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冯宇见顾今墨和周楚幽针锋相对,抬头看了眼楼台下宴会厅某个人一眼,随后便一脸和事老的来到周楚幽面前,问道。

“周小姐,不知这几位怎么得罪你了?”

周楚幽见有人站在她这边,立马来了精神,立刻说道。

“冯助理,既然他们是欧叔叔请来帮你们画画的,那不知我能否让他们帮我现场画一幅呢,当然,我可以另付报酬。”

冯宇一听,立马笑呵呵的回答道。

“哪能让周小姐破费,你都说了,他们是欧董请来的工作人员,既然是画画,那也没有说画哪些,当然可以单独为周小姐画一幅。”

冯宇的话刚说完,周围的气氛已经渐渐凝结,先别说顾今墨有些忍不下去了,旁边的林娇娇,姜宇他们也感觉他们的尊严受到了践踏。

尤其是欧阳卓,本来他就不太满意院方的安排,如今还要遭受这样的屈辱,要不是心里还想着那几十万的赞助费,恐怕早就卷铺盖走人了。

周楚幽听了冯宇的话后,顿时更加来劲了,仿佛找到了靠山,对着萧映夕一脸得意的说道。

“听到了吗?这可是欧叔叔的助理,他的话可是代表欧叔叔的。”

“那如果我拒绝呢。”

这个时候,萧映夕已经不想一味的忍让了,不就是几十万的赞助费吗?大不了她来解决。

听萧映夕这么一问,周楚幽倒是一愣,不过一旁的冯宇这个时候开了口。

“这位同学,我们欧董当初和你们院方达成的协议就是你们艺术学院的人要配合办好这场生日晚宴,如果你现在拒绝,那就是不给我们欧董面子,那赞助费的事,我相信我们欧董也会重新考虑。”

“哼……”

就在萧映夕一脸不屑想要回击的时候,一旁的欧阳卓站了出来,将萧映夕拉到了身后,然后自己对着冯宇说道。

“冯助理,你看这样,我的这几个同学都在忙着这幅十米画卷,他们实在是抽不开身帮这位小姐作画,我是他们的老师,不如让我来帮这位小姐画一幅肖像画,如何?”

没办法,作为今晚的带队老师,欧阳卓也不希望自己的一时冲动毁了这次的赞助,此时的他也抛开了所谓的面子和尊严,放下了姿态。

冯宇听了,看了眼周楚幽,正准备答应,一旁的周楚幽却是得理不饶人,存心和萧映夕过不去,只见她指着萧映夕态度坚决的说道。

“我就要她帮我画,既然你是他们的老师,那欧叔叔想要的这个作品更重要,不是应该由老师你亲自负责吗?还是让这些学艺不精的学生帮我随便画一幅就行了,放心,我这人也不是不讲理的,对萧同学的要求不会太高。”

周楚幽目光得意的盯着萧映夕,说这话,嘴边控制不住的扬起一抹浅笑。

“周楚幽,别太过分了,你不是想画吗?我帮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离开这里。”

顾今墨看周楚幽一直揪着萧映夕不放,直接冲到了周楚幽的面前,怒斥道。

周楚幽见状,一脸委屈的看着顾今墨,故作可怜的说道。

“顾今墨,我怎么过分了,我一开始就是找的这位小姐帮我画画,是她一再拒绝我的好意。我知道你被这个女人迷得没有判断力,可你也不能一味地偏袒她的,冯助理都说了,我可以请他们帮忙画画的,我怎么就无礼了。你急着把我赶走,不就是因为喜欢她吗?今墨,别忘了,我们两家现在还在谈联姻的事呢,难道你要为了这个女人和我翻脸吗?”

这周楚幽演技倒也算精湛,刚才还盛气凌人,此时却是楚楚可怜,让那些不明情况的人以为萧映夕是破坏她和顾今墨感情的第三者,毕竟华城的豪门圈都知道顾周两家联姻的消息。

被周楚幽倒打一耙,顾今墨气得暴跳如雷,正要开口,远处,传来两道低沉却温柔的男人声。

“就凭你,也配让洛洛给你画画。”

“洛洛,以前的嚣张跋扈呢,对付这种人,你就该两巴掌教她重新做人。”

两道声音,从两个方向传来,原本看热闹的众人全都一愣,一个个窃窃私语。

其中一个,今晚可是欧浩志的贵客,但是另外一个,身份不明,但气质却尤为的清贵。

萧映夕听到声音,两边看了眼,也是有些震惊,除此之外,还有一丝隐隐的忧思。

这时,冯宇看到朝这边走来的两个男人,脸色骤变。

这其中之一便是马斯年,不过他的出现只是让冯宇有些惊讶,但另一位,那可是他们滕迈集团的贵客,顿时心里直打鼓。

“骆总监,马先生,两位……”

冯宇心里充满了疑惑,这两位,莫不是和面前这位女孩子有什么关系?

这时,萧映夕对着朝他走来的骆梓晨微微一笑,说话的声音都变得软糯可萌了。

“梓晨哥哥,这么巧?”

随后,萧映夕又看了眼已经来到她面前的马斯年,只是眼眸中没有面对骆梓晨的明亮,反而是多了一丝忧虑,只听她轻声喊了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