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萧映夕公寓回来的路上,马斯年也想的非常清楚,不管自己和萧映夕之间会变得怎样,他都会和欧倩怡说清楚。

至少目前来说,欧倩怡对马斯年来说都是个很好的女人,他不想继续伤害这个女人。

至于结婚的事,不过是他刚才让萧映夕死心的一个说辞,自己都不知道能活多久,怎么可能为了不伤害一个女孩而去伤害另一个真心对自己的女人呢。

听到马斯年这决绝且透着一丝无情的话,欧倩怡感觉自己跌入了寒潭,全身冰冷,心如刀绞。

“斯年,你一定要对我如此残忍吗?我都这样委曲求全了,你就一定要做的这么绝吗?你的心,究竟是用什么做的,你知不知道被自己爱的人如此的推开有多痛吗?”

面对欧倩怡的质问,马斯年只回了简单的三个字。

“对不起。”

仅仅一句对不起,马斯年把他和欧倩怡之间的关系画上了一个句号。

听到这三个字,欧倩怡感觉到了一种窒息的痛,说了这么多,却只有这三个字,难道他们之间就没有一点可能了吗?

欧倩怡不甘心,她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表情微变,看着马斯年那挺拔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狠厉。

“马斯年,你就不怕我把你的事情告诉给你在乎的那些人吗?”

对,欧倩怡为了留在马斯年的身边,她用马斯年的秘密做要挟。

欧倩怡心知这话一出,绝对会激怒马斯年,可她不在乎,比起失去这个男人,其他的在她看来,都无所谓。

可马斯年的表现让欧倩怡很是意外,没有愤怒,甚至连一丝情绪都不曾有,马斯年就这么淡无波澜的转身看向了欧倩怡,淡淡的说道。

“你不会。”

马斯年斩钉截铁的说道。

欧倩怡听了,微微一愣,随即又反问道。

“我为什么不会,我都要失去你了,你觉得我还有什么好在乎的。”

“因为你这样,只会把我推得越来越远,倩怡,现在,我们还能做回朋友,可有些事一旦捅破,那我们之间,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马斯年声音平静的说道,可说的每一个字,都如一根根细长的针扎在欧倩怡的身上,疼却不见血。

欧倩怡一时无话可说,本以为自己捏住了马斯年的软肋,殊不知,马斯年才抓住了她的软肋。

欧倩怡心有不甘,可该说的,该努力的,她都做了,而这个男人却像个没有心的人,就这么无情的推开了自己。

欧倩怡愤怒,不甘,委屈,抬头望着马斯年那俊冷漠然的脸,她终于认清了现实,她要彻底的失去这个男人了。

想到这些,欧倩怡什么都不想说了,转身,默默的朝门口走去,当她走出去关门的时候,就听她愤怒的说道。

“马斯年,从这一刻起,你是我欧倩怡不要的男人,从此以后,你我再见便是陌路人。”

这大概是欧倩怡留给自己最后的骄傲了。

门砰的一声关上,马斯年在那站了片刻,然后就感觉他松了口气,随后便转身进了卧室。

这一夜,似乎发生了很多事,又好像风平浪静,可在这座城市,却有无数个人彻夜失眠。

第二天,早上八点不到,萧映夕什么都没说便匆匆出了门。

粤兴酒店一楼大堂,萧映夕来到前台,想要打听马斯年的房间,可问了半天酒店服务员一直说是客户**,不愿透露。

这时,骆明哲父子正好从电梯里走出来,大老远的就看到了和前台服务员纠缠的萧映夕。

“洛洛,你怎么在这?”

骆梓晨开了口,萧映夕一看是骆明哲父子,顿时有了希望,一蹦一跳的走了过去。

“骆叔叔,梓晨哥,你们这是要回洛城吗?”

萧映夕见他们各自拿了个行李,随口问了句。

骆梓晨点了点头,问道。

“你还没说你来这干什么呢?”

“我,我想见我哥,可是打他电话也不接,问这边的服务员也不告诉我。”

萧映夕扯了个小慌,她根本就没给马斯年打电话。

这时,一旁的骆明哲开了口。

“丫头,你哥早上七点不到就办了退房手续了,我是在餐厅碰到他的,好像是要赶早班飞机去南云城,他没告诉你吗?”

骆明哲有些惊讶的说道。

萧映夕一听,顿时眸光暗淡的摇了摇头,低着脑袋说道。

“昨晚太晚了,他也没说,骆叔叔,梓晨哥哥,那我就先走了。”

骆明哲看萧映夕落寞离开的背影,只当是小丫头舍不得自己的哥哥,倒是一旁的骆梓晨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表情,随即掏出了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萧映夕从酒店出来,刚回到车上,顾今墨的电话打了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