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年看到萧映夕做出如此举动,一开始只是以为这个女人在吓唬她,毕竟这是萧映夕自小惯用的伎俩。

可当萧映夕解开第二颗衬衫扣子的时候,肩上的内衣带子露了出来,马斯年慌了,他急忙避开眼神,随手拿过萧映夕扔掉的外套,直接套在了她的身上。

“萧映夕,你就这么不自爱吗?”

马斯年愤怒了,在他心里,萧映夕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可此刻,却做出如此举动。

面对马斯年的愤怒,萧映夕一脸坦然,微微一笑,回了句。

“自爱?马斯年,如果能让你直面自己的内心,不自爱又如何?比起得不到你的回应,自不自爱对我来说,真的没那么重要。”

说到这,萧映夕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流光,伸手戳着马斯年的胸口,步步紧逼道。

“马斯年,你有没有想过,你一次又一次的推开我,就不怕有一天我和别的男人发生些什么?如果刚才我做的这些是对着顾今墨,或者是别的爱慕我的男人,你这里,不痛吗?”

这话戳中了马斯年最脆弱的地方,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痛吗?当然痛,他怎么能心如止水的看着这个女人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那个顾今墨和萧映夕都没什么,可一想到他们朝夕相处,马斯年心里都嫉妒的快要发疯。

看到马斯年沉默不语,萧映夕嘴角微扬,继续说道。

“怎么,不知道怎么回答,马斯年,你就承认吧,你是爱我的,既然爱我,为什么不敢面对,你究竟在逃避什么?是不是真的要等我哪天放弃你了,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你才敢面对自己心里的爱啊。”

最后的那句,萧映夕说的有些激动,他想要刺激马斯年,可看到马斯年那丝毫未变的表情,她的心里也越来越没底了。

面对萧映夕一再的追问,马斯年终究什么都没改变,表情克制隐忍,只见他轻叹一声,眸光却不在看向萧映夕,淡淡的说道。

“时间不早了,我让人送你回去。”

说完,马斯年伸手开了门,不管萧映夕是否同意,直接拉着她走了出去。

萧映夕本还想在说些什么,可过道里人太多,刚才宴会厅的那场闹剧让他们成了焦点,经过的人都下意识的朝他们这边看过来,指指点点。

“斯年,洛洛,我还以为你送她回去了呢。”

就在这时,欧倩怡从远处走来,看到萧映夕和马斯年从休息室走出来,有些惊讶。

有萧映夕在场,马斯年对欧倩怡的态度还算和善,淡淡的说道。

“我正要送她回去。”

马斯年刚说完,欧倩怡立刻开了口。

“你不是喝了酒吗?要不我找人送洛洛回去。”

“不用欧小姐费心,既然时间这么晚了,今晚我不回去了。”

萧映夕脑海中闪现一个想法,开口道。

欧倩怡一听,并未多想,立刻说道。

“也是,你一个人回去你哥肯定不会放心,那我这就让酒店给你安排个房间。”

“行了,不劳欧小姐费心,我萧映夕可不想占人便宜。”

说着,萧映夕便转身看向马斯年,正想开口,就见马斯年走过来,直接拉着她朝电梯口走去,一边走一边对一旁的欧倩怡说道。

“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

说完,马斯年已经拉着萧映夕走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马斯年直接按了一楼的按钮。

“我送你回去。”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马斯年清冷的说道。

萧映夕也是倔脾气,直接拒绝道。

“马斯年,我刚才说的不清楚吗?我今晚不回去。”

“够了,萧映夕,你究竟想怎样,你这样很好玩吗?”

“好玩,当然好玩,马斯年,我就是要让你早点面对自己的内心,你一点不承认,我就一天不离开。”

就在刚才,萧映夕突然有了个想法,她要待在马斯年的身边,她要让这个男人看清自己的内心,既然这个男人一直逃避,那她就主动一点,她就不信这个男人能逃一辈子。

看着萧映夕那认真的表情,眸光异常的坚定,马斯年便知道这个女人不是随便说说的,顿时,他脸色微沉。

此时,电梯门开了,马斯年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拉着萧映夕往酒店外走去,萧映夕见状,立刻挣扎,可她哪是马斯年的对手。

马斯年见萧映夕想要挣脱,索性一把抱起萧映夕,将她扛在了肩上。

“马斯年,你放开我。”

他们两本就引人注意,马斯年这样一来,酒店大堂里所有的人都朝这边看去,好在在场的都是今晚参加欧家宴会的,基本都认出了马斯年和萧映夕,不然还以为是哪个登徒子调戏良家少女呢。

马斯年走到门口,想到自己喝了酒,便对一个酒店服务员说道。

“会开车吗?”

那服务员点了点头,马斯年又说道。

“麻烦开车送我去个地方。”

说着,马斯年一手扛着萧映夕,一手掏出车钥匙丢给了那个服务员。

那服务员见状,立刻跟在了马斯年的身后。

停车场,马斯年直接把萧映夕丢进了后座,自己也坐了进去。

刚坐下,萧映夕便想要从另一边下车,可下一秒,就被马斯年用领带直接困住了双手。

“马斯年,你干什么,你弄疼我了。”

萧映夕使出了苦肉计,平日里百试百灵,可这一次,马斯年没有心疼,反而冷漠的警告道。

“你要是敢胡闹,我把你嘴也给堵上。”

马斯年这么一说,萧映夕总算是老实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