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来之前,她的确想过一些非常手段,她知道自己妈咪当年就是用那样的方式得到了爹地,可她也知道后面的结果并不太愉快,甚至可以用虐心来评价那一段经历,所以她不会用这样极端的方式。

萧映夕虽不是传统的女孩,但她始终认为女孩的第一次至少应该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发生。

可刚才,马斯年居然那么想自己,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应该彼此了解,可到头来,却还是被误解了。

马斯年已经知道自己冤枉了萧映夕,见萧映夕已经抛下了楼,烦躁的一拳打在了墙上,然后便匆匆下楼去追萧映夕。

楼下,萧映夕躺在沙发上,委屈的红着眼睛,她一直努力的控制着眼泪。

听到脚步声,萧映夕翻了个身,将脑袋掩在沙发靠背里面,她现在不想理这个男人。

马斯年看着萧映夕那委屈的背影,眉头紧皱,迟疑了片刻,走过去,在她身旁坐下,一手轻轻的放在了萧映夕的脑袋上,声音低沉温柔的开了口。

“洛洛,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跟我上楼,好不好,睡在这里会着凉的。”

“不,你没误会我,我都跑来南云了,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就离开呢,马斯年,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哦,对了,睡觉记得把门锁上,说不定我半夜梦游就跑去你床上了呢,到时候要发生了些什么,就说不清了。”

萧映夕背对着马斯年,嘲讽的说道,这一句句话,如利刃般刺痛了马斯年的心,可他不知道,萧映夕没说一句话,自己的心有多痛。

“洛洛,不要说了,好不好,快点起来,跟我上楼。”

马斯年无奈的开口道,面对萧映夕,他总是这般的没辙。

可萧映夕也是倔,不然也不可能大老远的跑来南云城,马斯年越是劝她,她越是不想搭理。

就在这时,萧映夕突然感觉自己腾空而起,下一秒,自己已经被马斯年抱了起来。

“马斯年,你放开我。”

萧映夕对着马斯年一阵捶拳,可马斯年却是稳如泰山,步伐轻盈的抱着她上了二楼。

萧映夕见挣扎无果,只能恐吓道。

“马斯年,你就不怕我对你图谋不轨吗?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我这次来南云城,就是图你这个人,你把我抱上楼,你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萧映夕以为这样,马斯年就会放了自己,可马斯年充耳不闻,抱着她直接回到了卧室,然后将她放在了床上。

萧映夕得到自由,刚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马斯年已经把旁边的沙发推到了床边,然后把被子拉过去,一半盖在床上,一半盖在沙发上,随后,马斯年直接躺在了沙发上,对着萧映夕说道。

“去洗澡吧,我先睡了。”

这下,萧映夕懵了,马斯年这样,就真不怕自己对他做些什么。

萧映夕想着,感觉面红耳热,顿时羞涩的拍了拍脸,然后迅速的找了套衣服进了卫生间。

听到浴室传来的流水声,马斯年睁开眼,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侧过身,背对着床的那一面,关了灯,只留下一盏床头夜灯,闭上了眼。

萧映夕在浴室里待了快一个小时,前半个小时,她就傻傻的坐在马桶上,努力的平复自己躁动的心绪。

等她洗完澡出来,房间一片昏暗,只能看到被子下纤长的身影,萧映夕深吸一口气,从另一边上了床,缓缓的钻进了被子下。

就在萧映夕渐渐靠近马斯年,几乎一伸手就能碰到他宽厚的后背的时候,寂静的房间,传来马斯年低沉沙哑的声音。

“洛洛,我们别闹了,好不好,就像小时候一样,好好睡觉,好不好。”

说话间,马斯年转过身,昏暗的灯光下,能看到马斯年那平静却宠溺的眸光,没有一丝遐想,清澈纯净。

萧映夕伸到一半的手缩了回来,抬头看着马斯年,眼底却闪过一丝悲伤,声音清幽的说道。

“可是我不想在当你的妹妹了,马斯年,我爱你。”

说着,萧映夕便朝着马斯年那边移了过去,就在她的唇快要落在马斯年脸上的时候,马斯年却一把搂住了她,将她的头按在了胸口,温柔的摸着她的脑袋,似水柔情的说道。

“睡吧,洛洛,乖。”

说完,马斯年便轻轻的搂着萧映夕,如小时候那般,每次只要萧映夕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找马斯年倾诉,然后便在他的房间睡上一晚。

怀里的萧映夕有些恍惚,那种感觉,太过熟悉,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旁边是温暖踏实的怀抱,马斯年就这样安静的听着她的倾诉,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直到她沉沉的睡去。

萧映夕稍稍仰头,眸光只能看到马斯年那轮廓分明的下颌线,随即,那闪烁的眼眸中略过一道复杂的流光,不知在想些什么,可却没有再打破此刻的宁静。

许是累了,亦或是重新感受到这熟悉的感觉,萧映夕的眼皮越来越重,直至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