得自己是个胆小鬼。

面前这个尚未能掌握自己命运的人都能如此坚定的面对自己的感情,而他,明明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甚至是祝福,可他却胆小的不甘正视自己的情感。

见马斯年如此灼灼的盯着自己,顾今墨有些发怵,他疑惑的看着马斯年,问道。

“马大哥,我哪里说得不对吗?”

马斯年回身,正要开口,此时,远处一片嘈杂的声音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你们都是欧叔叔请来助兴的,既然是助兴,让你们给我画一幅画又怎么了?”

声音不是从宴会厅传来的,而是在挑高的楼台处。

此时,周楚幽盛气凌人的站在萧映夕的面前,颐指气使的看着萧映夕,高傲的命令着。

刚才,她被欧倩怡带到休息平台后,本没有注意到另一边正在作画的萧映夕他们。

后来,一位服务员上来给周楚幽送吃的,无意中提了一嘴,周楚幽一抬头,正好看到人群中的萧映夕。

自己刚从顾今墨那里受了委屈,正想着找地方撒气,一下子看到了萧映夕,顿时气血上涌,直接跑了过去。

她从服务员口中得知萧映夕他们是被欧家请来作画的,便提出让萧映夕给她当场画一幅肖像画的要求。

可萧映夕他们本来的任务就重,就算再来几个人帮忙,晚宴结束之前也未必能将这幅画完成,周楚幽突然横插一脚,不就是存心找茬吗?

一开始,萧映夕也没理会,而是欧阳卓亲自上前,可谁知这周楚幽根本就不懂的尊重人,直接从包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扔在了欧阳卓脸上,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说道。

“你们过来无非就是为了那点赞助费,既然这样,帮我画一幅画,我出钱,要多少,五百,一千,还是一万,开个价,本小姐出得起。”

对于艺术家来说,他们的作品就不是用价格来衡量的,而是要让懂得欣赏的人拥有。

周楚幽这一行为,完全是对他们的鄙视,尤其侮辱的还是他们尊重的欧阳老师。

这下,所有人都坐不住了,尤其是姜宇他们几个,直接冲上前想要和周楚幽一辩高下。

萧映夕见状,生怕姜宇他们和周楚幽起冲突,毕竟姜宇他们是男生,万一忍不住动了手,那他们就理亏了。

这不,萧映夕上前,她也看出来周楚幽针对的是自己,她也不希望因为个人的原因影响到后面的画展,而且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一半,如果此时出了岔子就功亏一篑了。

“周小姐,请你向我的老师道歉。”

萧映夕不允许周楚幽这样的侮辱她的同学和老师,他们是靠自己的双手出来工作,而不是来这里被人侮辱的。

萧映夕脸色阴沉的站在周楚幽的面前,别看她平日里清雅淡然,可一旦动怒,那身上散发的怒意和威严绝非一般人能抵挡。

周楚幽不曾想萧映夕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那双清冷的眼眸中绽放出令人窒息的威亚,她竟有几分怯懦。

可周楚幽转念一想,她可是周家大小姐,面前这个萧映夕虽说上次在商场让她下不来台,可后来她特地找人调查,也没查出什么特殊的身份,顿时又有了勇气。

“萧映夕,我凭什么道歉,你们不就是画画的吗?既然都来这打工赚钱了,怎么就不能帮我画了,难道你还担心我出不起钱。”

说着,周楚幽从随身携带的晚宴包里拿出一张卡,在萧映夕面前晃了晃,说道。

“萧映夕,你们不是正四处筹措画展费吗?这里面有二十万,只要今晚你画的作品让我满意了,这二十万就当是我赏你的。”

周楚幽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萧映夕,身材比萧映夕矮了半个头,顶这个恨天高,仰着头,虽然一脸高傲,奈何身高悬殊,怎么看都像是跳梁小丑。

萧映夕看了眼周楚幽手里的银行卡,一脸不屑,直接转身说道。

“二十万,就想买我们的画,周小姐,你以为我们是开慈善店的吗?请你立刻离开这里,别打扰我们工作,这要是引起别人的注意,丢脸的可能是周小姐你。”

说完,萧映夕转身看向一旁的欧阳卓,一脸歉疚的说道。

“欧阳老师,对不起,我和这位周小姐有一些过节,影响大家工作了。”

欧阳卓瞥了眼眼前的周楚幽,作为一个主攻设计的老师,看到周楚幽今天的这身打扮,实在不敢恭维。

再加上周楚幽刚才那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态度,欧阳卓对面前这位大小姐着实没有什么好感。

对于刚才周楚幽对自己的无礼,欧阳卓大度的选择忽视,随后,便坐回了椅子上,不在管这个女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